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4日星期五

黑龙江冤民刘占利因两会维稳遭非法关押


刘占利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人,今年已经60多岁了,因为家中唯一的住房遭政府骗拆,致其流离失所已经十数年。十数年来他遭当地政府多次拘留和非法关押。

今年227日,他从北京返回哈尔滨向当地政府讨要被无理扣押近一年的低保,当地政府非法把他送进当地的一所意愿非法关押起来,不惜血本的派出十名公职人员寸步不离的看守他,看守他的领班是位名叫丁磊的国家公职人员。现在刘占利的身体非常糟糕,几近病危状态,刘占利和他的朋友们呼吁国际社会和国际人权组织伸出援手解救冤民刘占利于危难。谴责哈尔滨道外区政府这种野蛮行径。

刘占利被关押地点哈尔滨市道里区新10医院外科12病房。

`

玫瑰团队成员徐秦遭遇官员和警察骚扰


今天上午,我在老家照顾刚出院回家的老母,来了两位多次参与绑架维稳我的社区干部,现在还未离开。

958深圳帮我代办香港注册中国人权观察有限公司的正大国际商务(香港)有限公司业务员小刘打来电话:代办公司催促香港注册公司多次,一直说没有办下来。领导建议我更改公司名称。我说我与公司有合同,一切按合同行事。香港公司注册处理应出函告知我“人权观察有限公司”不予注册的理由和法律依据。希望尽快给我答复,否则我将保留我的诉讼权益。

                     徐秦 2017324




谢谢大家关注。警察撤退了。社区干部来看望我母亲并要请我吃饭和警察进门入户调查,先后进门东拉西扯,我说明自己有事,以后再说,但就是不离开。我明白他们是因监控到今天上午我有个中央电台电话预约现场采访节目。他们想阻止这个采访,才闹出这一幕。采访结束,我大大方方开门请他们入室。后我出去吃饭时看到路口停着增援的警车和便衣。

徐秦认为接受大陆以外媒体采访无罪!中国玫瑰团队个个都是秦永敏,都是堂堂正正公民,关注中国人权案件,并公示于世界,玫瑰人责无旁贷!

                      徐秦3241457


2017年3月9日星期四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陈忠和派代表出席佟适冬追悼会




     中国民主党党员、湖南大学物理系退休副教授佟适冬的追悼会,201739在长沙市明阳山殡仪馆举行,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执行主席陈忠和派代表出席了追悼会,并送了花圈。

佟适冬的追悼会由佟适冬的亲属和朋友筹备,原定于39日上午在长沙市明阳山殡仪馆举行举行,出席追悼会的预定有亲属、生前好友、中国民主党同志、学生等七十多人,现场有花圈和写有有关民主、人权内容的挽联。

中共当局在当日突然宣布追悼会由湖南大学接手,时间改为下午二时,并且自清晨六时起,将数位由外地赶来参加追悼会的人士从酒店带走喝茶吃饭直到追悼会结束才放人,长沙城内的数位身份敏感的人士也或被控制在家,或被请去喝茶,使他们无法出席追悼会。下午的追悼会只继续了十几分钟,不容许致悼词,不容许家属和友好发言,挽联和大部分花圈都被撤掉。

尽管如此,冲破阻力出席追悼会的尚有五十多人。陈忠和的代表和他送的花圈出现在追悼会上。陈忠和的代表向佟适冬的家属转达了陈忠和和海外民主党人的慰问,并且与大家一起留影和用餐。

短短十几分钟的追悼会,家属和亲友都被禁声,但是尽在不言中,心中的悲愤和对民主、人权的渴望,是无法禁止的。民主风范千秋在 ,亮节高风万古存。佟适冬前辈千古!







2017年3月6日星期一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沉痛悼念佟适冬



中国民主党前辈佟适冬於201734日逝世,享年83岁。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全体党员干部向 佟适冬前辈表示崇高的敬意和沉痛哀悼!

