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2日星期一

广西律师覃永沛状告司法厅,索赔89.564亿元


行政起诉状

原告:覃永沛,男,汉族,1969912日生,现住南宁市西乡塘区友爱南路426楼,电话:13036818838 0771-3108588

被告:广西壮族自治区司法厅,法定代表人林金文,厅长,住所地南宁市青秀区星湖路北二里,电话:18907710699

案由:行政行为、行政赔偿纠纷

诉讼请求:1、请求确认被告于2018518日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书违法;

2、判令被告赔偿原告89.564亿元人民币;

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事实与理由:

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的行为不靠谱

一、原告于1993年通过律师资格考试合格,1994年取得司法部核发的律师资格证书,1995年依法取得律师执业证;被告20185182004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来注销原告的律师执业证,被告的行为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违背了法不溯及既往的基本原则.

二、原告1993年通过律师资格考试,原告用自己的实力已经证明了原告报名考试的时候的法律知识水平已经超过法律本科毕业生的水平(备注:爱因斯坦大学未毕业,但是他的知识水平被文明世界公认超过了历史上的任何博士后毕业生的水平);

三、鉴于被告涉嫌强奸法律的尊严,强迫、威胁解散原告合伙正常经营的广西百举鸣律师事务所并违法直接注销原告的律师执业证,被告以权代法的行政违法行为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精神伤害和经济损失,给整个法治社会造成了严重影响,性质特别恶劣;另外根据习近平主席的最高指示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已经于20125月开始搞依法治国,截止至今整个中国特色总共有8956.4万共产党员,而被告是由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绝对领导的,被告违法的后果应该由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全部党员来承担,按每个党员赔偿原告10元人民币计算,被告就需赔偿原告8.9564亿元,假若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说依法治国只是吹牛逼的,则被告把依法治国公然搞成宾阳假货,原告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原告有权向被告主张假一罚十,因此原告要求被告赔偿89.564亿元人民币给原告是有法律事实依据的,他们制订一部法律的成本绝对不仅只花100亿元人民币,他们公开破坏法律实施仅赔偿原告89亿元人民币并不高。

四、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也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八条 (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行政处罚 规定的行政处罚的种类,被告作出行政处理决定也必须符合行政处罚法的规定,而本案被告在作出该行政处理决定行为时直接剥夺了原告听证的权利,违反了法定程序。

五、原告认为,被告的工作人员律师管理处的韦晓处长、分管律师的副厅长杜恒年先生未必是好人,希望他们俩能够立即停止作恶,尽早选择做个好人,或者上帝会宽恕他们。

据说被告的法人文林金文 厅长读了九年博士,不知道林金文敢不敢出庭与原告对决一下,原告尊重一切守法的法律人,但是会把视法律为儿戏的掌控公权力的恶人当作是全民公敌。
原告再次提醒一下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林金文厅长注意:

你的后台未必靠谱,周永康为什么被抓捕,关键时刻他们就会牺牲你的!另外,只要他们还存在一天,即使被告驾驶八匹马来拉原告回去做律师,原告也绝对不答应,因为原告不可能去做汉奸律师!

特依法起诉,请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此致
南宁市铁路运输法院

起诉人:覃永沛
20181113

友情提醒:

12018年,山东律师祝圣武因言论而被山东省司法厅伙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直接吊销了律师执业证,祝圣武律师依法起诉山东省司法厅、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到人民法院,结果遇到一群司法流氓,他们拒绝接受或者受理祝圣武律师的起诉材料,说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甲天为首的法官恶意破坏法律实施,拒绝执行习近平主席的依法治国的最高指示;

22018年,北京律师程海、余文生被北京市司法局非法注销律师执业证,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寇昉为首的人民法官拒绝接受或者受理程海、余文生律师的起诉材料,程海、余文生又遇到了一窝的司法流氓;32018年,文东海、杨金柱律师因被湖南省司法厅伙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直接吊销了律师执业证,申请司法部复议,司法部超过2个月未有任何答复,文东海、杨金柱律师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到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寇昉为首的人民法官拒绝接受或者受理文东海、杨金柱律师的起诉材料,文东海、杨金柱又遇到了一窝的司法流氓。

本人不想与广西的法官为敌,但是如果你们也学以上的人民法官公开撕毁习近平主席依法治国的最高指示,则本博主必定会把整个广西法院的头目一律列为破坏法律实施的过街老鼠


2018年11月10日星期六

惊爆了!河南高院“黑监狱”曝光!


