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4日星期六

香港市民再次上街抗争,警察投放催泪弹,场面激烈









2019824星期六,香港市民再次走上街头,抗议送中条例。警察释放催泪弹,多人受伤。 
现场参加者表示,警察在人群多的地方发射催泪弹,民众到处躲闪。但仍然中招被呛。非常难受。

2019年8月22日星期四

吉林四平维权访民郭宏英二审驳回一切诉求维持原判


一个特殊的家庭一家四口有三口在监狱里,这就是吉林四平郭荫起的一家,儿子,女儿,老婆都在监狱里,儿子郭宏伟被判刑十三年,老婆80岁判刑六年,女儿又被判刑五年六个月,执行实刑五年,女儿,儿子都聘请了律师在上诉中。

20181017日由魏水平律师代理郭宏伟重审案件,魏律师代理后会见了郭宏伟,并且将郭宏伟的上诉材料上交到吉林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庭,从送达申诉至今快一年了,没有任何消息,申诉材料被石沉大海渺无音讯。

在郭宏伟与母亲同时被判刑入狱后,郭宏英从此走上了维权上访之路,在为母亲与哥哥呼吁维权的路上,当局无数次对郭宏英维权进行阻碍,长期对郭宏英进行监控跟踪威胁恐吓等各种手段对其进行打击报复,在2018-3-9日吉林四平当局对郭宏英进行了抓捕拘留以寻衅滋事罪,妨碍公务罪两罪并罚进行了一系列的构陷,在一审判决了寻衅滋事罪四年,妨碍公务罪一年六个月,两罪并罚一共五年六个月,执行实刑五年,在一审宣判后郭宏英不服判决,进行了二审申诉,二审没有进行开庭直接下达刑事裁定书,驳回上诉诉求,维持原判。

吉林四平当局一错再错,依法治国完全是欺骗老百姓的口号,一再制造冤假错案,继续迫害维权人士,对郭宏伟一家三口入狱的严重迫害。

郭宏伟一家三口入狱被受社会各界人权关注,尤其是郭宏伟身体不好患多种疾病,根本不符合关押条件,他的身体在那种恶劣的条件下是非常令人担忧的。

人权观察员强烈谴责吉林四平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郭宏伟一家三口属于无罪应当立即释放。

2019822
















2019年8月21日星期三

高龄老人向东城法院执行法官申请周转房




东城法院执行法官:  
我是杨乃久,今年80岁,住在东城区北长街101号私人住房。

我儿子孙晓今年56岁,患有重疾,生活不能自理。 我与儿子相依为命,靠我微薄的退休金度日。

去年,我的私人住房被列为拆迁范围。最近这几天法院通知我说:房子就要强拆了,法院每月给你补助1800元,你可以租房住。

这两天我到处找房子租住,根本就没有1800元就能租到的房子,最便宜的出租房也要在3千到4千元左右。我的退休金有限,只能勉强维持我和儿子的基本生活,房子我是租不起。

再有,我是高龄老人,我儿子又重病在身,没有人愿意把房子租给我母子。

请法官给我母子安排一套与我的拆迁房同等面积的周转房,附近要有医院,我儿子要随时准备送医院就医。

 谢谢!

杨乃久

2019818

2019年8月20日星期二

朱承志案庭审情况


作为家属,我旁听了今天在苏州市吴中区法院开庭审理的朱承志被指控寻衅滋事一案。庭从下午一点半开始到五点半结束。

对于法庭和公诉人的询问。朱承志均不予回答。朱承志说,我要看到的是把2018429日因我祭奠林昭过程中把我以寻衅滋事罪名囚禁至今的那些违法乱纪的人,把他们押上审判台来。在质证时对他发布的涉及说中国把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的人关进监狱的内容时,说2012年至13年,我有不少朋友都是因为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而被投进了监狱。针对公诉人指控朱承志发贴称苏州警察为土匪绑架构成攻击毁谤苏州市的公安机关,朱承志还讲了之前其在苏州林昭墓周边被便衣人员暴力抓捕及非法对待的过程以及之后投诉控告无门的情况。朱承志还说他自己在每年4月份29日到林岩山祭奠林昭已经连续10年了,他历来主张堂堂正正的、和平的祭奠林昭。

辩护律师张磊和吴绍平,从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国际公约、中国宪法所保障的公民言论表达自由,朱承志发布贴子内容是一种政治表达,公民有政治观点表达自由、朱承志没有编造和发布虚假信息等方面进行了无罪辩护。