佟适冬前辈1934117日生于北京。湖南大学物理系副教授。199810月,他创立中国民主党湖南大学筹委会,在教师及学生中发展党员。19991 月,湖南大学成立中国民主党湖南省分支,佟适冬任筹委会主席。19995月,因筹备纪念“六四”被捕,稍后获释。68日被捕,716日,湖南省长沙市人民检察院以“颠覆国家政权”正式逮捕。1130日,湖南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将他判处10年徒刑剥夺政治权利3年,后提早3年获释。佟适冬是中国民主党组党运动中被判刑的最年长的党员。

佟适冬不但是中国民主党的创始人之一,而且是一位高级知识分子,是中国知识分子的良心和表率,是中国民主运动的脊梁。今天我们悼念他,要继承他未了的事业,要发扬他不怕坐牢、不怕牺牲的精神。佟适冬前辈安息吧!中国民主党人正前赴后继地为了中国的民主事业奋斗!死了佟适冬,自有后来人。“千年刑期”吓不倒民主党人,中国民主党的事业一定能完成,中国的民主化一定能实现!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
主席 王有才
执行主席 陈忠和
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

2017年3月3日星期五

黑色星期五:中共封网加剧,大量QQ帐号被封





 201733,对于中国大陆网民来说,是比黑色星期五更黑的日子。大量的QQ个人帐号和聊天群被封杀。这些QQ聊天群大部分是宣扬民主宪政的,也有部分是揭露官场腐败和社会黑暗。














2017年3月1日星期三

关于改善中国难民危险处境的请愿书


自从20157月份以来,在泰国先后发生了100多名中国新疆同胞被遣返和姜野飞、董广平被中共特务强行抓捕的恶性人权事件。2016年,又有3位赴泰国申请政治庇护的难民直接从曼谷的移民监狱被遣返到中国大陆。他们是山东的李宇宙、江苏的徐振鑫和北京的王军力。我们开始得到的不确切消息说是他们“自愿回国”,但是后来我们得知事实并非如此,他们是因为中共的黑恶势力与泰国军政府勾结一起,被强行或受欺骗而遣送回中国大陆的。可以肯定,他们回去之后必将受到更加严重的迫害和酷刑折磨,甚至被杀害。

众所周知,现盘踞中国大陆的中共流氓政权是当今世界上为数不多和最大的极权独裁组织,也是世界上仅有披着合法外衣和最为邪恶的犯罪集团。历史上,邪恶的中共对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欠下了累累血债。现如今,随着民主化潮流席卷全球,邪恶的共产主义理论学说和实体政权已经被世人所唾弃,但狡猾的中共收敛了公开向全世界输出革命的举动,而更加隐蔽地、变本加厉地剥削压迫中国大陆人民。世界上几乎所有善良的人民,不但不了解中共作恶行径,而且无法想象其邪恶程度。我们这些有幸逃出中共大监狱暂时得到喘息的政治难民就是活的见证。出于残暴的本性和害怕其罪行彻底暴露,中共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放过我们,他们继续外派特务、线人出动秘密警察对我们进行监控、跟踪、抓捕甚至肉体消灭。近几年来,仅在泰国境内和东南亚,就发生了王炳章、彭明、王一鸣、周勇军等已经申难成功和正在等待申难过程的民主人士被抓捕到中国,另外还有大量隐秘的、不为世人所知的政治异议人士和政治难民被抓捕遣返。最为恶劣的是前不久,已经被中共抓回去的湖北武汉的民主人士彭明被害死在监狱中,而且身体的器官被盗空。这种在国内遭受严重打压而逃亡到境外继续遭受迫害和追杀的现象,在全世界所有(国家)难民群体中是绝无仅有的。因此我们可以负责任地说,中国大陆的政治难民是世界上命运最为悲惨坎坷、处境最为艰难危险的群体。既往发生的一切事实可以印证这一结论。

