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7日星期日

中国人权观察(注册中)文告(第39号)


按照《中国人权观察章程》,第一届理事会四年任期将满,应于2017年底进行换届选举。拟于201711月召开举办人成员大会,为此筹备选举具体工作。

四年来,由于大陆的人权状况不仅没有显著改善,反而在持续恶化,言论等自由日益收缩,我们的负责人和不少举办人都遭受拘捕打压,及其他如迁徙、通讯更换等原因,导致我们的一些举办人失去联系,特此召集失散的人权观察举办人,请与:张永宁13895186790 任中志 +16262657969;张家瑞 +16265415832;童文杰,13575904952;或后面的发言人马永涛联系,归队,共商换届选举大计。敬请人权观察成员相互转告,也敬请各界同仁帮助寻找,联系。谢谢。

今天所面临的打压和困难,并没有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明天人权必彰的光明前景更在我们的意料之中。中国人权观察的使命永不会改变,我们的担当永不会改变,我们的坚守永不会改变!在此也热忱欢迎有志于推动人权进步的朋友们与我们并肩而行,殷切希望各界精英莅临考察、指导。

中国人权观察(注册中)秘书长:刘兴联
电话13178985270

发言人:马永涛
电话:+31 6 85 39 71 91

2017.09.16

`

2017年8月13日星期日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强烈抗议中共当局迫害民主党人杨天水

中国民主党人杨天水,江苏人,本名杨同彦。1989年参与天安门民主运动, 1990年成立“中华民主联盟”,被当局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重判10年;20005月出狱后,筹组中国民主党苏皖党部,2006516日,被江苏省镇江市法院重判12年,刑期至20171223日。

2017812,扬天水的家人突然被通知办理保外就医。据悉扬天水两日前查出脑瘤,病情严重。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认为,这是中共继刘晓波先生被谋杀后,又一起对中国民主人士的谋杀阴谋。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强烈抗议中共当局对我党党员杨天水的迫害。

扬天水前后被囚禁近二十二年,据悉他一直患有多种疾病,包括结核性胸膜炎,结核性肠炎,糖尿病,关节炎、高血压 等,但多次申请保外就医均遭当局拒绝。这次被允许保外就医,距离出狱时间还有四个月。

本党顾问徐文立先生在杨天水姐姐出处获得消息,发出告急后,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立即设法与杨天水的家属取得联系,希望能在杨天水保外就医后,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但是一直无果。海外委员会将继续联络家属,并向欧盟提出呼吁,要求欧盟对中共当局施加影响,让扬天水尽快获得当下最好的治疗,挽回生命。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
主席 王有才
执行主席 陈忠和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三日

2017年7月11日星期二

“709事件”二周年祭文

文:潘露

1.何谓“709事件”?

即中国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或称中国大陆709扩大抓捕“维权律师”事件,亦有称709事件,是指20157月上旬,上百位中国大陆的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及律师和维权人士之亲属,突然遭到公安当局大规模逮捕、传唤、刑事拘留的事件,部份人士则下落不明。被刑拘、带走、失联、约谈、传唤、或短期限制人身自由,涉及省份多达23个。依“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网站公布的讯息,截至201591818:00,至少有286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家属被拘留/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限制出境。(以上来源于维基百科)

2.为何我写的是一篇祭文?

因为以“709事件”标志着中国大陆法治全面倒退甚至完全消亡。此事件后,“习王”维稳体制在“依法治国”画皮下的不再伪装,完全暴露出共产党极权体制穷途末路的极度恐慌,以狗急跳墙和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消灭(包括精神上和肉体上)中国大陆当下最具反抗精神的群体——人权律师团队。

于是鄙人可以预见:根据共产党政权自我膨胀的一贯特性,酋首习近平在开完其十九次党代会后,要继续用血腥镇压和内部倾轧(通过所谓党内反腐)来恐吓任何反对意见。并通过加强互联网信息封锁继续降低大众理性,带来社会舆论和言论自由的普遍倒退。在此暴君执政10年后,会出现了高压体制下的秩序井然和“斯德哥尔摩效应”,为中共最后一次运作中国大陆社会的反智反文明的极右运动奠定基础。

所以,“709”后法律已死,故此为祭文。

3.为何中共要针对人权律师下次毒手?