朱承志进行了最后陈述,我凭记忆记录如下:

朱承志法庭最后陈述

今天我站在专制独裁的法庭的被告席上作最后陈述,面对这荒诞的审判,其法理的颠倒黑白和严重侵害人权的行为,我的律师朋友已经作了阐述,我不再重复。

辛亥革命推翻满清王朝已经百年有余。大清朝禁海,大天朝禁网,在科技高度发达的21世纪,我和我的同胞还要生活在高度封闭的网络防火墙内,实在令人悲哀。

今天的审判,也是对我和我的朋友们追求自由民主、反对独裁专制所作的不懈努力的一个肯定和表彰,我早已做好随时被独裁政权囚禁、审判的准备。所有的若难不能阻断我和我的朋友们对自由民主的追求。

我相信,距离把独裁者押上历史审判台接受普罗大众审判的日子不会太远了。糟老头朱承志一定会看到这一天的。

谢谢大家。我的陈述完毕。

朱承志妻子曾秋莲

2019820

2019年8月18日星期日

重庆市民营企业家李怀庆妻子包艳为夫呼吁呐喊


拘捕,查封,失踪,恐吓,威胁,逼迫……这一连串想也没想到的厄运,竟然在2018131日的下午,猝不及防地临到重庆市民营企业家李怀庆和家人以及员工的头上——民营企业家的命运难道是家破人亡”“兔死狐悲

我是李怀庆(生于1966年,现年53岁)的妻子包艳,我们一家三口原本有一个温馨甜蜜的小家庭,然而这一切在2018131日这个噩梦般的日子,化为乌有。

我的丈夫李怀庆,曾任重庆富华典当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我自己则在经营一家小服装店;我们一家虽说谈不上大富大贵,但由于赶上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好时机,再加上李怀庆多年来辛苦地打拼和努力,因此我们算是迈入了小康之家的大门,也很满足于今天的家庭生活状态。

我夫君李怀庆由于曾经当过兵,再加上骨子里素来急公好义悲天悯人,因此多年来不仅一直在资助他曾服役过的大凉山地区的贫困儿童,还帮助一些家境困难的昔日战友,同时也是随手公益的志愿者。在救助尘肺病工友的大爱清尘活动中,也长期有我夫君的身影。据不完全统计,多年来他前后捐资近30万元,没有期冀过任何回报,始终默默无闻地践行着一个企业家回报社会的初心并尽绵薄之力帮助弱势群体。

作为曾经的一名军人,我的夫君李怀庆怀有一颗拳拳报国之心,同时兼具家国情怀,也因此长期关心国计民生,关心法治建设。看到薄王曾经在重庆为害一方的后果,夫君因此常常告诫自己也告诫公司员工:要守法经营,要文明经商,要彼此间平等共事,不要利用在公司的权力和金钱去走歪门邪道或仗势欺人,而应该谨记前车之鉴,做一个坦坦荡荡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

可是,即便是集妻子眼中的好丈夫、儿子眼中的好爸爸、员工眼中的好老板、亲友眼中的好兄弟好哥们等好名声好口碑于一体的这么一个大好人,一夜间却成了重庆市警方眼中的恶人坏人。2018131日下午3时,我的夫君被重庆市警方以涉黑罪名抓捕,同时抓捕的还有我、李怀庆的大儿子(其前妻所生)以及8名员工(其中5名员工均已从公司离职,有的人离职或四年或两年不等)。当天,总共有11人被捕,其中包括一名在公司做保洁兼做饭的阿姨。

一想起去年131日的画面,至今我都会心有余悸噩梦连连——

那天,我正与公司的一名财务人员在一起说事情,突然闯进来十多名警察,我们要求对方出示证件,话音未落,财务人员(一位中年妇女)马上被几名男警抵压到墙上反铐起双手……

60个小时也就是经历了两天半的莫名其妙的拘禁以后,我才被没有拿出任何合情合理说法并赔礼道歉的警方释放回家。60个小时的拘禁和失去自由的经历,无疑是我这个从未遭遇过如此惊涛骇浪的柔弱女子有生以来第一次惊心动魄的经历。在60个小时里,我几乎未得到任何正常的休息,警方的审讯、威胁、恐吓、逼问,让我陷入极大地痛苦煎熬之中,同时我还深深担忧我的丈夫,担忧我的幼小的孩子,担忧被抓捕的公司员工……