在出逃滞泰等待联合国难民署审批安置的中国政治难民中,由于中共的长期迫害,有很多人满身伤病,身体和精神都出现异常;绝大多数人经济条件拮据,又不懂当地语言,没有合法身份无法工作,因此生存环境恶劣。我们有幸逃出生天就因为寄希望于UNHCR,通过全世界最大的最合法的人权组织将我们送到安全的避难地。我们在等待审批和安置的过程中暂时滞留泰国,是出于无奈。然而,UNHCR给我们开出的时间表周期很长,要几年以后才能够进行二次接谈,而且不告诉总体进程,不说明具体原因。我们如同在暴风雨中等待一辆不确定的时间、不确定线路、不确定目的地的班车,而且随时有可能天降巨石砸在头上,心中充满忐忑和恐惧。有的难民身患重病无法就医;有的难民因为等待时间太长无法忍受,甚至铤而走险驾船二次出逃而遭海难遇险(如黎小龙等9人驾船出逃未遂);有的难民因为没有合法身份被泰国警察抓捕而身陷囹圄被关押在移民监狱(如顾巧、林晓林等);有的难民因为泰国司法追究而再次逃往邻国申难(如宋振宇近期逃到马来西亚)。这一幕幕人伦悲剧时刻都在我们中国难民群体中发生。

联合国难民署驻泰国办事处对我们的救助非常微小。仅仅发给我们一张难民信(卡)就完事(有的难民如梁书耀申请多年至今没有拿到难民卡)。而且再三强调此信(卡)在泰国并没有法律效率,要求我们遵纪守法不要惹是生非。这使我们非常纠结和为难。我们的许多基本权利得不到保障,如就业、就医、言论表达和免于恐惧的自由等基本人权。也从来没有人关心和过问我们这些漂泊在异国他乡的逃亡者的身体、精神和生活状况。尤为恶劣的是,2015年遣返100多位维吾尔族同胞的时候,UNHCR几乎没有作为,任凭中共和泰国当局暗箱操作。在中共和泰国当局联手抓捕遣返姜野飞的事件中,堂堂的联合国也显然不是中共的对手,让邪恶的中共从联合国的眼皮底下把一个等待了7年之久而且即将安置第三国的正式难民抢走。姜野飞在被抓捕回去之后遭受了酷刑虐待。

这一切使我们感到不寒而栗,UNHCR并没有保护我们中国难民。我们时时刻刻担心:会不会是下一个姜野飞、董广平,或李宇宙、徐振鑫、王军力?会不会像彭明一样被害死器官被盗走?

基于上述事实和原因,我们请求联合国难民署驻泰国办事处:

1、通过正式外交渠道向中共追查2015年遣返的100多位维吾尔同胞和姜野飞、董广平的下落和现状,并向全社会公开;
2、在滞泰的中国难民群体内公布李宇宙、徐振鑫王军力的去向和原因;
3、优先考虑中国难民的危险处境,加快中国难民的审核安置进程;
4、建立有效的沟通对话机制,让所有难民及时了解有关难民方面的世界局势、难民政策和总体安置进度及个人的申难进展情况。

我们上述诉求是完全正当的,也是合法合理的。希望UNHCR的官员能够认真听取意见,及时答复和联系我们,并且解决我们的困难,改善我们的处境。如果有必要,我们全体中国难民或其中的部分成员,将采取游行集会方式,在泰国首都曼谷公开表达诉求,行使正当的人权。


中国大陆全体滞泰难民
2017220



此致:联合国难民署驻泰国办事处;联合国总部;世界各大媒体、网络媒体

2017年2月21日星期二

一年一度两会到,杭州警察又发飙



执行特殊任务的杭州警察

2017221号下午,浙江杭州梁丽婉带着朋友从菜地里送给她的几颗青菜刚回到家,来了2个警察,一个是笕桥派出所民警,姓左,一个是特警。特警跟梁丽婉说:“你不要去北京,如果去了我们会把你接回来”。民警拿出一张“训诫书”,要求梁丽婉在上面签字。并且说:“这是我们的工作,我们好拿回去交差”。训诫书既没有说是哪个部门发的,也没有任何图章。梁丽婉拒绝签字。而“训诫书”则由警察收回。