中国的人权律师团体,不但处于自然法的正义面,他们一直捍卫法治精神、社会正义和基本人权,而且自强不息、严于律己,追求真理传播智慧,破坏了极权中共的“愚民大计”和维稳体制,成了中国共产党政府理所当然的对立面。要知道,在“709事件”之前,该团体在防止中国大陆社会底线洞穿的同时也在捍卫中共自己在文革后建立的脆弱法治根基。
4.国安、国保和秘密警察为何无视人权痛下杀手?

在极权政治的堡垒中,国安、国保和秘密警察在“政治正确”和“升官发财”利益驱使下,在自身失去灵魂和遭受奴役的同时,充当了这个邪恶政权对内镇压和全面维稳的暴力资源,成为专制和恶政最广泛的群众基础。所以,当主子有令时,他们会一眼不眨地去杀戮,充当专制的凶恶鹰犬,是最下作、最凶残的打手。当然,当极权体制本身出现危机时,他们会首先被主子抛出来救场。卸磨杀驴、过河拆桥等伎俩上中共长期以来装的一手好逼。

5.709事件”的本质是政治迫害和社会控制

窃以为2015年“709事件”的本质是共产党通过极权政治运动的形式,对社会特殊群体——人权律师团体进行系统的、全面的政治迫害,以达到他们继续全面控制中国社会和恐吓掠夺中国民众的目的。

此事件与40年前发生在红色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一样,是一场毁灭法治文化的反文明行动,以支持其反智愚民的真实意图。我相信运作“709事件”在当下严重分裂的中共高层中取得了高度一致,他们也收到了屈打成招的顺畅效果。但是,这无疑是在透支中共在80年代“小阳春时代”仅存的法治资源和整个政权的合法性。

6.为何“709事件”会载入史册?

“习王共产党体制”在极权主义的逻辑框架中,是把“维稳”和“愚民”工作放在国家与人民对立关系的大局中来对待的,一切大众的法治和文化资源都成了干扰和破坏共产党一党专制的因素,必须予以整体性打击。所以,2015年“709事件”会成为一个方向标,标志着窒息全社会的思想和舆论管制才刚刚开始,而且随着极权体制的系统性危机的升级而不断收紧。这是中国共产党专制灭绝性特征的一个重要标志。

由于当下维稳体制的特殊性,通过“709事件”,可以清晰的看到“习王”所倡的社会主义“法治”无疑是一种掩耳盗铃的愚人游戏。我们还可以清楚的看到,在共产党政权的最后阶段,专制主义特征还是产生了严重的变形和变态,暴力酷刑的泛滥和对人权肆无忌惮的践踏彻底体现了共产党的嗜血本质。在最后时刻的苟延残喘之际,它们具体表现为共产极权主义在人类世界灭亡之前的歇斯底里的疯狂!

所以,我认为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在70年之间的所作所为,包括此次“709事件”以及“人权律师家属援助团”将永远载入史册,成为人类文明的永久性伤疤,成这颗蓝色星球发生过的最耻辱事件,令所有人类的子孙后代所唾弃所警惕,共产党你们注定遗臭万年!

`

2017年7月10日星期一

杭州公民陈美佳案件通报



被迫害致残的陈美佳

近期,浙江杭州陈美佳二审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三个月。该判决比一审减轻一年,一审是三年二个月。辩护律师纪中久肯定二审法官的良知,但仍然认为这个判决是对长期上访公民的报复性判决。寻衅滋事罪被滥用于上访群体,公民人权被侵犯的情况大量存在。


陈美佳于201512月到乌镇,因期间举办互联网大会,当即被抓捕。后经几次拘留处罚,又接着逮捕知道判刑。这是明显的一事多处,打了又罚罚了再打又打又罚。“杭州当局如此赤裸裸地强奸共产党的法律”。懂法的民众无可奈何地说。







2017年7月6日星期四

山东单县政府当局欺老害幼抓捕妇孺

紧急呼吁:

山东省单县赵土楼村村民付正兰78岁携儿媳杜玉秋43岁,生活不能自理的脑瘫儿赵旗10 岁,来北京向上级领导反应山东单县公安局法制科长马艳昌以权谋私,滥用职权图财害命。201775日被当地政府强行带回去, 201776日也就是今天将杜玉秋拘留,把年近8旬的付正兰和生活不能自理的脑瘫患儿赵旗,这一老一少送到单县赵土楼老年公寓。 年老多病的付正兰和身患残疾证孙子坚持不下车,现在僵持中!!拜求呼吁!!!