监狱本是经国家司法部批准设立的刑罚执行机关,专门用来关押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的犯人,而河南高院前院长张立勇在任期间却私设了一处专门秘密非法关押三级法院法官的处所,被法官们称为“黑监狱”。自20154月至2017年底,仅河南高院本院被非法秘密关押在此的法官就有李光、梁向阳、梁红照、赵洪涛、张彦峰、杨尔洲、苏春晓、毛毳、肖贺伟、王霄翔、薛玉清、谷登科等人。郑州中院执行法官张百勤、陈革、朱杰等人也均被关押于此。此外,还有全省三级法院的“涉嫌违纪”的其他法官、法官的家人、有关的律师、当事人等多人被关押,被带去配合调查的不计其数。随着张立勇任职届满,“黑监狱”也完成了它的使命而关停。

一、“黑监狱”概况

“黑监狱”位于郑州市枫杨路河南税务干部学校5号楼三层小楼的西半部分,从该楼的西南角开一小边门出入(附相关照片)。2015年,张立勇私自授权刘国松(时任省法院监察局局长,现已退休)、张伟(时任省法院监察局副局长,后被违规提拔为局长,现已被撤职)等人斥巨资将此省纪委已经废弃的办案点改建、装修,作为省法院的“双指”办案基地。工作人员包括从下级法院抽调的100余名干警冒充省纪委办案人员,从郑煤集团等单位招募的下岗职工、社会闲散人员50余人充当保安和看守,随意对全省大批法官进行关押。

二、“黑监狱”里的罪恶

(一)采取黑社会手段抓捕法官

第一、突然闯入办公室把正在正常工作的法官带走,事后不通知或者不及时通知家人;第二、有的法官及家人甚至被带上黑头套塞进车里带走,还以为遭到了绑架,极度恐惧;第三、不出具合法的 “双指”手续(向被带走的法官宣布其被省纪委调查,而出具的书面通知是加盖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监察局的部门印章,且不把通知交给被采取措施的当事法官及部门),有的甚至没有任何手续;第四、“涉嫌违纪”的法官被关押后,张立勇马上组织开会,宣布某法官被省纪委采取措施,接受调查,要求大家统一思想,不许妄议。

(二)采取刑讯逼供手段审讯法官

第一、采取饿罚。一顿一个小馒头,一点青菜,连稀饭也没有;一位干警,被关押100多天,进去时170斤,出来时瘦到120斤,平均两天瘦一斤;梁向阳进去时170多斤,出来时,竟然瘦到90斤,连路都走不成,转入看守所时,看守所拒收,生怕发生生命危险;张百勤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多种严重疾病,被折磨得多次靠打强心针挽救生命。第二、精神折磨从早晨6:00至晚上24:00连续18个小时的罚坐,一直让被调查干警坐在小方凳上,除了吃饭、上厕所可以短时离开方凳,让你腰酸背疼不能随便乱动。并且挠痒、上厕所都要事先喊报告和经过准许。大多数被调查干警屁股都坐烂了,疼痛难忍。O点到6:00点是睡觉时间,睡觉时,必须面朝上、双手放在枕头上,保持一个姿势,如果翻身就会被叫醒,让你保持好姿势。两个穿黑制服的保安(挂的胸牌均是加盖河南高院监察局印章),一个站在床头,一个站在床边,并不时制造响动,使人根本无法入睡。同时,还有二根约3米长的灯管照着你,光亮刺眼,实在是困得不行睡着了,又会因姿势不合要求,保安采取踢床板、拍手掌、拔胡子等方式叫醒。第三、羞辱人格尊严被调查期间,不让洗脸、洗脚、刷牙、洗澡、理发,长时间不让换洗衣服,让人失去做人的尊严。据看守所提供资料,梁红照从“黑监狱”移送到看守所时,披头散发,胡须垂至胸前,吓得看守所人员以为抓了一个“野人”;梁向阳被送至看守所,晚上睡觉时,每半个小时就会像受惊一样坐起来,大声哭喊,完全形同精神病人。第四、以家人相要挟在调查完干警之后,未发现有违法违纪事实,就以家人相威胁,让干警看家人坐审讯椅受审照片,以家里孩子为要挟,迫使被调查干警“自证自己有罪”,按照他们的要求写出他们想要的口供或者照抄他们事先拟好的口供、揭发材料。因黑监狱手段残忍恐怖,令人谈“黑”色变,毛骨悚然,致使听到信息即将“受审”的法官王军,难以承受心理压力,于20175月从河南高院十楼跳楼自杀。

