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14日星期五

传道人在因土地上访维权道路上的艰辛与坚持


     ——山东传道人周迪先李瑞珍夫妻俩已被抓一年半(2
   
    
《圣经》中说:“嗐!你们这些富足人哪,应当哭泣,号咷,因为将有苦难临到你们身上。你们的财物坏了,衣服也被虫子咬了。你们的金银都长了锈,那锈要证明你们的不是,又要吃你们的肉,如同火烧。你们在这末世,只知积攒钱财。工人给你们收割庄稼,你们亏欠他们的工钱。这工钱有声音呼叫。并且那收割之人的冤声,已经入了万军之主的耳了。你们在世上享美福,好宴乐,当宰杀的日子竟娇养你们的心”(雅5:1-5)。
   
    
1999年,周迪先老弟兄、李瑞珍老姊妹一家——与村民同样——分得土地承包口粮田4.6亩,承包合同编号0138376,承包期限自19991015起至20291015,政府盖章,该合同合法有效,受法律保护。承包土地后,根据国家政策,艰难借货和把自己积蓄的钱全部投入,将4.6亩土地种植苹果树,建房屋,打机井大口井,建园墙,精心经营,正值盛果期,全家人依此为生。
   
    
2012年,莱西市政府在周迪先老弟兄、李瑞珍老姊妹一家所在地沽河头村开发建设“青岛君州大酒店”,每亩只给5万多补偿款。周迪先老弟兄、李瑞珍老姊妹一家是4.6亩,4口人的承包地,每个人才补偿56万钱。56万能买什么呀,用不了多久也就会花完的。作为农民,土地没有了,将来如何生活。
   
    
周迪先老弟兄、李瑞珍老姊妹居住地其实就在市里,这里的商品房每平方米都是56千元,甚至67千元。由于,一亩地只补偿56万元,也就是每平方米补偿还不到100元。城市里的市民有如此补偿的吗。太欺负农民了吧,这不是抢劫吗。为此,作为基督徒,作为教会带领人,为了农民,周迪先老弟兄、李瑞珍老姊妹一家人不能接受这样的补偿。
   
    
因此,在20121138日,一群人(称是莱西市政府派来的)三更半夜闯入周迪先老弟兄、李瑞珍老姊妹一家,把正在熟睡的周迪先(三级残疾)与李瑞珍绑架关押在莱西湖境内(此地陌生)。同时,大型挖掘机黑烟滚滚震天响,立时墙倒屋塌,机井被埋,果树挖出横七竖八,转眼家园变成一片废墟,土地财产被抢夺。
   
    
面对如此遭遇,作为基督徒,作为教会传道人,不得不跪下祈祷,求主耶稣给开出路。《圣经》说:“小子们哪,不要被人诱惑,行义的才是义人,正如主是义的一样”。为此,作为基督徒,作为教会带领人,周迪先老弟兄、李瑞珍老姊妹被迫走上了上访维权的道路。
   
    
多年来在上访维权道路上,周迪先老弟兄、李瑞珍老姊妹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多次被抓,被关黑监狱。
   
    
虽然经历了这些苦难,但是周迪先老弟兄、李瑞珍老姊妹依旧是坚持基督信仰,每日祷告,一家人坚持一起学《圣经》。并坚持为主传福音,尤其是面向访民传福音。身上时常带着福音单张,遇到感兴趣的人,就主动交谈,送人福音单张。
   
    
中国人权观察员倪玉兰报道
    2018914

2018年9月13日星期四

山东传道人周迪先李瑞珍夫妻俩已被抓一年半


周梅姊妹在教会带领诗班
   
    
在山东省青岛莱西市水集街道沽河头村有一个基督教聚会点“沽河头村聚会点”,聚会点带领人是周迪先老弟兄(传道人)、李瑞珍老姊妹(执事)夫妻俩。从2001年开始,周迪先、李瑞珍夫妻俩就把自己家的院子奉献出来,四间房打通了,建成了一个教堂。每到周日,周围方圆几个村的信徒100人都会来这里聚会,读经、祷告、唱诗。周迪先老弟兄负责讲道,李瑞珍老姊妹负责在门口接待。
   