虽然从“1.31”噩梦后我一直生活在惊惧惶恐惴惴不安之中,不过为了洗清我夫君的不白之冤,我还是想方设法为我的夫君依法聘请了律师,其他被捕人员的家属,也为他们在监牢中的亲人聘请了律师,我们自此走上了一条艰难的维权之路。

夫君李怀庆被关押在重庆江北区看守所,我聘请的律师先后多达 20余次提出去调访李怀庆均未得到批准,以至于2018 2月,律师不得不向重庆市江北区公安分局申递了紧急情况反映申请,然而36天过去了,江北区公安局置若罔闻,始终不给律师任何答复。

几天前,律师和我收到通知,李怀庆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将于2019822日上午10:30于重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中院第十五庭开庭审判。

作为李怀庆的妻子,就我所掌握的一些相关资讯,我认为有必要也是时候公诸于众了。

——2017年上半年,夫君曾提起过一位债务人想赖账的事。他说这个债务人赖账且不说,而且经常找到他胡搅蛮缠,还企图混淆视听,颠倒黑白。有一天,李怀庆忽然接到警察的通知,要他去接受询问调查(后来听说这就是民间形容的喝茶),说有人(即债务当事人)举报李怀庆涉黑”——用非法手段让其写下了欠条。对此,怀庆先是很惊讶,然后据理力争,并列举出一系列证人证据反驳了强迫签写欠条一说。事后,夫君向有关部门反映了有关警务人员不当介入民营经济纠纷的问题。

——20177月,重庆市江北区公安分局,突然连续约谈李怀庆两次,说发现他的微信号加入了一个名为环球实报的微信群。警方说群主是一位北京的叫刘鹏飞的科研人员,已经被以寻衅滋事罪抓捕。警方提出,让李怀庆在笔录中(据夫君说,笔录警方已提前预备妥当)承认对刘鹏飞的指控。对此违规违法违背良心道义的行为,夫君显而易见坚决不同意,因此他断然拒绝签字,并与办案人员爆发了激烈的言语冲突。

——2018424,一直以涉黑名义被拘押的李怀庆,他的律师突然接到通知说,李怀庆还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律师被告知,正因李怀庆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因此不得会见当事人。让人感到吊诡和不解的是:迄今为止,李怀庆被捕已经将近一年零八个月了,无论律师还是家属,未曾收到过一份此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通知书。

——20185月,有警察现身在我们的小儿子寄宿就读的小学,把我才十岁大的儿子拉出来讯问他父亲的情况,把孩子吓得哇哇直哭;事后很长一段时间,孩子都不想去学校上学,他说怕警察叔叔还要来把他拉走……

——20182月以来,警方就以打黑的名义,冻结并没收了李怀庆的公司、我本人及与此案完全无关的李怀庆姐姐的资产、账户,包括现金及房产等,总值上亿元。受此打击,公司被迫关门停业,进而严重影响我和孩子的正常生活,以致于我和孩子不得已靠举债度日。由于案件的影响和连累,我个人开的小服装店也难以为继,无法经营下去,我和孩子正在陷入越来越大的压力和困境当中。

作为一个阅历经历有限的家庭妇女,作为一个丈夫的妻子,我实在搞不明白我的夫君、我夫君的姐姐、我们的孩子和我,以及夫君公司的员工,究竟做错了什么?究竟犯了什么罪?错在哪里?罪在哪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不是明文规定要保护公民的财产权、物业权吗?也要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同时对于未成年人也有明确的法律保护规定。然而我们的儿子仅仅只有十岁,却受到身为执法者的警察公然地讯问和逼问,这不是罔顾法律吗?这不是知法犯法吗?即便李怀庆的罪名也似乎成了变形金刚,从2018131日的涉黑,摇身一变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不禁让人联想到数年前的薄王时代。那时候的重庆,由于薄王权倾朝野,因此他们一手遮天,不仅罔顾法律罔顾事实,还利用所谓的唱红打黑对重庆本地的民营企业家进行打黑。为此,他们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变着法子罗织各种各样的罪行”“罪名,将不少企业家丢入监牢甚至夺去性命,将他们的资产据为己有,给重庆本地的经济、民生等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即使时过境迁几年以后,许多重庆人一想起薄王联手荼毒重庆的那些年,依然心惊胆战、余悸不已。