此外,据被传唤到“黑监狱”接受调查的法官家属说,这里太可怕了,简直是人间地狱。早上由家人陪同送进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窗户用厚厚的布帘遮着,透不进一丝光线),一进去就让一直坐在很小的方凳上,还要保持坐姿,身边一左一右站两个穿黑制服的大汉看着你,对面坐着自称是省纪委一室专案组的办案人员。午饭和晚饭少得可怜,一个核桃般大小的馍,一小碗稀饭,一小盘咸菜,只让喝一点水;到晚上12:00后,才允许回家。在这长达十几个小时里,办案人员用威逼利诱、恐吓欺骗的语言,对被他们“请来配合调查的人”进行精神上的摧残,让家属揭发被调查的家人,以致这些家属从黑监狱回来后,一度出现神经错乱。如张百勤的妻子至今每每提到“黑监狱”受审的经历,仍忍不住泪流满面。曹卫平的姐姐曹爱平被“请”过去协助调查后,直到现在一提起“黑监狱”的事,就放声大哭。

三、“黑监狱”游离于法律法规之外,是省法院非法拘禁、滥用职权、招摇撞骗的直接罪证。

张立勇私设的“黑监狱”,从设到用,从秘密抓人到审人,再到非法拘禁人,每关押一个干警都是张立勇、刘国松、张伟等人精心密谋的结果,他们之间有着详细的分工和配合,这是有预谋、有组织的实施犯罪活动,他们已经涉嫌非法拘禁、滥用职权和招摇撞骗等违法犯罪。为什么称之为私设“黑监狱”?请看他们是如何违反法律法规的。

()、《人民法院监察工作条例》第二十条之规定经上一级人民法院监察部门批准,可以责令有违反纪律嫌疑的人员在指定的时间、地点就调查事项涉及的问题作出解释和说明,但不得对其实行拘禁或者变相拘禁。并且,采取措施时,应当制作监察通知书送达有关单位、部门和人员,并对有关财物开列清单。省法院监察局均不向被调查干警出具经上一级法院批准的文件,也不向被调查干警所在部门和家人送达监察通知书,这已经明显违法。本身是省法院监察局对自己干警进行的调查,张伟在把干警骗走时,均是谎称省纪委要对干警进行调查,招摇撞骗明显。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监察法》第二十条对“两指”的规定责令有违反行政纪律嫌疑的人员在指定的时间、地点就调查事项涉及的问题作出解释和说明,但是不得对其实行拘禁或者变相拘禁。

()、中央纪委监察部《关于纪检监察机关依法采用“两指”“两规”措施若干问题的通知》之规定: 1、不准使用司法手段,不准使用司法机关的办公、羁押场所和行政部门的收容遣送场所。2、不准修建用于采用“两指”“两规”措施的专门场所。3、严禁搞逼供、诱供,严禁体罚或者变相体罚,严禁打骂、侮辱人格和使用械具。

()、假借河南省纪委的名义乱抓乱审人

《人民法院监察工作条例》对于“双指”的使用有着严格、明确的程序规定,而省法院监察局在非法关押法官时,均没有任何违纪事实及证据,都是由张立勇授意,监察局局长刘国松密谋,副局长张伟具体实施,他们编造谎言,口头宣布是省纪委要查办案件,带人时,所谓的“省纪委工作人员”既不出示工作证、也不出示任何与省纪委有关的手续,而是秘密将人带走,完全没有按照“双指”的审批程序实施,存在“先指后批”或者根本不批的违法违规行为。

