2018年12月17日星期一

网友发起中国大陆60名“良心犯”送温暖贺卡


邮寄地址 :
秦永敏:湖北省潜江市,广华监狱七监区,邮编433124
黄文勋:广东省博罗县,罗阳镇梅花村 博罗县看守所,邮编:516100
黄云敏:新疆图木舒克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三师51团监狱,邮编843803
刘飞跃:湖北随州市交通大道666号,随州市看守所,邮编441300
尹旭安 :湖北省大冶市看守所,邮编435100
卢昱宇:云南省大理市经济开发区天井山,大理监狱,邮编671005
子肃: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涌泉镇共耕村,第二看守所,邮编:611130
陈兵:四川省成都市看守所 郫县安靖镇正义路 (邮编 611731)
张隽勇:四川省成都市看守所 郫县安靖镇正义路 (邮编 611731)
符海陆:四川省成都市看守所 郫县安靖镇正义路 (邮编 611731)
罗富誉:四川省成都市看守所 郫县安靖镇正义路 (邮编 611731)
李必丰: 四川省绵阳市游仙区小枧沟镇,川北监狱第六监区(邮编 621024)
王喻平: 湖北省洪山监狱 武汉市江夏区庙山开发区 (邮编 430223)
吕耿松:浙江省湖州市经济开发区西凤路1500号,长湖监狱,邮编:313102
陈树庆:浙江乔司监狱,杭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1903信箱1分箱,邮编:310019
陈西:贵州省兴义监狱 兴义市桔丰路 1 (邮编 562400) 
陈卫:四川省川中监狱 南充市高平区监狱 2085信箱 (邮编 637100)
刘贤斌:四川省川中监狱 南充市高坪区监狱 2085 信箱 (邮编 637100)
谢长发:湖南省赤山监狱第八监区 沅江市南嘴镇 (邮编 413104
黄晓敏:四川省郫县安靖镇正义路, 成都市看守所,邮政编码611731
胡石根:天津市西青区梨园头长泰监狱医院,邮编:300381
张海涛:新疆沙雅县沙雅监狱15号信箱9分箱,邮编:842208
杨茂东:广东省英德市城北金子山大道四号路一号,英德监狱,邮编:513000
王默: 广东省韶关市乐昌监狱 乐昌市人民北路 268 (邮编 512208)
王炳章: 广东省韶关市北江监狱 黄岗十里亭 10 信箱之 22 (邮编 512032)
王登朝 :广东省深圳巿监狱 坪山新区金田路 200 (邮编 518118)
王全璋:天津市西青区中北镇大卞庄, 天津市第一看守所,邮政编码300112.
谢丰夏: 广东省河源监狱 河源市东环路南 2 (邮编 517002)
赵海通: 新疆自治区乌苏监狱 伊犁自治州塔城地区乌苏市 (邮编 833006)
姚文田: 广东省东莞监狱 石龙镇新洲 (邮编 523295) 
陈启棠:广东省四会市济广塘北路,四会监狱,邮编:526237
唐荆陵: 广东省怀集监狱 怀集县九监区 3739 信箱 1002 分箱 (邮编 526434)
伊力哈木•土赫提: 新疆自治区第一监狱 乌鲁木齐市新市区四平路 5 (邮编 830013)
古丽米拉•艾明 :新疆自治区女子监狱 乌鲁木齐市喀什东路 17 (邮编 830013)
刘萍 :江西省南昌女子监狱 新建县长堎镇长征路 630 (邮编 330199)
张少杰: 河南省第二监狱 河南省新乡市监狱 14 号信箱 (邮编 453002)
卞丽潮 :河北省第四监狱第八监区 石家庄市北环西路 3 (邮编 050061)
龚圣亮 : 湖北省洪山监狱 武汉市江夏区庙山开发区 (邮编 430223)
李铁: 湖北省黄岗市鄂东监狱 黄州区路口镇 (邮编 438021)
张昆: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三堡镇,徐州市监所管理中心,邮编221112
丁灵杰:北京石景山看守所(石景山古城甲1);邮编100043
李学惠:北京石景山看守所(石景山古城甲1);邮编100043
董瑶琼:湖南省株洲市向阳广场,株洲市第三医院精神科,邮编:412100
徐琳: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福涌村,南沙看守所,邮政编码:511483
黄琦:四川省绵阳市看守所(涪城区园通路254号)1101监舍,邮政编码621053
周世锋:天津市西青区梨园头,天津市监狱第十监区,邮编300380
魏忠平:江西省南昌经济技术开发区港口大道877号,南昌监狱5号监区;邮编330013
邓洪成:深圳市福田区梅林二线路公安街,深圳第二看守所 ,邮编:518049
王军:深圳市福田区梅林二线路公安街,深圳第二看守所 ,邮编:518049
肖兵:深圳市福田区梅林二线路公安街,深圳第二看守所 ,邮编:518049
李玉凤:河南郑州市中牟县刘集乡,郑州女子监狱七监区;邮编451460
陈剑雄:湖北赤壁市,赤壁第一看守所,邮编:437300
袁兵:湖北赤壁市,赤壁第一看守所,邮编:437300
甄江华: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景晖路公安城B区,珠海市第二看守所,邮编:519070
董如彬: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普吉街道沙朗附近,五华监狱,邮编:650223
谢长桢:湖南省长沙 市城南路72号,长沙第一看守所;邮编:410000
李昱函: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造化镇高力村,沈阳市第一看守所,邮编110148