梁丽婉是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笕桥镇弄口村的农民。2010年家中五层楼房(面积1000多平方米)被强拆。至今分文未赔,也没有任何安置和补偿房屋,居无定所。而且每到“敏感时期”,都会得到特别“关照”。如2016年“G20峰会”期间,就被毫无理由地关押囚禁一个多月。就在最近几天内,杭州市江干区的其他维权人士陆吕浩、陆奎华、陆建权、陆定耀 、冯国娟、胡韦芬、徐桂珠、黄宾翔、陈宝根等也陆续收到的公安派出所的“训诫书”和警告,内容都是一样的。结果也是一样的。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古里古怪不伦不类似乎毫无用处的事情?维权人士告知了缘由:原来,多事的三月份快要到了,每年一次“两会”即将在1千多公里之外的北京召开。而杭州的当权者,出于“维稳”的需要,没有忘记跟他们的“维稳对象”提醒和打招呼。表面上说“你们不要去北京”,而真实的意图谁都明白:你们赶紧去北京吧,否则我们的维稳经费不好报销……这种猫玩老鼠的游戏已经持续多年,受害的当事人和普通民众也早已经看穿这个卑劣的把戏。根本就没有心思和不屑于配合当局搞什么敏感日上访——截访维稳——警察收钱立功的无耻游戏。而当局却不辞辛劳地派出警力挨家上门厚着脸皮地推销“训诫书”这种破烂货,其目的也是一箭双雕:一是提醒这些曾经的维权上访人员,不要忘记在敏感日去首都闹腾(我们也好有事情做和立功的机会);二是趁机逞威风摆谱,羞辱底层民众,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把他们尚未恢复的尊严打掉不剩。犹如当年定期批斗“四类分子”。

呜呼,明白了个中原因,听者似乎也明白了北京的杨佳为什么要手刃十几匹警察,长沙的刘赘衡为什么要炸死一槽子官员——原来兲朝社会的火药桶就是这样制造出来的。

而那些冲锋在“维稳一线”作恶作死的警察们,似乎也意识到这个是丧尽天良伤天害理断子绝孙的勾当。不然也不会说“我们也是为了完成上面的任务”。

左姓民警的手机号码:15988112399。杭州的维权人士嘱咐大家原谅这个可怜的马前卒。如果他有能力升官,就不会出来干这个让人戳脊梁骨的工作。


奇葩的“训诫书”,具有典型的社会主义特色


停在小区的警车,出警的理由并不是为了抓坏人

2017年2月17日星期五

民主无罪!自由无罪!——王清营的自我辩护

     理直气壮行使宪法赋予的政治权利 

按:这是2015年审判王清营的自辩词,由于种种原因(你懂的)当时没有公开。而现在发出,仍然令人震耳发聩、荡气回肠。真正的英雄往往很平实普通。也许大家仅仅认同胡文海、杨佳,而提倡和理非不(和平、理性、非暴力、不合作)并践行的王清营、唐荆陵、袁文勋们是更勇敢无畏的大英雄。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我是王清营,我因推动非暴力公民不合作,带来自由和民主的中国,而被控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

人人生而平等,上天赋予了每个人自由、生命、追求幸福和反抗压迫的权利。我国宪法规定:公民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享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通信、人身居住迁徙、宗教信仰、游行示威等政治权利和自由。

数百年来,世界无数先知先哲为了确立这些权利而奋斗。百余年来,中国无数志士仁人为了实现这些权利而牺牲。

如果以前,它们尚是空头支票,那么今天,该是兑现的时候了。

如果以前,它们尚是一纸空文,那么今天,该是让这些权利落实的时候了。

该是实实在在、一点一滴落实在每一个普通中国人身上的时候了。

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任务,这个任务不完成,中国就再也不能前进半步。

这是现代中国大厦的基础,这个基础不坚实,一切现代化成果就是建设在沙滩上的海市唇楼。

我们必须认识到,决不能依靠必然性车轮的滚动来实现中国的进步。中国进步通过自愿与真理合作的人孜孜不倦的努力,坚持不懈的工作得以实现,而如果没有这种艰苦的工作,时间将成为社会惰性的同谋。

非暴力公民不合作正是中国的民权运动,护宪运动。它以公民抗命的方式维护公民权利,反抗侵权的暴,政,最终驱除专,制,实现一人一票的普选,建成自由民主的中国。它的原则是爱,致良知,它的方法是从我做起,让自由成为习惯,他的力量资源是是保守个人尊严和唤醒个人灵魂。

每一个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国人都可以堂堂正正行使这些宪法权利,每一个居住在这个国家的公民都可以光明正大享用这些天赋自由。