    
沽河头村聚会点是在莱西市的市里,周围有一些小区、村子。在这些小区、村子里,还有些老弟兄、老姊妹,他们因身体原因来不了聚会点,周迪先老弟兄就在平时(周一到周六)到这些老弟兄、老姊妹家中,带领家庭聚会点,这些聚会点,都是周迪先老弟兄在1998年开始带领的。
   
    
周迪先、李瑞珍夫妻的女儿周梅,在神学院学过声乐、器乐,能指挥,能唱歌,会弹钢琴、电子琴。1998年,周梅姊妹开始在教会带領教诗。2001年,周梅姊妹在莱西市亭子口教会开设教会圣乐培训班,培养莱西市各聚会堂点带诗、弹琴、指挥方面的主的工人。2007年,周梅姊妹被差到莱西市一韩国独资企业里面的华人教会圣乐和讲台服事,教会从开始的七八十信徒发展到三百多信徒。2008年差派期满回后,周梅姊妹又回到莱西市教会委身青年事工。
   
    
周迪先老弟兄、李瑞珍老姊妹一家是农民,一家人唯一赖以生存的是近五亩口粮田,及田地里的大苹果树。
   
    2012
年,当地政府在没有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半夜将周迪先老弟兄、李瑞珍老姊妹,绑架、拘禁,暴力抢夺土地房屋财产,零补偿。并且,当局通过各种渠道施压。当地三自官方教会的几位牧师也曾劝说周迪先一家顺服执政者。
   
    
周迪先一家坚持圣经的教导,因此受到一天24小时的看守,即莱西市当局派来当局的官员及黑社会堵门看守。周迪先一家被迫流落到北京,多年来周迪先一家,有家不能回(回家就被地方政府关押黑监狱)。
   
    
如,周迪先老弟兄,201316日被关押在“莱西市信访教育所”28天。2013311日被关押在莱西市望城火车站附近黑监狱14天。201364日被关押在“莱西市信访教育所”31天。
   
    
李瑞珍老姊妹,201335日被关押在“莱西市信访教育所”14天。201364日被关押在“莱西市信访教育所”31天。2013825日被关押在“莱西市信访教育所”17天。2014110日被关押在“莱西市信访教育所”6天。2014311日被关押在“莱西市信访教育所”10天。20141022日均被非法拘留10天。2016615日拘留所拘留11天(没有任何合法手续)。
   
    2014
1110日,李瑞珍老姊妹、周梅姊妹,被关押在位于梅花山街道封家泊村前的黑监狱中虐待20天。
   
    
为此,周迪先老弟兄、李瑞珍老姊妹、周梅姊妹,他们一家也无法再带领教会了,“沽河头村聚会点”(周迪先一家所奉献出来的院子、房子)不得不由其他肢体带领,但也开始受到干扰。2013年曾有山东省一栏目组釆访,播放一天便被禁播(有跟踪恐吓,殴打视频)。2015年春天,莱西市当局派沽河头村干部及地痞流氓,多次闯进沽河头村聚会点进行辱骂,侮辱信徒,强制让停止聚会。因此,20158月,位于周迪先老弟兄(传道人)、李瑞珍老姊妹家的“沽河头村聚会点”不得不停止了聚会。后一些肢体不得不到其他地方租房来聚会。
   
    2017
35日李瑞珍老姊妹(教会执事)在北京,从虎坊桥路口南乘坐14路公交车时;201739日周迪先老弟兄(传道人)在北京,在去西单路上时;夫妻二人先后被多名莱西市当局雇佣的黑社会绑架回莱西市,莱西市公安局以‘寻衅滋事’刑事拘留至今,至今已经568天(到2018913日),依旧未判,也不放人,生死不明。
   
