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8日星期三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沉痛悼念杨天水


惊悉我党重要干部杨天水先生已经逝世!

杨天水先生江蘇省泗陽縣人,1961412日出生,本名楊同彥。杨天水先生是中国知名異見作家、獨立筆會成員、中國民主黨蘇皖黨部籌組人。杨天水先生是在保外就医意期间去世的,2006516日,江蘇省鎮江市中級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12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刑期至20171223日;2017812日当局宣称,其於前一天突然被查出腦瘤,獄方通知家人為其盡快辦理保外就醫;其家人為其辦理出獄手續後,雖立即送往南京軍區總醫院希望救治,但該醫院卻稱因其病情嚴重不能收治,建議去上海華山醫院救治;之後家人儘管為其努力爭取在上海華山醫院掛上了急診並做了緊急手術處理,但依然於2017117日獲悉,其已在多日前撒手人寰。

杨天水先生是当代民主运动出类拔萃的先行者和领导者,他是被中共独裁政权杀害的,我们现在甚至不知道杨天水先生具体是哪一天、在什么情况下去世的,但是我们相信杨天水先生的精神将永存,将永远鼓舞着我们为中国的民主宪政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息。我们是杨天水先生的老乡、同胞、战友,我们今天挥泪沉痛悼念杨天水先生,希望先生一路走好,我们一定不忘埋葬共产主义这个幽灵的初心,不达中国实现民主宪政的目的,绝不罢休。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
主席 王有才
执行主席 陈忠和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七日

`


2017年10月21日星期六

旅泰华侨梁书耀的呼声

梁书耀,男,现年74岁。祖籍湖北省汉川市人。1985年梁先生从原郑州铁路局随州机务段退休。(现为武汉铁路局襄北机务段)。其2随州市铁路家属区有住房一套,供其余家人居住。1990年初,梁书耀因私(接受家产)旅居泰国至今。2004年梁先生原单位(随州机务段)在未经梁本人及其家属任何人签字同意的情况下,将所住房屋卖给他人居住。至今十多年间,梁先生在国内的家人多次向上级有关领导反映情况,索要住房,相关领导也承认当年处理有误(错)。但直至今日仍以种种借口和理由不予正确处理。家人至今仍然四处飘散,无家可归。

现如今,梁先生已经年老体弱,思乡心切。而他却陷入了了有国无家,有亲难见的尴尬境地。梁先生借本网向祖国呼吁:恳请相关各级领导氏实情、依国策给予正确的处理。梁书耀及家人万分感谢。

梁书耀
20171018

2017年10月10日星期二

滞泰难民在孤军墓纪念双十节


20171010,是中华民国成立106年的纪念日。遭受中共迫害的中国大陆政治难民梁山桥、周骏义、刘冰等在泰国北碧府桂河桥畔的孤军墓举办了简单的纪念仪式,庆祝中华民国成立106周年。

他们聆听着《中华民国国歌》、邓丽君的《中华民国颂》、《梅花》等歌曲,在孤军墓前的青天白日旗帜下合影留念。并且参加了孤军墓、华军碑的打扫劳动。周骏义代表沦陷区部分民众转交了捐赠给孤军墓的善款。


孤军墓和华军碑坐落在泰国北碧府(干乍那布里)的著名旅游景点桂河大桥的南岸。由旅泰华人(难民)梁山桥修建。主要是纪念二战时期在日军强迫参加建造桂河大桥和死亡铁路(缅泰铁路)牺牲的中国籍(华裔)战俘和劳工。这些战俘大多数是驻缅征战中国远征军的将士。泰国北碧府集中了二战时期各个国家的阵军人的纪念场馆。有盟军墓、战争纪念馆,甚至有日本军人的“慰灵”。它们都是由本国的政府出面(出资)建造。但唯独没有中国军人(华人)的纪念物。十几年前,梁山桥先生自费购买土地,自己动手建设,建成了孤军墓和华军碑。但一直疏于修葺和维护,几成荒废。近年来,由部分滞泰中国难民组成的义工,为2处纪念场地进行扩建、维护与改造。使其初具规模,稍有建树。但孤军墓建设任重道远,需海内外炎黄志士的无私奉献和支持。今天造访孤军墓的难民们做出了表率。