张广红:广东省广州市萝岗区广汕公路长安段89号,越秀区看守所,邮编:510520

余文生: 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三堡镇南1000米,徐州市看守所,邮编: 221100      电话0516-68606415

20181217


2018年12月15日星期六

举报在睡梦中实现“中国梦”的单县信访局长


单县原县委书记王永江已被逮捕,但是其他涉案人员仍然逍遥法外,继续为非作歹,玷污中国共产党的党性和原则,欺压百姓,与王永江有染,靠权色交易上位的单县信访局局长施林倩就是其中之一,施林倩不仅与王永江保持不正当的男女性关系,而且还同时与多个数不清的男贪官乱搞男女性关系,上下通睡。

施林倩虽然没有文化功底,且口齿不清,是一个极其极其普通的农村妇女,但她有女人独有的利器,且乐于奉献自己的下体,施林倩的上位靠的就是奉献自己的下位,施林倩和陈世兴同在单县朱集镇政府工作,不仅是上下级关系,还是上下连体性关系,他俩连续十几年保持不正当男女性关系至今,正是这种龌龊的性关系使得施林倩步步高升,陈世兴通过在北京二炮当军官的表叔孙某某,与单县政府县委书记县长王永江苟合,买官卖官将陈世星破格提拔,委于单县信访局局长一职,陈和施双双在单县信访局站稳了脚跟,民间有个传说“陈世兴一打伞施林倩离不远”。

在单县信访局这个特殊的工作单位里,施林倩频繁接触到单县政府县委书记县长王永江,王永江掌握着全县干部的提升和任免大权,于是,施林倩百般温柔的委身于王永江,30岁刚刚露头的施林倩在45岁的王永江面前,还算是“嫩草”,对于善于搞权色交易的王永江来说,断不会拒绝投怀送抱的“施嫩草”,于是各取所需,功夫不负有心人,施林倩获得了重用和提拔,陈世兴腾出位置,施林倩摇身变成了单县信访局局长。

2011年起,施林倩在单县信访局局长的宝座上,稳坐逍遥至今,她在王永江,陈世兴的庇护下,上下通睡,结党营私,贪婪腐败,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全县人民有目共睹:

因嫌弃在单县信访局干了大半辈子司机的老司机刘某某年纪大、不顺从,施林倩冷眼相待,百般挑剔,万般刁难,后弃之,安插了活力旺盛的年轻司机,随叫随到贴身服务,公车私用,跑冒滴漏,车的维修和保养全部实报实销,施林倩大笔一挥公款私存,肆意挥霍。

由于施林倩水性杨花,不守妇道,胡作非为,2013年正月初八,施林倩的丈夫朱玉40多岁突然暴毙,朱玉生前任职单县蔡堂法庭庭长,朱玉暴毙后,施林倩略施小计,就将蔡堂法庭的公有房产据为己有,以朱玉之母大闹单县政府为由头,留给了其子朱帅,这样,施林倩除了在朱玉老家的私有房产,还在单县南店子占有二层楼房一栋,中央花园140多平方米商品房3套,倒卖商品房2套,在其子名下的存款高达几百万,在其亲属名下亦有数字不菲的存款。施林倩在单县汽车站北边路东原物资局大门北以其老表的名义开设加气站加油站,因垄断加气与老百姓大打出手,施林倩尽展拉关系搞帮派之能事,指派亲属贿赂公安干警办关系案人情案,制造冤假错案,丧尽良知,为非作歹。