薄王式的打黑,早已臭名昭著,遗臭万年,早已让广大公安干警及党员群众中的有识之士深恶痛绝,谁也不再希望看到薄王二恶联手荼毒重庆的景象再现重庆或任何地方。作为重庆人,我深爱我生长的这方土地;作为李怀庆的妻子,我深爱我的丈夫。我的丈夫李怀庆从去年131日被捕至今,已经与我和家人音讯隔绝596天!这596天,我不仅每一天在忧心忡忡、心急如焚、心如刀绞中度日如年,还每一天不得不为李怀庆找律师、送衣物被褥、送降压药等操劳奔波,同时还要安慰孩子,为孩子想方设法找亲友筹措学费;此外,为了生计,我还要打工挣钱养家糊口。

苦苦等待了一年零八个月,终于等来了我的夫君李怀庆即将开庭的日子(822日)。无论夫君的结局结果如何,作为他的妻子,我终于在三缄其口一年零八个月以后,第一次公开站出来向有关部门强烈呼吁:不要坐视个别为官不正、居心叵测之人假借扫黑除恶的名义挟私报复,不要罔顾事实和民心而不顾,不要让薄王时代公然践踏法治的恶行再次重演!

同时我也呼吁所有有良知有正义感的民众们将你们关注的目光投向李怀庆,投向822日上午10:30于重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中院第十五庭开庭审判的李怀庆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如果任何一个关心国计民生问题、热心公益、仗义执言、不作伪证的公民,动辄就被一些利用手中权力肆意妄为的执法者,以各种各样的口袋罪装进监狱的话,薄王时代的悲剧无疑会不断重复地上演,依法治国和二十四字核心价值观不过是一句口号标语和一张遮羞布而已。


2019819

2019年8月17日星期六

SAVE HONGKONG!香港大屠殺在即,救救香港!








山雨欲來風滿樓!
磨刀霍霍向豬羊!

CNN近距離拍到這些軍車,還有武警人員手持盾牌、警棍在體育館走動,顯示出北京對香港與國際社會傳達的訊息,就是只要北京一聲令下,這些部隊馬上就能進入香港

30萬武警集結深圳!現場視頻透露驚人信號!
10分鐘可達香港」 外媒拍到解放軍集結深圳



央視主播:「亂港暴徒是秋後的螞蚱,再折騰也是徒勞。」
央視主播:「堅決剔除這些,天怒人怨的老鼠屎。」
大陸央視用「老鼠屎」來痛批香港示威民眾。但美國國安顧問波頓警告大陸,別讓天安門事件,在香港重演。

國安顧問波頓:「因為美國的人記得天安門,他們也記得大陸政府,1989年的鎮壓,在香港重新製造出那樣的記憶,會是極大的錯誤。」

民陣稍早前宣布本週日將發起「8.18」大遊行,當天下午3時由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出發,遊行至中環遮打道行人專用區。據《香港01》報導,民陣今天(15日)表示,警方禁止民陣在當天舉行公眾遊行及在遮打道行人專用區的集會,只批准民陣在上午10時至晚上11時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集會。

團結起來,救救香港!

中國民主黨海外委員會主席王有才
中國民主黨海外委員會執行主席陳忠和

* 發表了“關於香港問題的嚴重聲明”
* 發起要求所有中國民主黨海外委員會黨員簽名,以實際行動支持“香港人發起的白宮聯署,指控港警為恐怖組織”。
* 呼籲中國政府遵守《中英聯合聲明》,維護一國兩制。
* 向國際法庭提交法案指控港警為恐怖組織。
* 致信英國政府,請英國政府以中國政府違反《中英聯合聲明》為由向國際法庭起訴中國政府。
* 致信荷蘭政府,要求他們關注香港問題!對中共施加壓力!
* 致信國際大赦,要求國際大赦致信林鄭月娥,譴責香港政府浪費公共資源和警察濫用暴力的行為,並呼籲港府停止鎮壓,盡快回應民間五大訴求。
 * 發起把1001為國殤日,在中國國慶七十週年之際舉行0全球反共大遊行

中國民主黨海外委員會



2019年8月16日星期五

重庆人权捍卫者崔斌的公开声明


我是重庆崔斌,2012年因好心帮助消防队救轻生的人被消防兵踩伤左膝半月板后因消防中队推诿责任得不到及时治疗和万州有关部门始终没有合理处理导致医疗事故并发症伤残二级而走上维权之路。

因奔走维权,2016515日被当地的黑社会不法人员毒打被砍断双手八根筋腱和砍断三根手指骨,全身多处被打伤砍伤...2018426日晚因关注声援709案和转发呼吁五月1日上街全民共振的帖子,在住所附近再次被黑社会吸毒人员暴打半小时之久,昏死过去,致使右耳鼓膜穿孔,颈椎损伤,重度脑震荡综合症。并数次被不明身份人员上门进行生命威胁...