七一江苏无锡维权人士丁红芬管英宝遭到截访者抓捕殴打



中国人权观察员获悉江苏无锡维权人士丁红芬、管英宝在首都北京遭到地方截访人员非法抓捕限制人身自由等违法犯罪行为.立刻联系了当事人,了解事件发生的全过程。

我叫丁红芬   女,电话13771116727,住: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太湖街道(东绛)锡南路106号。

我叫管英宝   女, 手机号:13706184744,住: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湖景社区管社山家园151003室。

控告施害者:无锡市信访局驻京办事处负责人:朱新春(手机13683119169),殷建国(手13961805544)雇佣东北人绑架、殴打访民,抢劫访民钱财,限制访民人身自由。

驻京办地点:北京丰台区京华饭店

丁红芬:案发经过是这样的:20177115点不到,我和管英宝在久敬庄被驻京办的人强行推进车牌苏B1733 警车上,1510分左右,警车开进丰台区京华饭店(永外西罗园南里68号)后门小区内,在朱新春和殷建国的指挥下,丁红芬和管英宝被5个东北人绑架上一辆车号为:京Q2UZ81   7座商务车上,这辆车开上小路,进了一个小区,再转进另一个小区内停下车,让我们交出手机,我们不肯交出,押车的东北人对我们说:这是你们领导说的,让你们交出手机,不准吃饭,他们三个人上来就抢,我们不交,三人就对我俩扇巴掌,抢去了手机和随身包裹,腿压在我们身上,对我们搜身。这时上车来了一高大的年轻打手,他自己说,我是王八蛋,你们领导来叫我教训你们的,上去就打管英宝三巴掌,大吼,你们不能讲话,不能睡觉,驾驶员对着打手喊,打中间戴眼镜的女人(指的丁红芬),打手把我的眼镜也抢去了。

这辆车在小区内停了约40分钟后上了京沪高速,我刚刚眯上眼睛,一个女的上来就踢我一脚,接着一拳,打在我的眼睛上,左眼睛立即看不见,东北女人喊不准睡觉,不准睡觉,拳头雨点般的打在我的头部,脸上和嘴上,三个人交叉着对我和管英宝二人踢打,东北女还用烟头烫我。我手臂,头部,脚部,嘴巴打肿,腰部有伤。管英宝右手臂打肿。为了防止我们逃脱,不准我们下车上厕所和吃饭。车上放着一个塑料桶,大小便只能在塑料桶里面进行。

我不能忍受侮辱,我要活命,与其让他们打死,不如自己还手反击,车在高速上摇晃,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他们几个人中间有人喊住手,不要打了,要翻车了,他们这才停止了对我的殴打。

五个东北人把丁红芬和管英宝二个人质交给了无锡地方政府,换了钱回去了,管英宝被东北人限制人身自由17个小时,丁红芬18个小时。

我们访民就这样成了驻京办的利益链,成了他们的摇钱树!

为了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我们已向国家信访局、江苏省信访局;无锡市信访局、滨湖区信访局、国家政法委、江苏省政法委、无锡市政法委、滨湖区政法委。用挂号信向各部门寄出。


控告人:丁红芬,管英宝

201775

`

审案十年无结果,天津郑建慧起诉最高法院



 


201773,天津郑建慧前去北京高级法院递交诉状,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和天津高级法院(两个共同被告)。

郑建慧的儿子尹航于1999年因校园暴力致精神残疾。法院审理认定被告全责的。但却是在原告“待诊”的情况下一次性结案。致原告没有后期治疗费。

法定代理人郑建慧依照法律规定,以新的证据向最高法院申请再审,20061214日最高法院立案。但至今已有十年没有审理结果。

十年来,郑建慧奔波于天津、北京,也就是天津高院和最高法院之间。最高法院接待人员说:“案件发回天津重审”。天津高院说:“没收到其相关通知”。并开出证明信一张。这皮球一踢就是十年。现在郑建慧的儿子仍在天津安定医院住院治疗。并欠下巨额医疗费。这没有尽头的马拉松,案件久拖不决!无奈郑建慧一纸诉状把最高法院和天津高院告上法庭。