单县每年都有数不清的冤民到信访局信访,只有舍得给施林倩送豪礼的个别人员问题得到解决,其余都被踢回问题原发地,拖延不解决,遭受打击报复,逼迫当事人去菏泽市,省政府,甚至进京上访,访民张某某被截访回单县,关押在单县十里铺政府院内的破空房子里,被陈世兴用烟头烫烧的身上斑斑点点,用打火机烧阴毛,手段残忍下流,这却成了取悦施林倩的佳绩,成了施林倩恐吓信访人的依靠和业绩,施林倩曾经公开表示:“你愿意上北京,有本事你上联合国,看看我不给你处理,你的问题能解决了?奶奶的,我在北京的关系不比你的关系硬,县长的关系、书记的关系都在北京等着来,我不信整不了你……”“要是都不去北京(信访),维稳经费还没理由给领导要来。”,有信访的村民质问她:“你身为政府官员,吃着农民耕种的粮食,拿着人民的俸禄,不仅不为百姓办事,不执行国家法律,不执行中央文件,还包庇贪官污吏,你这样的人当局长有啥用?”,身为单县县委县政府信访局局长职务的施林倩,面对类似的质问,竟然耍无赖,恬不知耻的回应:“我不执行中央文件,中央不能要了我的头。”每年几百万的维稳经费被施林倩肆意挥霍和贪污。

施林倩靠征服男人征服官场,用自己的身体换取更多的权力,如果现在王永江不被逮捕,施林倩定会扶摇直上被提拔成女县长?进市局?虽然王永江逮捕了判刑了,王永江的余毒还在,王永江的余党还在逍遥法外,继续压榨百姓、诈骗百姓、欺压百姓、镇压百姓、剥削百姓,继续作威作福,结党营私、祸国殃民,更有取代王永江的“睡官”继续呵护施林倩们。
单县信访局被施林倩霸占把持,搞得乌烟瘴气,一个低级下流的文盲妓女,靠出租下体混迹官场,对冤民嗤之以鼻,对贪官献媚争宠,上访者和截访者全部怨声载道,施林倩只认钱不认人,一人得权便无法无天,众人趋炎附势,送钱献色,于是蝇营狗苟之辈得势,单县政府也就成了道德的洼地,成了法治的洼地,单县百姓自然而然就沦落成为水深火热的奴隶。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
但是,歌词里面不包括单县的劳苦大众,单县的劳苦大众已然被圈固在牢不可破的滥权里。
施林倩是名副其实的睡官,已经睡了的有机会还要继续睡,没机会睡的寻找机会,创造机会也要睡,骑马坐轿不如睡觉,施林倩睡的还太少,还有继续努力的睡下去,直至睡到市级、省级、甚至部级,从前施林倩睡官有个朱玉绊脚,现在朱玉已奔天庭追嫦娥,施林倩尽可以无拘无束的大睡特睡,睡他个虎踞龙盘今胜昔,睡他个天翻地覆慷而慨,睡出信访局,睡出单县,睡出特色女强人,特色特睡,睡出品牌,睡出名牌,睡出世界500强!

单县定会在睡梦中实现“中国梦”!


2018年12月13日星期四

寻找黄琦母亲失联七天


今天是20181213日,是黄琦母亲蒲文清失联第七天。根据陈明玉1211向北京110报警得知信息,浦文清已被内江市政府工作人员李平等人送回内江。

重庆陈明玉、李学志、胡贵琴、危文元、肖建芳一行前往四川省内江市寻找蒲文清下落。陈明玉几人先去了蒲文清原单位内江市第一人民医院新旧两院住院部及各病房和蒲文清家查询,均无蒲文清住院记录,也未见其人。同时去医院行政办公室询问,院方领导均不见人。去医院保卫科询问,多名工作人员均答不知此事。然后陈明玉几人又去内江市政府核实从北京西站警务室接走蒲文清的李平的职务信息。内江市政府保卫人员说查无此人。陈明玉于是向内江市110报警要求调查李平其人及蒲文清下落。

110警察回复叫我们去蒲文清户籍所在地的城南派出所报案。于是陈明玉几人再到内江市城南派出所报案。警号038963的樊姓警官简要询问后,警号103050的警官带陈明玉去询问室作笔录。

陈明玉详细说明了蒲文清从2018127日晚9时许在北京西站警务室失联后,陈明玉先后3次向北京110报警要求查找蒲文清下落和来内江市寻找的情况,要求内江城南派出所尽快寻找蒲文清下落。

并调查李平身份信息及李平等人从北京西站带走蒲文清是否有北京警方的交接手续,调查李平等人是否有绑架、挟持、非法拘禁蒲文清的嫌疑。询问结束,内江市城南派出所拒绝当场给陈明玉几人报案回执。

内江市城南派出所电话:08322102831




2018年12月12日星期三

无人性,四川民主人士刘晓琼父亲病危被拒看望


此时此刻(20181212日北京时间上午945),我已经出离愤怒了!因为半小时前收到我老公告知,我父亲的高血压已经高达191——这可是要我老爹命的超出临界点太多的高压啊!