这土地是我们自己的土地,这国家是我们自己的国家,这国家政权也必定要是我们自己的国家政权,何煽动颠覆之有?这制度也必定要是我们自己的制度,何来推翻不推翻之说,我们是国家的主人,主人自己煽动颠覆自己,岂非滑天下之大稽,主人自己推翻自己,实在是神经错乱之辞。

是的,我理直气壮行使宪法权利,就是维护公民宪政的政权,而我必然煽动颠覆权贵违宪的政权。我昂首挺胸享受天赋人权,就是捍卫自由民主的制度,而我必然推翻专,制,独,裁的制度。

这些权利被尘封太久了,今天我要以自己微小的行动,把它擦亮,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这个国家被专,制,独,裁太久了,今天,我要以自己微弱的生命,推动非暴力公民不合作,带来自由、民主的中国。不自由、毋宁死。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你们是人民公仆,你们的权力是人民赋予的,你们的衣食父母是纳税人,你们手中的权杖乃天下公器,民权宪法乃天下公理。

请站在人民这边,而不要站在独,裁者那边。

请站在维权护宪者这边,而不要站在侵权坏宪者那边;

自由民主的浪潮何其浩荡,护宪维权的步伐滚滚向前。请推动历史的发展,而不要做历史的罪人;

请维护宪法法律的尊严,而不要枉法坏宪、为权作怅、为贵作奴。

请站在民主自由这边,而不要站在专,制,独,裁那边;

请站在正义真理这边,而不要站在罪恶谎言那边。

我出生在河南省南阳市的一个小村庄,父母都是不识字的农民,自幼看到农民悲苦的生活,我就决定要为改变农民命运而努力。大学毕业后,我来到了广州,经过奋斗,过上了衣食丰足的生活,而这时我已经三十多岁了。我发现,再不为幼时的理想做些什么,我很快就要老了,我已经明白,农民悲惨的根源是民权的贫困。

经验告诉我,比衣食的贫困更加痛苦的是权利的贫困,专制制度造成无处不在的对个人尊严的的伤害尤令我锥心痛楚。我的生活仅仅是衣食吗?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活?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陷入焦虑之中。我告诉自己,我要做重要的有意义的事,而当代中国最重要最紧迫的任务就是建立可以保障每个人权利的自由民主制度。当我为此而工作,我的生命似乎被激活了,我的心似乎被点燃了。每当想起驱除专,制的伟大事业中竟也有我的点滴汗水,我就兴奋而激动竟至不能入睡。每当想起这三千年未有之自由大变局中竟也有我的小小努力,我就倍感荣耀和自豪。

每一个国人都必须释放出充分的善意、理解、同情和爱。这就是非暴力公民不合作,我相信,这是一条可以带来自由和民主中国的可行之路,我愿以自己的生命践行之。同为一国之民,我们是一个整体。如果这个社会中最弱小者的权利不能保障,那么最强大者的权利同样得不到保障。如果天安门前的乞丐是不安全的,那么中南海里的常委同样是不安全的。要建立可以保障每个人权利的自由民主制度,这需要这个国家所有人的共同努力推动,不但需要自上

谢谢!

王清营
2015.6.17,于广州一看1410

2017年2月14日星期二

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在狱中遭狱警施暴,妻子交涉监狱管理局


按:浙江省杭州市的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于2011315日被再次抓捕,后判刑7年。被关押在浙江省第四监狱。日前朱虞夫的妻子姜杭莉探监时,发生了狱警暴力虐待朱虞夫的事情,造成朱虞夫昏厥发病。为此姜杭莉致信浙江省的监狱主管部门,反映监所的恶行。

浙江省监狱管理局:

本人是政治犯朱虞夫的家属。目前朱虞夫因“煽动颠覆政权”罪被关押浙江省第四监狱服刑。朱虞夫已经65岁,身患严重的高血压、高血脂和心脏病。腰椎间盘突出、前列腺炎、胆囊炎等多种疾病,且行动迟缓。