1、张立勇在最高院视察河南高院工作会议上向最高院领导介绍,河南高院有自己的“双指”基地。这与中纪委、监察部设立“双规和双指”基地调子明显不符,其行为凌驾于党中央之上。张立勇在省法院大会上公开说,李光等人是省纪委查办案件,但是李光等人却一直被非法拘禁在“黑监狱”中,系省法院监察局自审,其行为明显是公开欺骗省法院干警和故意制造紧张气氛,把全院干警蒙在鼓里。

2、“黑监狱”的办案人员秦枫、刘冰、刘海、宋国军、李震、李博、贾珺明、李金国、付子亮等人对被关押的法官及家属进行调查时,自称是省纪委一室专案组人员;省纪委究竟有没有这些人?若有,省纪委系负责查办“两规”案件,为何染指省法院的“双指”案件,又是谁授意的?有没有书面授权和报告?若无这些人,这些人是哪里人,奉谁之命?如果这些人员压根就不是省纪委的工作人员,省法院监察局这样办案,明显属于招摇撞骗。据可靠信息,这些人一个也不在省纪委一室的人员名单之列。

3、询问笔录证据。 询问笔录的信笺印的是“河南省纪检监察机关”字样,印章是“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监察局”,这也不符合公文行文加盖印鉴管理要求,明显属于造假,是恶意对被调查人员制造恐怖气氛。

种种迹象表明,“黑监狱”欺上瞒下,是省法院一家唱的“双簧”,唱的是彻头彻尾的违纪违法“黒戏”,是河南省高院张立勇和监察局所作所为,与省纪委无任何关系。对外宣称是省纪委办案,只不过是他们招摇撞骗的手段。

人民法院是司法公正的最后保障,张立勇又是掌管河南高院法律天平的最高长官,理应带头守法、秉公执法,决不应该做任何践踏法治之事。相反,他仰仗官大压人,胆大包天,目无国法,以权压法,以言代法,私设“黑监狱”,招摇撞骗,欺上瞒下,非法拘禁干警,打击迫害无辜法官,制造了一大批冤假错案。在20181月召开的河南省“两会”上,张立勇报告工作时提到:因违纪违法,五年来河南全省法院564人被查处,实则被调查人员达900多人。其中,很多法官都是以“莫须有”的名义被关押在“黑监狱”,而后又被秘密判刑的。张立勇之流干些违反党纪国法,让人民唾弃的事情,严重破坏法律和法治。这与习近平总书记所讲:“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党员要带头尊法学法守法用法,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绝不允许以言代法、以权压法、逐利违法、徇私枉法”之法治精神格格不入。此时,让我们想起李商隐的《明神》-明神司过岂令冤,暗室由来有祸门。莫为无人欺一物,他时须虑石能言。河南高院张立勇、刘国松、张伟及其私设的“黑监狱”必将受到法律和历史的审判。



纪念64入狱的占友超律师无法阅卷



范标文律师会见了纪念64入狱的占友超!历时四个月,并有广州市律师协会协调,2018117范标文律师终于会见到了涉嫌寻衅滋事罪和故意伤害罪(后来添加的)占友超。案件现处于审查起诉阶段,20181017第一次退回补充侦查,案卷现在办案单位,无法阅卷。

戈觉平通过律师申请法官回避


戈觉平通过他的辩护律师于201895日,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邮寄了书面回避申请,要求合议庭成员纪长波回避。201883日,合议庭在看守所提审戈觉平时,戈觉平已经当面口头向合议庭提出要求纪长波回避的申请,至今已超过一个月,但法院没有任何回应。

20077月戈觉平价值千万元的别墅被半夜偷偷拆毁,苏州虎丘区人民法院一审严重低估房产价值,千万元的别墅评估为19万余元,而对被告人丁建新仅以故意毁坏财产罪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缓刑三年。戈觉平不服,上诉到苏州中院。苏州中院未开庭审理,草草维持原判。
目前戈觉平仍在申诉当中,并对一、二审案件承办法官进行控告,其中就有苏州中院的纪长波。

戈觉平认为纪长波做为本次其本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件审判的合议庭成员,可能会打击报复,不能公正审理本案,故申请纪长波回避。戈觉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于2018416日起诉到苏州中院,目前还没有法院安排开庭的消息。