    
周迪先老弟兄(传道人)、李瑞珍老姊妹(教会执事)儿女电话:15092004280,周杰,周梅。
 、周梅姊妹在家庭教会讲道 
沽河头村聚会点遭逼迫后 
李瑞珍老姊妹(中)被阻止出家门,被软禁在家

中国人权观察员倪玉兰报道
2018913

2018年9月1日星期六

美国公民乔丽申请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回避庭审

回避申请书


申请人(1):乔丽,女,19541217日出生,国籍:美国,护照号码:488552175,联系电话:718-2360921 美国地址:1361W.7th Street,Brooklyn,NY11204

申请人(2):徐崇阳:男,1958830日出生,汉族,户籍地: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汉中路55号,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东高地梅源里9623号,联系电话:13511088219 身份证号码:420104195808302733

被申请人: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申请事项:申请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徐崇阳、乔丽诉武汉中星公证处公证损害责任纠纷案整体回避,将本案异地审理。

申请事由:

1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法院在2018724-----727下午18308271430共计五次审理(2005)江民证字第737号公证书----公证损害责任纠纷案过程中(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只承认有两次审理),不按程序审案,徇私舞弊,法官用审判权,判改证据,偷梁换柱,改变案由,案件开庭时,审判长不在法庭办案,而在办公室办案,故意避开录音录像的监督。 法官熊艳红以无纸张为由指挥书记员童小雪选择性的做记录;不按照法律规定将(2005)江民证字第737号公证书原始卷宗(包括调取的书证、出示原告徐崇阳在办理所谓737号公证书时物证、视听资料、出示原告:徐崇阳在办理所谓737号公证申请表、出示原告:徐崇阳在办理所谓737号公证申请人签署并盖手印的相关文件之原件等)提交质证、举证;原告人在法庭上陈述武汉市政法委、司法局局长收受房子贿赂的事实时,书记员不做完整记录;审判长袒护包庇被告人,并违反法律程序与被告代理律师私自交换意见(有录像为证)。

2 武汉市江汉区公证处[2005)江民证字第737号公证书----侵权和诈骗责任纠纷案被告人]20058月之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实施之前)是属于国家行政机关,在办理737公证书时属于行政行为,但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将本应属于行政行为的事实定为非行政行为,并对原告人在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中的多个案件审理中有虚构、捏造判决书行为。

3 武汉市中级法院知识产权庭在2018827下午1430审理(2005)江民证字第737号公证书----侵权和诈骗责任纠纷案过程中,保护被告不出示原始证据质证,包庇涉案犯罪的被告人,致使被告人无视国家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令第72号《公证程序规则》(200281执行)之规定,遗产公证应有当事人书面申请以及公证人员与当事的谈话笔录做依据,上门办理服务的还应有申请人与公证人员的录音录相做依据。当原告人提出查看相关证据时,被告人狂言他们可以不依照2005年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暂行条例》以及现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办理公证,可以随意办理公证,可以不用当事人申请及签字、谈话笔录进行公证,可以以涉案人的交费凭证做为法律合法依据……。法官表示同意,并重申各地有各地办理公证事宜程序,我们只听领导的。

庭审过程中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无视原告人申请追加涉案人为被告的请求,不允许追加被告,不许涉案人出庭质证,不记录原告人的全案陈述,只做选择性的记录。 庭审过程中书记员依据审判长的指意故意将原告人的电脑断开视频,不让原告人看到书记员在电脑上的记录;被告代理人在法庭上凌辱原告人时,法庭不予制止;法庭以与本案无关为由不让原告人进行正常的陈述。不接收原告人的陈述书且不全面记录原告人在法庭上的全案陈述。

4 2005)江民证字第737号公证书----侵权和诈骗责任纠纷案的律师陈晶的配偶是武汉市中级人民法刑事审判庭庭长,是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20014月并参与了在北京私密关押原告人徐崇阳,并逼迫其在空白纸上签字,涉嫌单位犯罪。