2017年7月4日星期二

河北定州千余村民要求严惩校园暴力,官方追查组织者



629,河北省定州市丁村中学在校生张佳磊被多名学生殴打后,因校方称对此不负任何责任遭数百学生家长拉横幅抗议,目前千余村民及学生家长签名要集体上告,并由6名村民代表出面进行交涉。

接受千余村民委托的定州市子位镇东内堡村村民丁灵欣表示,目前被伤害学生家属不知什么原因已不在参与此事。但村民认为这已经不在是她一家的事情,而是全村的事,这关系到全村孩子的未来,为了让孩子们有个安全的学习环境,今天下午他和几个好友参加了签名联署活动。签名现场设在村委会门前,仅今天下午就有1000多名村民签名。在外地打工村民听说后也纷纷表示支持,自愿承担村民们的饮食费用。

而在签名现场,有政府派出人员向签名群众了解此次签名活动的组织者是谁,村民统一答复,没有组织者,是自发行为。
此外,本网了解到,村民代表丁灵欣已被当教师的好友和亲属多次电话质询。认为他是该事件的组织者,明确提出不要他参与该事件。称,这事跟他没关系,他有什么要求,想达到什么目的可以提出来。

丁灵欣严正表态:“是没关系,我家孩子都在外地读书,但是为了东内堡村的孩子们有一个安全的学习环境,这事我不能不管。”并告诉训教他的姐夫:“你也是校长,要是事情发生在你那我一样管,希望你管好学校。”

他同时也在定州市教育局、公安局及镇政府人员在场的情况下指出:“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也负有教孩子们怎么做人的责任,你们不能教一群社会渣子出来,并要求对打架的学生进行严惩。”

即便如此,他这种公益行为还是不被别有用心的人所接受。到目前为止,已有多人给他带话,政府已经开始调查,要对该事件的组组织者动手。

据悉,丁村中学校园暴力事件存在多年,629,在校生张佳磊被打后村民们意识到不制止校园暴力孩子们将面临无法上学,为此数百村民到学校拉横幅讨说法未果。事后张佳磊家属不在出面主张此事,但村民们认为这关系到全村孩子的未来,故村民自发行动起来,决定为督促整顿校园暴力采取相应措施。


`

2017年6月27日星期二

沈阳维权人士看望刘晓波,医院方:查无此人




2017627大早,辽宁省沈阳市的2位维权人士宋合义和郑桂荣来到了中国医科大学附属一医院,欲看望身患肝癌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08宪章》的作者刘晓波。可是他们查遍了这个医院,就是没有找到这个病人。开始院方说,有这个人,但是已经出院了。后来又说:叫刘晓波这个名字的患者很多,不知道是哪一个?后来再一查,所有叫“刘晓波”的患者都已经出院。2位维权人士在该医院折腾了大半天,最后没有找到需要看望的病人。

另外,全国各地有很多朋友希望联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以便询问病情及表示慰问。






2017年6月15日星期四

赵利春被医院不负责任的医疗事故致残


近日中国人权观察员接到吉林省长春市维权人士赵利春的来电,她哭诉道:三十多年前,因军队医院不负责任的手术造成的严重医疗事故,导致她成了残疾人,使她失去了行走的能力,基本生活不能自理,因军队医疗事故医院不肯赔偿给付治疗费用,所以造成她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

以下是观察员向赵利春了解了事件发生的过程和上访维权经历:

我叫赵利春,是吉林省长春市人。

198617岁正值吉林省重点高中身体健康在校学生,为了高考做一名外语翻译的理想、为了美观,到已经对地方开放的沈阳军区下属的解放军461医院正常交费办理住院手续后做o型腿矫型手术,461医院的军医在进行了所有的检查后确定了手术方案及手术日期。

由于461医院的主治军医在手术中严重不负责任,造成腿部神经损伤等等,手术失败,使我变成了残疾人、病人。

面对手术的失败,我痛不欲生,作为一个尚未成年的花季少女 : 我的青春被变成在医院的病床上治疗、我的学业被迫终止并与高考永远错过、我的努力学习及优异的成绩被变成回忆并人为归零、我的年少时的理想被化成泡影、我的爱情被不知为何物、我的人生被彻底颠覆!我的妈妈因需要在医院护理我住院治疗而失去原有的工作、我的爸爸因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惊天的打击后病倒不久即含泪离开人世,我和妈妈在医院住院治疗并相依为命…… 军队医院口口声声说对手术的失败要负全责。可461医院在2012年告知我“我的住院病历丢失了”、2014年告知我“所有的病历资料都丢失了”,沈阳军区联勤部至今不出具关于我的住院病历是如何消失的调查结论!