2018年11月8日星期四

上海进博会任迺俊徐佩玲等公民看望被软禁的孙洪琴遭到殴打


恐怖的2018.11.8

从本月3日起因上海进博会我被禁止在家,8 日开始允许我有适度的自由。于是我决定去看望一下另一位因禁博会被囚禁在中兴路1039号黑监狱的孙洪琴。因为听说她7号被囚禁期间曾送到医院抢救。

最近胆小如鼠的任迺俊,叫我如看管孙洪琴的人不让进千万别与看管吵架,解释我们是来劝孙吃饭的,如实在不让见孙,叫我把食品转交给孙就行。

于是我请任迺俊与我一起去,昨天中午我们到了囚禁孙洪琴的黑监狱,想不到两个看管者特别仁慈,没费任何口舌就让我们进去了。

任迺俊没有兴趣听我们讲话,就在边上一个床睡着了,可是只有我们老百姓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就在这个曾经发生举世闻名的杨佳惨案的街道派出所,昨天又发生了骇人听闻的奇迹,两个壮汉进门无故的抓住睡梦中的任迺俊就辱骂殴打,为首的竟然是黑监狱负责人,外号叫光头的中年男子。

任迺俊在床上被两个人按住手脚打的浑身伤痕累累,在挣扎中光头的眼角可能被任迺俊撞到了。

我立马报警并且劝光头别打任迺俊,我两次被光头摔倒。任迺俊叫我别管他,赶紧录像取证。
110
来了他们目睹了任迺俊的浑身伤痕,任迺俊向他们指控了两个人殴打他。可是110只带行凶的一个人光头与我们一起去芷江路派出所。

令人惊讶的是报警的我和被打者任迺俊却坐在有铁笼的囚车里,而打人者光头却坐在副驾驶位置继续说要整死打死任迺俊……
到了派出所光头不见了,我俩被关起来了,任迺俊责问打人者光头是谁,是公安还是街道政府的?一警察回答是我们里面的人。
任迺俊要求警察惩办凶手并开验伤单让自己去验伤治治,值班长看起来还不是颠倒黑白的人,他批评任迺俊不该去黑监狱和不应该躺在床上睡觉,任迺俊回答这不应该是打我们的理由。
后来有一小警察给我们做了笔录,任迺俊认为在当前的形势下这警察还不错,最起码他们没有参与了故意栽赃我们,笔录做的实事求事。

大约晚上八九点钟值班长找任迺俊谈话拒绝了任迺俊的验伤要求,说特殊时期特殊处理这是政治任务。要求任迺俊写一个下次不再过来的保证放任迺俊回家听候处理。

任迺俊写了保证,过后果然放了我们,有人认为警察不公平公正,不惩治凶手,不给任迺俊开验伤单。但任迺俊认为这两个警察在当前已经是很有良知的好警察了,这件意外事很明显就是冲着任迺俊来的,(任迺俊睡梦中莫名其妙的被打,而且事发后带我们走的不是一般警车是囚车)值班长与做笔录的小警察没有颠倒黑白,没有制造伪证把任迺俊送进监狱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任迺俊昨天受了伤吃了苦,还对这两人很感恩,希望这两位好人有好报,想想这也是当前中国社会的奇迹。

对光头与另一个年轻行凶者我们相信,法制健全之日就是他们被绳之以法之时。

徐佩玲

2018.11.9


律师的律师的律师要求会见情况通报


依旧不予会见;余文生律师案再次被徐州市检察院延期;我没有看到延期通知书。

117早上约10点前,谢阳律师、常伯阳律师、卢廷阁律师、许艳,到达徐州市看守所。

因一直不让辩护律师常伯阳、谢阳律师会见。起诉澎湃新闻的代理律师卢廷阁律师和我签了辩护律师的授权委托书,去要求会见。警号030919的警察,看了手续后不予卢廷阁律师会见。理由是已经有二个律师去会见。

三位律师拿出可以会见核实的法条给工作人员看,也不予律师去会见核实。努力再三,卢廷阁律师,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依旧不予会见。

卢廷阁律师然后拿出起诉澎湃新闻的民事代理委托,要求会见余文生本人签民事代理授权委托,徐州市看守所也没同意会见。见一下余文生只是民事委托签个字,也不涉及案件情况,为什么也不让见?