我的血往上冲,一股从未有过的愤怒充溢我的胸中——我让跟踪我的一个1993年生人的协警(男)立刻把我送到成都市高新区七里社区。进到社区大厅,看见该社区书记程立志正站在大厅跟人说话,我走过去正告他:我父亲血压已达191,被你们惊吓出来的。假如我父亲出一丁点事,我会找你们算账的!他答:你不要用手指着我,你要让你爸去看病就带他去。我正色说:我现在就要指着你说话!你们太不了解刘晓琼(常用名:小琼或者刘小琼)是什么样的人了吧?假如我父亲出事了,你们会脱不了爪爪的!(四川话:脱不了干系)!随后,我马上跟谭作人打电话。此时此刻的谭作人,已经在2018129日被有关方面专门安排去了外地旅游,他的微信号也跟我以及其他许多微友一样,在12.9这个特殊的日子,当天晚上被再一次封杀了。谭作人和我一样,都处于特殊关照中,因此,我明确在电话中告诉这个我素来敬重、喜爱、信赖的大哥,我父亲血压已达191,并且对他说:你以前是医生,你明白这个(高压值)的危险性。接着我强调道:谁让我父亲出事,我就找谁算账。国家机器太庞大了,作为弱女子的我无法抗衡,但是我会针对针对我的人算账的。

此时此刻,我坐在赶往我88岁高龄的、患有高血压病和肺病的老父亲家里;此时此刻,心急如焚的我不断告诫自己冷静镇定。我虽身为一个基督徒,也时刻谨遵我天上的父亲耶和华的教导,行公义好怜悯并且时常怜悯并宽恕那些从未或者尚未认识自己罪愆的罪人,然而面对我地上的88岁父亲遭遇的病痛,身为女儿且刚刚痛失母亲的我,岂能镇静得了?!

我从20181211日零点被有关方面一天四班倒的二十四小时特殊关照,出门被专人照顾,甚至要我报告行踪,因此让我的老父亲忧心忡忡吃睡不宁,因此让他老人家高血压病复发。我马上要赶到父亲家里了,多余话不说,且行且看。

——小琼
电话号码:8615881055079

20181212


人权日开始湖北省四大银行维权在省社保中心,连续两天被强行清场


全国四大银行维权片地开花,北京一年四季连续都有下岗人员在总部门口抗议,就在昨天世界人权日全国各地在各省社保中心维权抗议,全国有六个省一起联动他们是:湖北,湖南,山东,黑龙江,陕西,内蒙省等地在省社保维权,尤其是黑龙江省的维权精神鼓舞大家学习和参考,黑龙江省的维权每次都是几百人,每次都是20多天坚持在省社保维权。

湖北省维权人数也是在200多人左右,昨天的维权无任何结果,今天又来了不少支援断友,他们来自:湖北潜江,湖北荆州,湖北随州,湖北襄阳,湖北京山,湖北宜昌,湖北恩施,湖北咸宁,湖北孝感,湖北天门,湖北仙桃等地域的下岗断友。

昨天的维权从早上上班直到下午16点,才有中国农业银行,中国建设银行的单位各自来了一个人进行登记维权人员名单,中国工商银行直到晚上下班都没有来人,在维权断友一再要求下,省社保相关工作人员也在不断的联系工商银行的相关人员,直到晚上7点多工商银行相关领导才来到省社保中心,工商银行下岗人员居多,首先违规造作下岗制造社会不稳定的是工行银行董事长姜建清,姜建清为了掠财,为了掩盖银行乱账,用尽了各自卑鄙诱导,甚至威胁的非法手段将大批工作干将及老员工下岗,把这些下岗人员推向社会,把乱账,坏账来掩盖。

直到晚上7点多钟正式谈话才开始,维权谈话进去了5个人有伍立娟等人。

社保代表有:候局长。
中南派出所:杨所长

工商银行代表是人事资源部:姓蔡的领导。(伍立娟一再问他姓名他都不说)