本人在211日会见时,上午等待会见朱虞夫时,突然被告知朱虞夫因高血压,挂盐水要下午才能会见。到下午会见时,才知道上午910分左右朱虞夫在等待会见时和一管教,年龄56岁左右(该民警并不是朱虞夫的直接管教民警)为朱虞夫的胡子偏长发生语言争执。(民警要求立即刮掉,而朱虞夫说,剃须工具上面管理,取用比较费时)。该民警就在会见问题上刁难朱虞夫,并使用了擒拿手段将朱虞夫一把摔倒在地上,后脑着地,当场昏厥。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采取如此野蛮的动作,导致血压升高至120/230mmHg。经及时降压、输液等救治才逐渐有所好转,

“煽动颠覆罪”法理上具有典型的政治犯表征。国际社会和国际法特别强调对政治犯享受不同其他罪犯的优待。国际社会特别关注政治犯的权利受侵害程度。中国作为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签署国和23个国际人权公约和议定书的加入国,特别是在中国大陆“人权入宪”后,对政治犯的境遇充耳不闻和回避,只会引来更多的国际谴责。

我们请求监狱主管机关采取措施,切实保障政治犯朱虞夫人身安全不受暴力对待,要求上级机关调取和封存2017211910分的监控视频,查明真实情况。对该名管教故意使用擒拿技术摔伤朱虞夫的民警予以惩戒,保证以后不出现类似事情。不对朱虞夫人格侮辱,强迫政治犯认罪。朱虞夫年老多病,希望监狱中生活上能给予适当照顾,能吃上营养餐。

善待政治犯,事关国际形象,体现一个政治的文明程度,也是彰显上级领导的德政。


家属:姜杭莉
2017.2.12
电话:13588450407



2017年2月9日星期四

北京警察公交车上抓捕三访民


公民丁灵杰1749发出信息:“警察把我抓住了”。我1752拨打她的电话无人接听。

补充:刚才打通了公民赵振甲的电话,了解到丁灵杰、王清臣、赵振甲三人于北京坐公交458路,在一站点被云岗派出所警察(有一警官警官号:040112)在未说明任何情况,出示任何书面传询或羁押通知的情况下抓到派出所。目前三人均关在派出所置之不理中。

1838,我拨打了北京市云岗派出所电话:010 8331 6325,接电话的警员承认他们抓了以上三人,我问什么原因抓人,他反问我是谁?我明确告知我是中国人权观察观察员徐秦,他说你是他们什么人与你什么关系?我说没有亲属关系,但作为人权观察员有责任告诉你们任意抓捕公民是侵犯人权,是违法犯罪行为我有权过问,对方不等我话说完就挂了电话……

强烈谴责ZG两会期间动用警察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

中国人权观察强力抗议北京警察利用ZG两会任意羁押、限制公民人身自由,侵犯天赋人权的一切罪恶百姓的活动!因为人民警察是维护社会治安保护人民惩治罪犯的队伍,不应反其道而行之!我们将密切关注该事件的发展。

附:北京市云岗派出所地址:丰台区云岗路云岗南区西里2号。电话:010 8331 6325
赵振甲电话:17181277789
丁灵杰电话18810605362


            中国人权观察员 徐秦
                  201729

恩广:依法治民何时休!


今天两个焦点又在推行依法治民,一是严厉打击攻击法官和近亲属的人,二是对违法违规的代孕严厉管制。

厉害了我的国,依法治民不仅走在全球前列,是不是也走在宇宙的前列!

一国法官本来是维护正义公平的,理应受到国民尊重,怎么到了中国却要用行政法律加以声明保护!

如果法官没有判决冤假错案,如果没有坑害国民利益,谁会攻击法官呢?谁又会去攻击法官的近亲属呢?

反之,如果法官制造了无数的冤假错案,让千百万家庭破产甚至妻离子散,这些遭遇司法侵害的公民会不会宽容法官呢?他们如何保护家属免受冤家和未来司法弊端之害?法官听命于政法委,政法委听命于党中央,这种司法体制就是政治决定法律!当国与民的利益产生冲突,当党与国的利益产生冲突,该维护哪一方利益?在民主国家是先民,后国,再党!在中国是先党,后国,再民!

如果法官为了维护党的利益制造无数的冤情,那这样的法官不仅要背负现实罪责,还要背负历史罪责!