下午,律师和我到达徐州市检察院,查询余文生律师案件情况,因为不让律师阅卷,我想与余文生案办案检察官与公诉处处长见面,也没见到,所以案件内容不知道。只能问了问案件程序。检察院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查询后得知,余文生律师案件延期至1120日,让我1120日再查询。

这次,工作人员给我写了一个检察院电话,说到时打电话查询就行,不要再跑一次现场查,给我的感觉是,他们也发现我和律师这边为了得到一点点余文生案件情况,每次花数千元开支去徐州,他们有些不忍心了,所以给我留了个电话。对此心里还有点小温暖似的!

117,我也在徐州市看守所给余文生存了1000元钱。希望可以让余文生律师花钱。

在徐州市检察院,我们也向徐州市检察院工作人员说明,二个官派律师的委托手续是徐州市公安局转交的,也是在公安阶段签的,余文生律师是公安抓的,又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过,他都遭到什么情况?有没有酷刑或酷刑威胁下签订?不得而知。而且余文生律师在自由状态下时录过视频,不会解聘我请的辩护律师。

我和律师对之前余文生律师在公安阶段签的委托官派律师的行为,是否是余文生真实意思表示?是否在酷刑或酷刑威胁下签?表示怀疑。所以为了展示法律,公信力,请具有监督职责的徐州市检察院,在案件已经到达检察院阶段的现在,让余文生重新签委托官派律师的授权委托书,否则,之前的公安局阶段行为根本不可信!徐州市检察院工作人员没有回复。

最后感谢所有对余文生律师案件给予关注与帮助的大家,谢谢。

709家属许艳

2018.11.8

上海进博会期间维权访民遭到严格控制与拘禁


案件一:上海进博会期间很多微信群看到维权访民发出信息被关押,被拘禁等,有全国各地的访民到上海旅游遭到控制与遣返,上海访民发出紧急关注上海访民孙洪琴信息,进博会之前孙洪琴被政府部门关押在静安区中兴路1039号吉泰连锁酒店226房间,由于多日未进食物和水,房门被反锁钉死,打110电话和市政府热线都互相推诿无人管,因为多日不进食和恐惧,现在生命受到危险,打120急救中心电话也不理睬,人命关天的大事比不上一个无足轻重的鸟会,呼吁全社会正义人士关注

案件二;还有河北访民张翠磊发来信息:我是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张翠磊,因2005年遭遇中宏公司暴力拆迁,经法院两审胜诉,长安区法院执行局长李新革却不能依法执行,故意刁难,玩忽职守,不得已去到北京诉访,总算依法执行了判决书,已历时三年磨难,损失未得到分文赔付,却又遭到打击报复,201093日,我家赖以生存的服装店被政府强抢私有化(我夫妻当时被无端限制人身自由),历时又八年有余,无人问津,期间20131116日被河北石家庄长安分局,关青园街派出所后院用私刑,上老虎凳二十七小时无任何法律手续,逼迫我不准告领导,我们诉告无门,我夫妻虽时能被党委政府造假拘留或限制人身自由,警察打着执法旗号公然造假,法院不予立案怕丢饭碗,我们无权无势的平民百姓要任人宰割是个什么法制社会?法理公平在哪里?

案件三;紧急关注济南军区退休老领导陆叔叔

济南军区陆叔叔退休后回到了江苏常州老家居住,今年70岁了,身感不适,上海的老战友帮助在华山医院挂号,2018114号晚上9点夫妻2人在火车站被拦下,不允许坐火车,声称上海是敏感地方不能去为由被12个陌生人拦截,陆叔叔之前胃切除了3分之2,腰部动过手术,跟他们讲理讲不过硬要上车,拉扯中致使前胸后背伤口剧烈疼痛,连气带吓现在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3号楼4楼胃肠科73病床住院治疗。陆叔叔身为军区退休老干部穿了一辈子军服现在70岁了,难道身穿军装就不能坐火车吗?还是身穿军装不能坐火车去上海看病?陆叔叔妻子徐阿姨讲回家做饭有人跟踪她,在她家附近也有人跟踪,她很害怕,江苏的友人,战友们有时间的去照料看望一下陆叔叔,帮帮徐阿姨,给退休老军人些许精神上的安慰。