2017年9月25日星期一

珠海公安为同僚违法建筑抓人,伤残军人陈风强面临生死抉择


2017922晚上,被珠海市公安局金湾区分局跨区域从罗定暴力抓捕的伤残军人陈风强,及他的两个哥哥陈凤荣、陈凤明均于昨天中午获得了自由。但弟兄三人回金海岸华阳路509号楼房一看,黄琪耀已经突击把违法建筑的围墙砌了2米高,大型打桩机也已经进场。原来公安周五晚上抓人的目的,是为同僚杨红突击建造严重影响陈风强房屋采光权的违法建筑。

伤残军人陈风强在改革开放后退伍,凭着自己聪明勤劳及对政府的信任,投资政府招募的地股,于2004年和哥哥陈凤明一起,在金湾区黄金地段建造了金海岸华阳路509号八层半的楼房。然而没有法治的改革开放,即使你依法获取了财富,也很容易在强权下变成祸根。2006419日,依市政统一规划临街不得低于八层建造楼房,居然被珠海市金湾区城管以违法为由,硬生生拆除了五层半。为此,伤残军人陈风强上访十年,城管的不法行为没有得到追究,反而被以扰序寻滋的罪名构陷入监狱三次。

201767,珠海市公安局刑警预审科杨红的老公黄琪耀,坐着公安局的警车,带着大批警察与不明身份的人,在伤残军人陈风强和陈凤明位于金湾区金海岸华阳路509号楼房朝南面两米处,开始砌墙、打桩,要建高楼。
见如此严重影响采光权的违法建筑,陈凤荣、陈凤明兄弟先是阻止,遭到黄琪耀的雇佣人员的殴打后,在现场的伤残军人陈风强立即报警,而金湾区公安分局接警后先是不出警,出警后拒不查看黄琪耀的建房手续,继而还把陈凤明抓到辖区的金海岸派出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10多个小时,协助黄琪耀进行违法的突击施工。
陈氏兄弟无奈到珠海市规划局、建设局、国土局举报投诉,发现黄琪耀的手续早已经过期了达5年之久,在法律上根本不具有合法性。受雇黄琪耀的施工工程队,见黄琪耀仗势欺负伤残军人,也气愤地撤出了违法建筑的施工现场。

随着违法施工证据的出现和施工队的撤离,该起违法建筑行为本已告一段落,但金湾区公安分局又滥用职权乱作为,要替违法建筑行为人黄琪耀背书,于814送达莫名其妙的《鉴定意见通知书》,认定违章建筑行为人黄琪耀砖砌围墙损坏,称经鉴定为损失3469元人民币

到周五晚上,据说是金湾区公安分局长王传华下令,以调查毁坏公私财物为由陈氏兄弟三人抓到派出所。既然之前已经认定纠纷造成的损失不到5000元人民币,金湾区公安分局周五的抓人显然属于滥用职权行为!再从金湾区公安分局周五晚上动手,可以看出是精心计划的不法行动,因为周五晚上后实际进入了双休日,有权阻止违法建筑施工的行政机关都不上班,陈氏兄弟被抓在派出所,黄琪耀,杨红夫妇就可以抢建违法建筑了。而且最为关键的是,马上就是十九大了,公安这样做显然是在故意借十九大维稳,以权谋私进行打压。

城管的违法强拆超过十年了,至今还没有一个公正的说法,如今比城管更厉害、更无法无天的公安又来了!已经解甲归田多年的伤残军人陈风强说,要维护自己房屋的采光权,看来是离第四次牢狱之灾不远了。事实上,伤残军人陈风强为了自己的权利和尊严,也确实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了。

陈风强电话:18880490935.