农业银行代表不知道,他们都没有自报姓名。

建设银行代表晚上没有来。下午登记完就走了。

谈话由农业银行维权代表先说:她们主要说的是社保转移信息公开答复意见不合理,谈论了社保相关文件与条款等问题,拿着社保局颁发的关于社保参保人员的文件说理,另外一个代表者说:要社保整合,他们存在省社保一部分,本市还有一部分,社保违法造作真是五花八门,不在一起谈话不知道,了解后才知道他们如此违法。

工商银行维权代表;李XX她谈了两个大问题。第一是首选是怎么从银行转移的谁指示转移的,谁负责。

第二个是社保转移合法不合法?从省社保转移到地方社保怎么转移下去的?双方转移应该是三方同意签字才能转移,而我们的社保转移单位是谁签字的?社保局是谁签字同意的?

她主要强调现在你们双方是怎么转移出去的就怎么转移回来就OK了,这是所有断友维权的主要诉求,也是统一诉求。

建设银行代表:意见与工商银行代表一致。

最后社保局候局长谈了相关社保转移的问题他说:社保转移是为了减少参保人员资料管理成本,还有就是符合社会人员流动性而转移,候局长还举例说某某人到深圳,北京,上海等地工作就必须转移到他目前的单位才能续交社保,含糊其辞的说了,他们是符合转移我们社保手续的,还说了要我们继续走信访程序等。

既没有当事人签字,当事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伪造各种手续转移都是违法的,主要领应该负责。就以上候局长的谈话。

伍立娟做了最后的总结;伍立娟说的也是共性问题,伍立娟直接说明他们双方擅自违法造作转移我们的社保必须承担责任,首先银行与社保转移没有与下岗人员沟通,领导渎职,造成今天的局面,伍立娟一再强调你们的违法直接造成下岗人员在退休后的待遇,变相的改变我们的身份,将我们职工身份转移为零就业人员,伍立娟还说了我们下岗所有人员都没有参加第二职业,即使有下岗断友参加第二职业当事人自然会主动转移,社保局候局长举例不符合逻辑,伍立娟说:你们可以把我们转移到基层为什么不转移到北京,上海,深圳啊!水涨船高,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看,你们为什么不就高而就低我们的待遇?。

伍立娟还说:我们维权都是在银行非法买断下岗所造成的,我们这些年维权,各地各种打压拘留,劳教,动用武警,黑保安,等权力给我们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就是因为你们擅自转移我们的社保造成我们老无所依,病无所养,导致我们有的断友下岗后生病无钱医治而放弃生命,你们所有的行为都是在践踏人权,我们都是维权十几年的,有的快20年了,给我们造成的伤害无法言语,无论是从《劳动法》还是《劳动合同法》我们所有下岗断友都是在工作十年以上的职工,是受法律保护的,银行是盈利单位不是倒闭企业,不应该下岗,我们都是符合《劳动合同法》第20条,第二款之规定,属于永久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关系,即使不签字劳动合同也视同签字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属于实事劳动合同,伍立娟说:这些下岗断友都是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四大银行,四大银行的利润有他们的贡献,改革是要共同分享成果,而不是权贵掠夺成果,摸着石头过河为什么有路,有桥不走?因为河里可以掠夺。

伍立娟说:十九大后习近平在中央信访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直接说了,我们要加大力度解决信访问题,重点讲到我们在执行法律中的错误与瑕疵,目前应该纠正,该纠正的要纠正,该补偿的要补偿,我们不要想到纠错给我们党和国家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我们要想到给他们{访民}造成了多大的伤害,解决信访问题是各市主要责任,在解决问题中继续渎职的必须承担责任,伍立娟说:习近平一再强调不许拦截访民,不许动用武警,不许警察参入维稳,昨天的谈判无任何结果。

从昨天谈话中各银行与社保都没有主动积极处理问题,怠慢,推诿,敷衍,不作为等行为都体现的淋漓尽致,在坐的相关领导与派出所所长等人,他们都是知法懂政策的人,我们到现在还可怜巴巴的拿着文件与条款来找他们,他们什么不知道啊?政策是他们出的,法是他们定的,谁违法不违法是他们说了算的,目前大家还在误区中认为拿着文件与条款找他们就会解决问题,这完全是幼稚与愚昧的体现,他们是文件与条款的制造者,中央下达任何文件与条款他们首先知道,我们根本不用,也不需要拿任何文件与条款,他们现在唯一要做的事就是纠错,如何补救他们所做的错误,在谈判中或者在法律上他们都应该给弱势群体提供证据与相关文件条款。昨天晚上谈完后没有结果,他们说11号上午他们有重要的会议要开,下午2点半继续谈话。