5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在原告人在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中的国家赔偿案件中不依据事实判决,捏造事实,虚构判决书,违法执行案外人的合法财产,并私分至今没有被回转 附相关证据: 1、《民事裁定书》(1993)武民再终字第169 2、《民事判决书》(1996)硚民初字第912号(此案件卷宗已被湖北省高级法院、武汉市中级法院、硚口区法院销毁并参与执行、私分了案外人徐崇阳的动产与不动产) 3、《民事裁定书》(1996)硚执裁字第268号(此案件卷宗已被湖北省高级法院、武汉市中级法院、硚口区法院销毁并参与执行了案外人徐崇阳的动产与不动产) 4、《保密合同》(20031013签订) 5、《民事裁定书》(2005)武民商再终字46 6、《民事判决书》(2006)武民商再终字第50 7、《民事裁定书》(2008)鄂民再申字第00275 8、《民事裁定书》(2009)武民再终字第108 9、《国家赔偿决定书》(2017)鄂01委赔2 10、《民事起诉书》(201711月) 11、《追加被告申请书》(201868 此致: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转呈报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异地审理(共五页)

申请人:徐崇阳、乔丽

2018829

2018年8月10日星期五

北京艺术家王鹏的画室被政府通知要拆除



今日,北京艺术家王鹏在网上发表画室被政府通知要拆除的消息,中国人权观察员联系艺术家王鹏先生,了解事件发生的经过。

艺术家王鹏先生:
2013年入住中国宋庄画家村,由于长期运用图片、纪录片、绘画、装置等多种艺术形式创造关于暴力计生方面的作品,并且被各种媒体报道,于2014714日被国宝驱除宋庄工作室。 然后我被迫回到老家(北京平谷区上纸寨村)自建画室坚持创作,多次因为我为弱势群体发声同时继续创作暴力计生方面的作品,国宝多次骚扰。

今年20188月,地方政府通知我说我的画室是违建要非法拆除,并且一分不补,我现在走投无路,只能再次抗争!

倪玉兰报道
201889







2018年8月3日星期五

铮铮铁骨抗日十四载 民族英雄冤杀在一朝 (连载2)




编者按:上文中我们转载了旅居美国的王明珠女士发来的控诉书,本文中我们将继续为您连载这份控诉。据王女士自述:“我的父親是一條抗日十四年的東北滿族漢子,1942年年初曾被僞錦州高級法院判處缺席死刑,成爲僞滿洲國緝捕要犯。1945年“八一五”日本投降后我父親脫離了國民黨組織,在天津棄政從商,國共兩黨内戰時期我的父親沒有參與,1951年3月31日上午在天津小王莊刑場按‘反革命’罪槍決。”


以下是原文照登

----------------------------------------------------------

 

確認王爽齋不是軍統人員的證明人和證實材料如下:




1)        文強先生,文強先生是毛澤東先生的表弟,在抗日時期和内戰時期擔任東北地區軍統縂負責人。1987年擔任全國政協委員。

證實材料兩份。

2)        舒季衡先生,在抗日時期和内戰時期擔任天津地區軍統縂負責人,1987年擔任天津市紅橋區政協委員。

證實材料一份。

3)        李野光先生,共產黨黨員,原共產黨地下抗日工作人員,1987年擔任吉林省政協文史委員。

證實材料三份。

4)        阮天馳先生,共產黨黨員,原共產黨長春市公安局一處負責幹部,1987年擔任吉林省政協文史委員。

證實材料一份。

5)        高思齊先生,原國民黨中央警官學校教官。

證實材料一份。

6)        鄭作藩先生,原國民黨東北黨務辦事處縂負責人。

證實材料三份。

軍統中幾位頭號人物和通曉軍統組織的權威人士,證明軍統中沒有王爽齋這個人,軍統中根本沒有長春特別組”這個組織,既然軍統中沒有“長春特別組”,那麽加在我父親頭上的“組長”又如何而來的?顯然這個身份是“子虛烏有”,“人工製造”,“無中生有”。