2017年9月17日星期日

中国人权观察(注册中)文告(第39号)


按照《中国人权观察章程》,第一届理事会四年任期将满,应于2017年底进行换届选举。拟于201711月召开举办人成员大会,为此筹备选举具体工作。

四年来,由于大陆的人权状况不仅没有显著改善,反而在持续恶化,言论等自由日益收缩,我们的负责人和不少举办人都遭受拘捕打压,及其他如迁徙、通讯更换等原因,导致我们的一些举办人失去联系,特此召集失散的人权观察举办人,请与:张永宁13895186790 任中志 +16262657969;张家瑞 +16265415832;童文杰,13575904952;或后面的发言人马永涛联系,归队,共商换届选举大计。敬请人权观察成员相互转告,也敬请各界同仁帮助寻找,联系。谢谢。

今天所面临的打压和困难,并没有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明天人权必彰的光明前景更在我们的意料之中。中国人权观察的使命永不会改变,我们的担当永不会改变,我们的坚守永不会改变!在此也热忱欢迎有志于推动人权进步的朋友们与我们并肩而行,殷切希望各界精英莅临考察、指导。

中国人权观察(注册中)秘书长:刘兴联
电话13178985270

发言人:马永涛
电话:+31 6 85 39 71 91

2017.09.16

`

2017年8月13日星期日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强烈抗议中共当局迫害民主党人杨天水

中国民主党人杨天水,江苏人,本名杨同彦。1989年参与天安门民主运动, 1990年成立“中华民主联盟”,被当局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重判10年;20005月出狱后,筹组中国民主党苏皖党部,2006516日,被江苏省镇江市法院重判12年,刑期至20171223日。

2017812,扬天水的家人突然被通知办理保外就医。据悉扬天水两日前查出脑瘤,病情严重。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认为,这是中共继刘晓波先生被谋杀后,又一起对中国民主人士的谋杀阴谋。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强烈抗议中共当局对我党党员杨天水的迫害。

扬天水前后被囚禁近二十二年,据悉他一直患有多种疾病,包括结核性胸膜炎,结核性肠炎,糖尿病,关节炎、高血压 等,但多次申请保外就医均遭当局拒绝。这次被允许保外就医,距离出狱时间还有四个月。

本党顾问徐文立先生在杨天水姐姐出处获得消息,发出告急后,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立即设法与杨天水的家属取得联系,希望能在杨天水保外就医后,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但是一直无果。海外委员会将继续联络家属,并向欧盟提出呼吁,要求欧盟对中共当局施加影响,让扬天水尽快获得当下最好的治疗,挽回生命。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
主席 王有才
执行主席 陈忠和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三日

2017年7月11日星期二

“709事件”二周年祭文

文:潘露

1.何谓“709事件”?

即中国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或称中国大陆709扩大抓捕“维权律师”事件,亦有称709事件,是指20157月上旬,上百位中国大陆的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及律师和维权人士之亲属,突然遭到公安当局大规模逮捕、传唤、刑事拘留的事件,部份人士则下落不明。被刑拘、带走、失联、约谈、传唤、或短期限制人身自由,涉及省份多达23个。依“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网站公布的讯息,截至201591818:00,至少有286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家属被拘留/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限制出境。(以上来源于维基百科)

2.为何我写的是一篇祭文?

因为以“709事件”标志着中国大陆法治全面倒退甚至完全消亡。此事件后,“习王”维稳体制在“依法治国”画皮下的不再伪装,完全暴露出共产党极权体制穷途末路的极度恐慌,以狗急跳墙和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消灭(包括精神上和肉体上)中国大陆当下最具反抗精神的群体——人权律师团队。

于是鄙人可以预见:根据共产党政权自我膨胀的一贯特性,酋首习近平在开完其十九次党代会后,要继续用血腥镇压和内部倾轧(通过所谓党内反腐)来恐吓任何反对意见。并通过加强互联网信息封锁继续降低大众理性,带来社会舆论和言论自由的普遍倒退。在此暴君执政10年后,会出现了高压体制下的秩序井然和“斯德哥尔摩效应”,为中共最后一次运作中国大陆社会的反智反文明的极右运动奠定基础。

所以,“709”后法律已死,故此为祭文。

3.为何中共要针对人权律师下次毒手?

中国的人权律师团体,不但处于自然法的正义面,他们一直捍卫法治精神、社会正义和基本人权,而且自强不息、严于律己,追求真理传播智慧,破坏了极权中共的“愚民大计”和维稳体制,成了中国共产党政府理所当然的对立面。要知道,在“709事件”之前,该团体在防止中国大陆社会底线洞穿的同时也在捍卫中共自己在文革后建立的脆弱法治根基。
4.国安、国保和秘密警察为何无视人权痛下杀手?