2013117461医院在没有病历的情况下采取欺骗我的手段违法操作非法违规会诊并给我造成二次伤害——腰椎损伤(吉林省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因果关系司法鉴定报告),沈阳军区联勤卫生部主官表示对这起非法会诊进行调查却至今不出具承诺的调查报告及结论,腰伤没人负责,至今没有得到有效治疗!总后勤部于20145月答复我“1、沈阳军区对会诊的调查工作应该在三个月內结束。2、你反映的沈阳军区联勤部的问题归沈阳军区管,不归总后勤部管”,并开了一封介绍信让我返回沈阳军区。

20121224461医院给我写了一份对我的腿(461医院)已经没有治疗办法的病历。
20136月上海的国家级三甲医院开出左腿需要马上住院治疗的病历,军委信访局吴局长于201396给我开出从北京到上海的换票证明信派我及我的护理人员马上到上海问一下治疗所需总费用。可沈阳军区至今不落实军区联勤部。

2014928做出的全权负责上海住院治疗的决定,造成人为故意终止了治疗!视我这个受害者的生命健康为儿戏,人为故意剥夺我恢复健康的权利、造成我无法正常生存!

2015年沈阳军区L将军趁军队改革之机伪造政绩、变本加厉摧残我、打压我 :

1、(2014年因沈阳军区的联勤部、政治部、司令部互相推诿使我在三个部门之间坐着轮椅忍着腿伤、腰伤的痛苦疲于奔命,摆事实、讲道理,甚至还要被迫遭受无理打压、刁难、威胁恐吓等等身心受尽屈辱、折磨……迫使我在沈阳军区连续举报188个日日夜夜造成身体不堪重负百病缠身了: 糖尿病、甲状腺结节、血压心脏肾脏都病了,因我没有收入得不到有效治疗)在明明知道我这种百病缠身的身体状况下,沈阳军区联勤部居然在2015416派出了代表,有: 张新龙、张学武、邓宏林,宣布联勤部最终的一次性答复,却蛮横拒绝出具书面并逃之夭夭。

22015422在我要求沈阳军区联勤部依法出具最终的书面答复时,联勤部竟然派出了政治部副主任宋伟成(大校军衔)、现役军官吴锡安在朗朗乾坤下当我正打电话时强抢走我的手机、趁沈阳120急救中心急救人员在现场急救我时摔、强抢走我的轮椅,造成我血压急剧升高被120紧急送往急救中心抢救,整个联勤部对我置之不理、无人管我的死活。

3、因没人负担急救的所有费用,我已经根本就无力再继续做检查治疗,在经抢救苏醒后我的家人就用身体背着我离开了沈阳市急救中心……

4、我坐着一个沈阳好心的残疾人借给我的轮椅到沈阳军区政治部举报联勤部现役军官的所做所为,我书面提出请求,政治部先后派出军区信访办高文博干事、信访办主任孙群接待,竟然在201542742 8日与军区政治部(暨军区信访办)所在地的朱剪炉派出所的民警做出军警勾结的勾当,光天化日之下采用欺骗、暴力驱赶、辱骂威胁、恐吓等等非人手段逼迫我、摧残我、将我赶出沈阳军区逼到北京举报维权!

5、沈阳军区L将军在军改中伪造政绩,竟然利用其手中的特权在20151210的沈阳军区《前进报》第一版“坚决在任期內销掉陈年老账”公然造假,悍然践踏了我的人权,据传闻:他已经在2016年初进京到军委任职。带病提拔?让我这个受害者惊讶得目瞪口呆!