 

1        原判決認定:松江省匪黨部書記長

   實際情況是:純屬張冠李戴

松江省匪黨部書記長是王煥彬(蔣經國先生得力幹將),194810月長春解放,王煥彬在哈爾濱以這個身份被捕,隨後被鎮壓。1951331日王爽齋在天津又已這個身份被槍斃,真乃張冠李戴,誰真誰假,一清二楚。

以一模一樣的身份被槍斃,只有在中國共產黨國度裏才會發生。

松江省位於黑龍江地區南部,1945年“八,一五”之後國民黨政府把東北劃爲九省二市,1954年六月中央人民政府決定撤銷松江省建制與黑龍江省合爲黑龍江省。

確認王爽齋不是松江省匪黨部書記長的證明人和證實材料如下:

1)         李野光先生。證實材料三份。

2)         阮天弛先生。證實材料一份。

3)         高思齊先生。證實材料一份。

4)         鄭作藩先生。證實材料三份。

判處我父親死刑的六個反動身份依次是1.充日寇帝國公民教育協會黑山

縣分部長;2.充東北調查室幹事;3.匪黨東北黨務辦事處通訊員及秘書;4.匪黨吉林省黨部秘書;5.充長春特別組組長;6.松江省匪黨部書記長。經過確認死刑判決書中的123;身份 Yes,但是三個都是抗日時期王爽齋的身份,而非反動身份。  456;三個身份No ,其中二個身份是張冠李戴,一個身份是憑空捏造的。

 

   原判決認定原審被告人王爽齋有六條反革命罪惡

      (按死刑判決書先後次序排列)

1        原判決認定:該匪甘心附敵時,散發親日傳單,奴化祖國人民。

實際情況是;加入抗日衛國軍,散發抗日傳單,拯救祖國人民。

共產黨的敵人是國民黨,該匪甘心附敵時,意思就是説王爽齋心甘情願依附國民黨的時候,他散發親日傳單,奴化祖國人民。

首先在日本淪陷區,散發親日傳單與實情不符,是違背常理的事情。譬如在共產黨統治的大陸,散發親共傳單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請問從建國至今將近70年中,有沒有人在天安門廣場前散發親共傳單?也許我孤陋寡聞,但我從來沒聼說過。

我父親加入國民黨之後,在石堅老師領導下從事反滿抗日活動,擔任交通聯絡工作,發展國民黨黨員,擴大抗日力量,搞調查,散發抗日傳單,收集日寇軍事情報,和敵僞做殊死鬥爭。不在話下,散發抗日傳單是我父親的工作。

共產黨的法官們,如果我父親散發親日傳單,1942年初他就不會被錦州僞高級法院(小日本)判處缺席死刑。如果我父親散發親日傳單,他就不會成爲滿洲國緝捕要犯。如果我父親散發親日傳單,他的親人就不會遭到日本人關押和迫害。

軍管會共產黨的法官歪曲歷史,顛倒黑白。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真乃滑天下之大稽!

推翻這條罪惡的證明人和證明材料如下:

1)        鄭作藩先生。證實材料三份。

2)        高思齊先生。證實材料一份。

3)        李大東先生。證明材料三份。

 

2        原判決認定:充僞滿瀋陽造兵所檢查工,又協助日寇製造武器,屠殺

                           祖國 人民。

實際情況是:確實曾充瀋陽造兵所檢查工,但是瀋陽“造兵所”不製  

                           造武器。

抗戰期間,爲了收集日寇軍事情報,我父親先後進過“瀋陽造兵所”,“瀋陽九一八重武器製造厰”,“昭和製鋼所”(即鞍鋼),“大連飛機製造厰”。我的父親王爽齋化名“李安”進入瀋陽造兵所做檢查工,檢查磚的質量。“檢查工”是我父親的掩護身份,實際是窺探收集有價值的軍事情報向上級匯報,這本是鮮血淋頭的工作,軍管會的共產黨法官卻認定是協助日寇製造武器,屠殺祖國人民,可惜這個“瀋陽造兵所”根本就不製造武器,沒有武器,又何談屠殺祖國人民?