在极权政治的堡垒中,国安、国保和秘密警察在“政治正确”和“升官发财”利益驱使下,在自身失去灵魂和遭受奴役的同时,充当了这个邪恶政权对内镇压和全面维稳的暴力资源,成为专制和恶政最广泛的群众基础。所以,当主子有令时,他们会一眼不眨地去杀戮,充当专制的凶恶鹰犬,是最下作、最凶残的打手。当然,当极权体制本身出现危机时,他们会首先被主子抛出来救场。卸磨杀驴、过河拆桥等伎俩上中共长期以来装的一手好逼。

5.709事件”的本质是政治迫害和社会控制

窃以为2015年“709事件”的本质是共产党通过极权政治运动的形式,对社会特殊群体——人权律师团体进行系统的、全面的政治迫害,以达到他们继续全面控制中国社会和恐吓掠夺中国民众的目的。

此事件与40年前发生在红色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一样,是一场毁灭法治文化的反文明行动,以支持其反智愚民的真实意图。我相信运作“709事件”在当下严重分裂的中共高层中取得了高度一致,他们也收到了屈打成招的顺畅效果。但是,这无疑是在透支中共在80年代“小阳春时代”仅存的法治资源和整个政权的合法性。

6.为何“709事件”会载入史册?

“习王共产党体制”在极权主义的逻辑框架中,是把“维稳”和“愚民”工作放在国家与人民对立关系的大局中来对待的,一切大众的法治和文化资源都成了干扰和破坏共产党一党专制的因素,必须予以整体性打击。所以,2015年“709事件”会成为一个方向标,标志着窒息全社会的思想和舆论管制才刚刚开始,而且随着极权体制的系统性危机的升级而不断收紧。这是中国共产党专制灭绝性特征的一个重要标志。

由于当下维稳体制的特殊性,通过“709事件”,可以清晰的看到“习王”所倡的社会主义“法治”无疑是一种掩耳盗铃的愚人游戏。我们还可以清楚的看到,在共产党政权的最后阶段,专制主义特征还是产生了严重的变形和变态,暴力酷刑的泛滥和对人权肆无忌惮的践踏彻底体现了共产党的嗜血本质。在最后时刻的苟延残喘之际,它们具体表现为共产极权主义在人类世界灭亡之前的歇斯底里的疯狂!

所以,我认为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在70年之间的所作所为,包括此次“709事件”以及“人权律师家属援助团”将永远载入史册,成为人类文明的永久性伤疤,成这颗蓝色星球发生过的最耻辱事件,令所有人类的子孙后代所唾弃所警惕,共产党你们注定遗臭万年!

`

2017年7月10日星期一

杭州公民陈美佳案件通报



被迫害致残的陈美佳

近期,浙江杭州陈美佳二审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三个月。该判决比一审减轻一年,一审是三年二个月。辩护律师纪中久肯定二审法官的良知,但仍然认为这个判决是对长期上访公民的报复性判决。寻衅滋事罪被滥用于上访群体,公民人权被侵犯的情况大量存在。


陈美佳于201512月到乌镇,因期间举办互联网大会,当即被抓捕。后经几次拘留处罚,又接着逮捕知道判刑。这是明显的一事多处,打了又罚罚了再打又打又罚。“杭州当局如此赤裸裸地强奸共产党的法律”。懂法的民众无可奈何地说。







2017年7月6日星期四

山东单县政府当局欺老害幼抓捕妇孺

紧急呼吁:

山东省单县赵土楼村村民付正兰78岁携儿媳杜玉秋43岁,生活不能自理的脑瘫儿赵旗10 岁,来北京向上级领导反应山东单县公安局法制科长马艳昌以权谋私,滥用职权图财害命。201775日被当地政府强行带回去, 201776日也就是今天将杜玉秋拘留,把年近8旬的付正兰和生活不能自理的脑瘫患儿赵旗,这一老一少送到单县赵土楼老年公寓。 年老多病的付正兰和身患残疾证孙子坚持不下车,现在僵持中!!拜求呼吁!!!