陆叔叔:13961229643,徐阿姨:15851926772 王丽珍2018117

案件四:特别关注:昨天傍晚上6点半左右,上海杨浦维权人士项文寅杜青艳夫妇在送往杨浦看守所前打出电话称:他俩4号下午在浦东陆家嘴行走时被截扣押,然后被杨浦长桥派出所留置一晚,现被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显然是对有上访人员身份的项文寅杜青艳夫妇打击报复行为。

2018年11月5日星期一

上海世博会期间所有快递被停运,不让寄快递


2018114上午,我打算将一个快递寄往上海。谁知上门取货的顺丰快递小哥告知,凡寄往上海的快递一概不受理。我问原因何在?快递小哥答道:说是上海要开一个什么博会……言罢,这位小哥道一声“sorrry”,便空手离去了。 

就为开一个会,整个上海的快递业务就必须冻结吗?

我想:这不太可能吧?

于是,我又拨通了申通快递的电话,不想对方的回答与顺丰完全一致。不甘心的我,立马又与中通快递通话,中通的回答是,117日以后,上海的快递业务可能重新启动。

为开一个会,就不让寄快递,太过分了吧?我暗忖。 不想刚才又得知,还是因这个什么博会,沪上几乎所有单位,包括幼儿园在内,本双休日(113号和4号)继续上班,休假调整至博会期间。为何如此呢?是意在减少路上人流,烘托城市的静谧和安逸,还是防范敌特分子混迹于革命群众之中? 谁知还有更厉害的,沪上有关部门通知,115号至10号,在这个博会的会展日期间,某酒店靠会展一侧大门全部封锁,禁止装卸货物和人员走动;南京东路地铁站还可能封闭。

尤其令人恐怖的是,某小区物业接有关部门通知后,告诫住户:113号至117号期间,靠会展场所一侧住户需全天关闭所有门窗,不要将头随意探出窗外,以防被狙击手击毙。 天啦,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干嘛呀?如今朗朗乾坤不是好端端的吗?为何弄得像恐怖袭击一样? 为了一个什么博会,强行扭曲社会运转轨迹,影响正常工作,干扰平头百姓生活……这说得通吗?就法理而言,这行为合法吗? 唉,我等吃瓜群众确实整不明白! 不过,我弄明白了的是:不让寄快递比之狙击手开枪,一点都不过分!


2018年11月4日星期日

请关注被刑留的知名维权行动活跃人士鲍乃刚!


鲍乃刚先生于2018102014时被湖北省京山市公安局以涉紫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目前关押在京山看守所。鲍乃刚先生是为争取中国的言论自由和司法正义的先锋人士,十余年间始终坚持在行使公民言论自由和围观行动的第一线,现在他不幸身陷图国,希望各地进步人土能仗义出手相助。鲍乃刚先生是一位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好公民,在部队服役多年,退伍后安置时却被人冒名顶替,不得不自谋生路。做生意期间,因关心国家社会公共利益,致力于增进民众福利和促进社会国家进步,在网络上发表批评时政的文章,被以煽动颠覆罪速捕,囚禁9个月后取保但商业因此严重受损。频遭坎坷并没有让鲍乃刚先生消沉,反而促使他砥砺前行,写作了大量妄议时事的段子,同时积极到全国各地参加各种公民维权围观上海、广东、武汉…..哪里有不平。鲍乃刚就出现在哪里,坚定不移地站在公民一边,维护人权,监督公权。因此,他 受到许多管制和威胁。地方当局对他实行全国跟踪式打压服务目的只为要把他限制在京山本地,不发文,不发声。鲍乃刚先生没有屈服于这些非法打压,因此曾几次短期丧失人身自由。鲍乃刚一方面是珍视自由,不甘于作地方维稳体制下的顺民,另一方面也是在本地找不到称心的工作,决定外出谋生。9月底,鲍乃刚和妻子到广东深山老林的矿山打工,未想竞遭蛮横驱逐。这次是到北京谋生,刚刚落湖,即遭京山市公安去人押回随即被刑事拘留。鲍乃刚先生长期自带路费食宿、不计利害无偿帮助每个他能帮到的困难人士,始终奔走于维权线,直面种种邪恶,为弱者伸张正义,为法治人权出力出汗出钱,但也因此在家庭经济上相当拮据。这样一个义人,现在身陷囹圄,但凡良心尚存者怎能袖手旁观?请社会各界人士伸出援手!拨打电话呼吁释放鲍乃刚!