20155月起我坐着轮椅在北京举报维权期间经历酷暑严寒、顶着大雨、冒着大雪、风吹日晒、喝着凉水吸着雾霾、眼里流着泪心里滴着血,给军委主要首长及部门首长无数次邮寄挂号信、特快专递进行举报维权,回执都显示信件已被签收,可都如泥牛入海;循环往复奔波于军委信访局、总政治部、总后勤部、军委纪委等军队设置的各个部门,到国家信访局、中纪委等等中央设置的所有有关部门举报投诉,在大北京城的西城区、海淀区、东城区之间坐着轮椅周而复始,面见过上述部门的有关人员、面呈反映问题的材料及要求,也到军委派出的多个巡视组多次面见巡视组成员及领导陈述事实、面呈书面材料、证据,揭露沈阳军区联勤部利用军队改革造假、欺上瞒下、借机逃避应负的100%责任;求爷爷、告奶奶、寻求正义、公道,祈盼尽快得到治疗、不能剥夺我恢复健康的权利和治疗的机会,经历了部门之间推诿、扯皮、拖延,有些人员的漫不经心、嘲笑、讥讽、斥责、诋毁、打击,变相包庇纵容……最终军委信访局来访接待室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将我拒之门外(北京市厂桥派出所2016729出具了受案回执)。至此造成的现状就是:我举报沈阳军区的所有问题没人负责解决、没人监督处理,把我这个受害者、依法举报人强行拒之门外!谁给了他们公开为军队内嚣张跋扈的腐败分子提供庇护的权力?!

新军阀所有的行为致使我的身心被消耗得筋疲力尽,啃面包吃方便面露宿街头都分文不剩,浑身浮肿,伤腿及脚红肿得就像一个闪着亮光的大面包、皮肤仿佛要爆裂,我已经无路可走,只有把军队新军阀制造出来的这些问题举报到中央军委办公厅八一大楼的门口……不仅没有首长过问,还遭到北京警察没有法律依据的给我戴上手铐采取强制措施、强行抬上警车、抓到派出所,又没有法律依据的强行摘下手铐,我坐着轮椅依法举报维权却遭受到违法对待,哪里体现了依法治国?!

哪里体现了依法治军?!哪里体现了军纪严明?!哪里体现了依法行政?

那些制造出来一系列问题的军队的腐败高官、现役军官仍旧高高在上每天享受着高额的工资及待遇、在有空调的办公室毫发无损地利用手中的权力肆无忌惮地侵害着我这个坐着轮椅的举报人、受害者,而我这个没有一分钱收入的从一个健康人无辜被致残致病的坐着轮椅的受害者却要自己忍着伤病、承担着举报过程中产生的所有费用以及精神上、心里上的压力及折磨、煎熬,还要被当做维稳对象举步维艰、受尽人格、尊严的侮辱。天雷滚滚、天理何在?!

时至今日我的举报仍旧无人问津、伤腿没有得到任何治疗,生活没有任何保障。痛苦的非人经历让我这个坐着轮椅的残疾人深深体会到在生活中既要经历身体健康人所遇到的所有困扰,更要无辜承受身体伤痛、无法行动以及因伤腿失去感觉、不会动造成冷天怕冷易冻伤不能出门;热天怕晒不会排汗不会透气易溃烂不能出门;即使需要在不冷不热天出门也要包裹好伤腿怕外面公开环境下他人不故意的碰触、踩踏却因伤腿没有知觉自己感觉不到易造成无可挽回的严重后果……由此我每天都要忍受着太多太多用文字都无法描述的艰辛、困苦、磨难、无助及心灵上的煎熬。

健康的身体是一切幸福生活的基础和保障,我急需尽快得到应有的治疗、使病情不再恶化、身体能恢复到最好的状态,回归正常的社会生活中,身体力行去回报在困境中曾帮助过我的人们及给予他人以帮助,体现人生的价值,在此,我竭尽全力呐喊:

抛弃官僚特权、出面跟我讲理!! 铲除新军阀、直面真相!!

还给我恢复健康的权利!!!  还给我健康 !!!

还给我 !!!还给我做人的尊严!!!

军改中新军阀摧残的无辜被其致残致病的轮椅女:赵利春

电话: 13252642765



面对赵利春被一起不负责任的医疗事故造成的伤害,一个花季少女变成了残疾人,使她追求的理想化为泡影,没有人理解她的痛苦和无助,她的希望就是那个给她造成伤害的事故医院早日解决医疗费用,这个要求是合理合法的。

我们希望责任医院尽快兑现承诺拿出解决方案,让赵利春早日康复。

倪玉兰
2017614于北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