七一江苏无锡维权人士丁红芬管英宝遭到截访者抓捕殴打



中国人权观察员获悉江苏无锡维权人士丁红芬、管英宝在首都北京遭到地方截访人员非法抓捕限制人身自由等违法犯罪行为.立刻联系了当事人,了解事件发生的全过程。

我叫丁红芬   女,电话13771116727,住: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太湖街道(东绛)锡南路106号。

我叫管英宝   女, 手机号:13706184744,住: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湖景社区管社山家园151003室。

控告施害者:无锡市信访局驻京办事处负责人:朱新春(手机13683119169),殷建国(手13961805544)雇佣东北人绑架、殴打访民,抢劫访民钱财,限制访民人身自由。

驻京办地点:北京丰台区京华饭店

丁红芬:案发经过是这样的:20177115点不到,我和管英宝在久敬庄被驻京办的人强行推进车牌苏B1733 警车上,1510分左右,警车开进丰台区京华饭店(永外西罗园南里68号)后门小区内,在朱新春和殷建国的指挥下,丁红芬和管英宝被5个东北人绑架上一辆车号为:京Q2UZ81   7座商务车上,这辆车开上小路,进了一个小区,再转进另一个小区内停下车,让我们交出手机,我们不肯交出,押车的东北人对我们说:这是你们领导说的,让你们交出手机,不准吃饭,他们三个人上来就抢,我们不交,三人就对我俩扇巴掌,抢去了手机和随身包裹,腿压在我们身上,对我们搜身。这时上车来了一高大的年轻打手,他自己说,我是王八蛋,你们领导来叫我教训你们的,上去就打管英宝三巴掌,大吼,你们不能讲话,不能睡觉,驾驶员对着打手喊,打中间戴眼镜的女人(指的丁红芬),打手把我的眼镜也抢去了。

这辆车在小区内停了约40分钟后上了京沪高速,我刚刚眯上眼睛,一个女的上来就踢我一脚,接着一拳,打在我的眼睛上,左眼睛立即看不见,东北女人喊不准睡觉,不准睡觉,拳头雨点般的打在我的头部,脸上和嘴上,三个人交叉着对我和管英宝二人踢打,东北女还用烟头烫我。我手臂,头部,脚部,嘴巴打肿,腰部有伤。管英宝右手臂打肿。为了防止我们逃脱,不准我们下车上厕所和吃饭。车上放着一个塑料桶,大小便只能在塑料桶里面进行。

我不能忍受侮辱,我要活命,与其让他们打死,不如自己还手反击,车在高速上摇晃,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他们几个人中间有人喊住手,不要打了,要翻车了,他们这才停止了对我的殴打。

五个东北人把丁红芬和管英宝二个人质交给了无锡地方政府,换了钱回去了,管英宝被东北人限制人身自由17个小时,丁红芬18个小时。

我们访民就这样成了驻京办的利益链,成了他们的摇钱树!

为了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我们已向国家信访局、江苏省信访局;无锡市信访局、滨湖区信访局、国家政法委、江苏省政法委、无锡市政法委、滨湖区政法委。用挂号信向各部门寄出。


控告人:丁红芬,管英宝

201775

`

审案十年无结果,天津郑建慧起诉最高法院



 


201773,天津郑建慧前去北京高级法院递交诉状,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和天津高级法院(两个共同被告)。

郑建慧的儿子尹航于1999年因校园暴力致精神残疾。法院审理认定被告全责的。但却是在原告“待诊”的情况下一次性结案。致原告没有后期治疗费。

法定代理人郑建慧依照法律规定,以新的证据向最高法院申请再审,20061214日最高法院立案。但至今已有十年没有审理结果。

十年来,郑建慧奔波于天津、北京,也就是天津高院和最高法院之间。最高法院接待人员说:“案件发回天津重审”。天津高院说:“没收到其相关通知”。并开出证明信一张。这皮球一踢就是十年。现在郑建慧的儿子仍在天津安定医院住院治疗。并欠下巨额医疗费。这没有尽头的马拉松,案件久拖不决!无奈郑建慧一纸诉状把最高法院和天津高院告上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