专案组刘队长手机号码:13597982266
专案组组员刘勇手机号码:13908693580
宋河镇派出所唐所长手机号码:13607262055
维稳办主任手机号码:13997933933
宋河镇唐镇长手机号码:13707262299

刘家财


2018年11月2日星期五

因言获罪,浙江临海谢英科上推特被抓



 
浙江临海市青年谢英科,大田街道人,是个有思想的青年人,为人正直,因上推特被行政拘留10天,他是昨天被抓的,具体原因不详。希望朋友们关注。


林大刚供稿

2018年10月30日星期二

阚晓云情况通报


今天上午几人次先后送饭到圣玛登酒店613房,但是警察和街道维稳中心的官员就紧跟上,这样的情况我是不敢开门拿饭吃的,我让送饭的人通过五楼阳台传给我,逢源街维稳中心的官员不准许。我从25日晚餐后至今不敢开门去吃饭了。大家放心,房间里有电水壶煲水喝,我会尽量喝水保存体能,我不甘心被黑恶的逢源街道党工委书记周绮文弄死。如果我这次被弄死了,请大家帮我伸张正义,问责周绮文。

 阚晓云

10291430分于广州圣玛登酒店613

2018年10月29日星期一

青岛基督徒夫妻因进京维权 被地方法院无罪重判



今天中国人权观察员優雅获悉:青岛基督徒夫妻因进京维权,被地方法院重判的消息。观察员联系两位基督徒的女儿周梅了解此案的经过。  
周梅: 我是住山东青岛莱西市的周梅,1996年信主,按立长老。我父亲周迪先,1996年信主,老传道。母亲李瑞珍,1998年信主,老执事。

201211月,周家七口唯一赖以生存的近5亩口粮田,盛果期的大苹果树遭砍伐,房屋和家产毁于一旦。周家依法报警,莱西市公安不但没有履行法定职责,并称这是政府行为,我们管不了。

后来,我的一家被迫流落到北京。多年来有家不能回。

我父亲周迪先、母亲李瑞珍多次逐级如实向相关政府部门反映事实,但寻求解决无果。上访维权本来是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但地方官员却依仗权势违法镇压进京告御状的上访维权者。

20173539,我父母在北京,被青岛莱西市政府截访人员和莱西市公安局非法绑架强制押回青岛,被扣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关押。除了刑拘和速捕通知书之外,不给当事人家属、律师任何的法律文书。

我父母遭非法拘留长达一年半。今年116日莱西市法院一审,1011律师被莱西市法院拒绝介入,1026,我再次拨打电话问主审法官才得知,该法院已在1012作出枉法判决,我父亲周迪先被判两年另一个月,母亲李瑞珍被判刑两年另三个月重刑,均未通知家人,我电话询问方法官,他态度非常恶劣。目前二人均已上诉。

我今得知,父亲周迪先现在的身体状况很不好,具体程度不明,由于我父母多次被当地政府关进条件恶劣的黑监狱,已经造成严重的身体伤害,加上这次已被关押600多天。现在又被判重刑,我兄妹非常担心二老的身体健康状况。

我父亲周迪先曾被鉴定为三级残疾人,由于基督徒身份,残疾证被地方政府上缴,使他不但失去了所有的人道照顾,反而被冤判坐牢。

盼望主内弟兄姐妹为我父亲周迪先、母亲李瑞珍身体健康状况代祷并给予关注,也希望爱好和平公义的公民给予周家冤案给予关注,拨打电话询问。

 非常感谢您的关注!

女儿周梅:17710389782
儿子周杰:15092004280

主审法官:方希春 0532-83109339
青岛市政府:0532-85911577
莱西市政府电话: 0532-88405002

中国人权观察员優雅报道

2018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