20181211上午湖北潜江伍立娟,黄行芝,潘向荣,去了省信访局登记,安排在三楼301政法委室接待,接待人员一句话打发走人,涉法涉诉他们不受理,潘向荣与黄行芝说了昨天被拦截殴打一事,报警没有结果,接待员说:你只能报警找当地去。伍立娟提出保护人生安全,他说不属于他们管。伍立娟说:你们设这个窗口管什么?他说指导流程。

伍立娟说:你们直接关闭这窗口算了,他说:我们是准备关闭的。我们还没有说完他就离开了接待室,我们也就离开了办公室。

下午社保局到与银行相关工作人员2点半左右来到大厅,要求谈话代表只限制一个下岗银行两个人,农业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都安排了两个人,他们要求到一楼信访接待室谈,社保中心与银行提出不能安排伍立娟进入谈话,他们说伍立娟进行谈话,他们就不与下岗代表谈,就这样赤裸裸的剥夺了伍立娟谈话机会,按照集体访谈判应该是五个人,因为弱势群体要相互在谈话中补充没有谈到的问题,社保与银行相关单位是绝对的强势与权势。银行与社保为什么怕伍立娟参加谈话?你们有什么怕的?不就是你们错了不敢于承认,顽固之首渎职怕暴露而已吗?

我们集体上访应该吸取集体谈判的经验,伍立娟在关注全国各地下岗谈判中学到的经验是必须集体谈判才能体现公开与公平,在广州企业番禺鞋厂减员,番禺制衣厂,番禺玩具厂维权谈判中一直坚持集体谈判,大家都坐在会议室,必须要有政府相关负责人出面,相关单位主要领导必须出面,谈判代表坐前排,其他所有人员在后排静听谈判会议,这样的谈判是劳动学者,律师,NGO等非常懂得集体谈判的经验所总结的经验,我们四大银行必须走这样的谈判道路才是唯一的,如果有公平正义的媒体在谈判中起到监督的作用是最理想的,

1211号下午的谈话同样无结果,社保局与银行都要求断友从三楼大厅出来才谈话,断友不出来就不谈,明明是不作为推诿,却要求断友离开,如果好好谈话,真诚拿出解决问题的方案断友自然会离开大厅,要解决问题谁愿意在省社保大厅?晚上社保中心动用武警清场,有断友心脏病发作倒地,最后断友联系工商银行相关领导把断友陈凤送医院,另外还有一个断友受伤一直坚持在省社保大厅不离开,直到凌晨断友表示准备去社保中心把她接出来送旅馆休息。

另外在北京维权的断友发出信息:我(王国立)在农总行信访门口附近被四个黑社会人暴力抓到车上,现在在往回老家的路上,请帮忙转发,让众人都知道。谢谢!

四大银行维稳进入黑社会化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多年都是如此,很多维权访民被不明身份的人员绑架押送遣返,在遣返中大部分遭到暴力殴打等情况,习近平大张旗鼓的宣传打黑除恶是目前首要任务,为什么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湖北潜江断友黄行芝,潘向荣,被非法拦截,他们是合法的公民,实名制买了车票进站,为什么会被拦截,湖北潜江工行办公室主任谢南泽,保卫科科长段家用,信访工作人员金保红,还有银行保安他们都没有买票为什么能进入火车站进站,湖北潜江公路段警察还是没有强行拦截黄行芝,潘向荣,公路段警察让他们上车,但是却不阻扰违法拦截的人员?双方都报警后,警察也不做任何笔录,也不给报案回执,这一切行为是谁安排的?是工商银行行长柳忠波吗?还是有别的领导安排?黄行芝与潘向荣会继续寻找到底是谁安排的这一切违法行为。









2018年12月11日星期二

天网黄琦85岁母亲失踪,网友呼吁关注


今天是黄琦母亲蒲文清于2018.12.7在北京西站被拦截后失联第5天,我今天再次向北京110报警,西站站内派出所(电话01063976860)警员告诉我:蒲文清已被内江市办事处工作人员李平(电话13391781326)等送回内江老家。但是外界仍然无法与蒲文清取得联系,她现在情况如何无人知晓,请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