軍管會的共產黨的法官信口雌黃,胡説八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真乃滑天下之大稽!

推翻這條罪惡的證明人和證明材料如下:

1)        鄭作藩先生,證實材料三份。

2)        李大東先生,證實材料三份。

3)        所有供奉在臺北圓山忠烈祠中東北調查室的英烈們。

 

3        原判決認定:日降后變爲匪黨要人,兼匪幫兩大特務系統之上層份  

                           子。

實際情況是:日降后脫離國民黨組織,在天津棄政從商。在國民黨内

                           和中華民國政府内不擔任任何職務。

在抗戰期間,由於我父親從事反滿抗日地下活動,家屬遭到日本人慘無人性的迫害。他向家人承諾:“只要把小日本趕跑,我一定讓你們過上好日子”。日降后,小日本真的跑了,我父親爲了兌現自己許下的承諾,他脫離了國民黨,棄政從商。日本投降后我父親身份如下:

194510月我父親從北京遷返天津,擔任天津實業銀行秘書。

1946年我父親擔任天津元昌貿易股份有限公司秘書。

1949年我父親擔任天津元昌貿易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

1950年上半年,我父親擔任天津元昌貿易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

1950年下半年,我父親被捕,被捕時的身份是天津元昌貿易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先在天津“新生大隊”學習,而後轉 入天津“茶店農場”勞動改造。

1951331日上午在天津小王莊刑場按“反革命”份子被槍斃。

好一個小日本緝捕要犯,日降后變為匪黨要人,在經營自己家的買賣。

軍管會的共產黨法官還認定王爽齋這個“匪黨要人”,除了專職打理自家生意外,還“兼”匪幫兩大特務系統之上層份子。

“中統”和“軍統”是國民黨的兩大特務系統,雖然都是維護蔣介石的獨裁統治,但是爲了爭權奪利這兩個系統又互相矛盾和傾軋。能凌駕這兩大系統之上的人物,也只有蔣介石;宋子文;孔祥熙;張群等少數幾個人。抗戰期間中統由C .C派的陳果夫;陳立夫;崔秀峰等領導,軍統由戴笠;鄭介民;賀忠寒等領導。日降后,在東北地區,中統由齊世英領導,軍統由文強領導。1949115日天津被解放,天津剛剛解放時,共產黨就按照國民黨中統份子和軍統份子的名單進行抓捕,將他們一網打盡,正因爲我父親既不是中統份子,又不是軍統份子,不在名單之内,所以才沒被抓捕。既然我父親連中統份子或軍統份子都不是,他又何德何能成爲兩大特務系統之上層份子?





 
 

(未完待续)
-------------------------------------------------------------

评论:读罢文章,或许读者已经可以了解了该事件的大概缘由,王女士的父亲王爽斋先生曾在抗日战争期间从事地下抵抗运动,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民族英雄,更是一位冒着生命风险,赤手空拳对抗荷枪实弹的侵略者的战士。他曾因参与抵抗运动,被当时的伪满政府通缉,甚至被日据时期的伪锦州政府缺席审判为死刑。然而这样一位抗战英雄,这样一位本应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勇士,却在中共建立政权后被定罪为“反革命”,随即遭到枪杀。这一完全罔顾历史的审判,不仅给王家带来了难以想见的痛苦,更是民族历史上的悲剧。

                                                                                                                          (编辑整理:Chaoyang Li)

                                                                                                                                                        Aug 3,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