代孕是一个新鲜词,也是新科技促成的新事物,也就是试管婴儿让代孕变成可能。

但中国政府就是这么奇葩,管住男人的生殖器,嫖娼违法;管住女人的生殖器,性工作违法;管住生育权,生育需要政府有计划批准;再管住女性子宫,不许他人代孕……但他们从不管包二奶,即便强奸幼女也说是嫖宿,带套就不算强奸;也从管不住腐败,只要小小的官员财产公开都不敢,那么多伟光正,那么多廉洁奉公和为人民服务都经不起阳光监政。

以前听过欧美有母亲替女儿或儿媳代孕的故事,补缺了无生育能力的儿女,这种代孕不可谓不人性。

但谁都知道,中国当局反对一切民间组织,反对一切独立运作的善意之举,因为他们要垄断一切社会资源和行业!慈善,医疗,社保,妇女,儿童,残联,工会……都在权力统御之下,没有一个行业有自由经营权,国家存在感无所不在!

法规层出不穷,真的是依法治国了吗?依法治国需要维护宪法公正,但宪法赋予公民的一切自由权利,都被政府蚕食扼杀!

像全面制止代孕一样,每出台一条宪法都不考虑周全,不尊重人性需求,不给国民自由空间,每每却倒行逆施,把人从发梢到脚底都管制严密,达到绝对的集中权力,这是把中国继续往火坑里送。

出台的法规政策如果再继续制造分裂国民,制造矛盾产生内斗,未来不知道谁能保全!

保护法官保不住国家稳定,因为社会需要公平;管住代孕管不住民众觉醒,因为国民需要真爱!文明撞击中国大门声声作响,作为中共政权要么开门迎接,要么被撞翻撞碎!

——恩广
2017 02 09

2017年1月28日星期六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新春声明


响应中国人权问责中心 发动对侵权走狗的问责调查

尊敬的海外各民主运动同仁:

尊敬的国内各民主志士及维权个人和侵害人权问责中心:的朋友们拜年!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恭祝奋斗在海内外的民主团体、广大爱国志士新春快乐、阖家幸福!愿我们的国家在2017年迎来重大转型契机,早日实现民主自由!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长期以来关注中国共产党政府的腐败和侵犯人权的状况,并联合相关组织和团体对腐败官员向海外转移财富和侵犯人权的官员问责进行了多次策略研讨,就腐败官员海外家属及财富行踪调查、国内侵犯人权的官员问责、相应工作程序、网站建设、资金筹措等领域形成了初步共识。在积极响应【侵害人权问责制中心】的创举时!在大年三十的活动中,侵犯了【侵害人权问责制中心】名誉权!在此特向【侵害人权问责中心】表示培礼道歉!并请你们原谅和谅解!

2017110,中国人权问责中心发起成立。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积极响应中国人权问责中心,经过与相关组织和国内广大志士的协作,于2017年农历正月初一发动了对侵权中共走狗的问责调查。

新年第一个全国范围内的行动得到了国内诸多公民团体、维权团体及个人的积极响应,人权问责调查表通过微信、QQ群、电子邮件等途径在国内进行了大范围的转发。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鼓励国内外凡是遭受人权迫害的民主人士、维权人士勇敢站出来揭发中共腐败官员、人权侵害官员极其走狗,并积极协助农村弱势维权群体填写相应人权问责调查表,将相应举证材料和影像资料通过电子邮件发送至指定邮箱。

收集到的调查表和举证材料将移交给中国人权问责中心,由中国人权问责中心统一发布问责信息。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国内外成员将积极协助中国人权问责中心进行相应人权侵害数据的采集、整理、中英文双语编辑、网站建设、资金筹措等事务。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也在此倡议更多的团体及个人积极加入到中国人权问责中心的事务中来,在中国人权问责中心协调下,以整合力量集中向中共政府发起问责!

我们通过推动类似这些能够得到国内绝大部分同胞积极响应的行动,进一步促成海外、国内各民主运动团体间的协作,化解分歧,从而逐步形成全国范围的政治诉求和共识,调动更广大范围内的国民热情和参与,从而赢得民主转型的机会。

我们深信,只要我们海内外各团体和广大志士紧密抱团,形成合力,我们必将实现高智晟律师的预言:2017年,中共灭亡!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
    主席 王有才
    执行主席 陈忠和
2017128农历正月初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