至此本是一个因见义勇为的行为而受伤,不但没有得到及时医治,没有得到相关部门的讴歌和赞扬,反而被伤害、被打压、被恐吓,被廹害...却落个身残命不保...

2019215下午我被双河口派出所传唤到万州区国保支队,牟支队亲自审问我并做了笔录,签字扣押了我的一部手机,遭人身威胁并告知听候处理。

因再遭人身威胁,我崔斌特此声明:

1.我若还有属于自己的空间,不会自己消失,不会不与朋友联系,如果失联,一定是被强迫失踪...

2.我绝对不会自杀,如果有任何意外出现,一定是被红光消防中队的指导员军阀兵痞何伟联合公权力的警方强施的!

3.我本人精神正常,身残志坚,心态阳光,心向光明,若被精神病,被意外死亡,定是当地公权力所为。

特此声明

声明人:崔斌
2019.2.23


地址:重庆万州区龙都街道科龙路9D2单元106室,电话15223533336

2019年8月14日星期三

媒体人张贾龙被抓,家人呼吁营救



前知名媒体人张贾龙于812日夜晚被辖区派出所和维稳部门从家中带走,随后被以寻衅滋事罪刑拘,现关押于贵阳南明区看守所。张贾龙,原腾讯员工,80后,曾因被美国前国务卿克里接见提及刘晓波而遭腾讯开除工作,近年回到家乡贵阳生活,一直比较低调,新婚未久刚生下幼女。张太太电话:13985527203(转)

我是张贾龙的妻子,愿贾龙能够早日平安归来,愿真理可以得见人间。可怜的女儿时刻啼哭,等待着爸爸的抚慰。同时,感谢爱心各界人士的热情关怀,有了你们感觉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倍感能量涌动。


更新电话:18096000301

余文生律师案情况通报(2019年8月14日)






余文生59日被秘密开庭后,已过去3个多月,许艳812日、13日在徐州市维权记:

812,许艳在贾刚、吕动力、周梅等人士的陪同下,在徐州市,查询余文生律师案,已经被秘密开庭后超过3个月,现在是被秘密判决了?什么结果?还是继续延期了?有没有延期手续?也申请调查余文生律师是否被单独关押?如果是,要求从法律与人性化的角度出发,立即纠正与查处。

先到的官派律师事务所,这次非常意外的见到了官派律师,他回答:余文生被开庭了,以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开庭后已经进行了2次延期。我问延期到什么时候?他说他也不知道,让我去法院问法官。说他也没有延期通知书。

13日上午,去徐州市看守所给余文生律师,存了1000元钱。余额显示还是之前存的总数。

存钱后,想见驻所检察室检察人员,申请去调查,余文生律师是否一直被单独关押,门卫没有给打电话联系。

然后去徐州市检察院,对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开庭再次进行控告。申请检察院去徐州市看守所监督调查余文生律师是否一直被单独关押。现在身体与健康情况怎么样。有没有遭到酷刑。

13号下午,是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刘明伟法官,对外接待日。楼下警察先不让进,我说,我丈夫的案件已经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开庭,已经超期,一直不告诉我案件情况。上次我和辩护律师常伯阳律师,来查询案件,你们告诉,余文生律师的办案法官刘明伟法官,每周二下午,对外接待日,我这次特意赶来找刘明伟法官查询案件的,而且这是领导公开对外接待日,为什么不让进?后来让上楼了。

上楼在大厅被问后,才让到领导接待办公室。但是,遗憾的是,这个接待的年轻法官,说他不是刘明伟法官,说张庭长在开会。最后也就登记了表格,说汇报而结束,现场没有答复我,案件任何情况。指望回来后给答复,应该是不可能的,因为我这约一年8个月,约有几十次说之后答复,然后都没有得到答复。

我想请问,为什么不告诉案件情况?案件内容不告诉;连案件程序问题都不告诉;申请监督部门监督也没有回复;又不让辩护律师会见,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谁来保障?家属怎么办?

我要求,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及办案刘明伟法官,及其他办案人员,本着案件终身负责制原则,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法治,去依法办案,人性化办案,立即无罪释放余💪 文生律师。

最后感谢在徐州帮助吃饭的人士;感谢陪伴我的人为了节省成本,约凌晨3:50分,连夜赶回到北京。

请大家关注,谢谢。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2019.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