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31日星期五

鲍乃刚会见通报









20195.30日,湖北省京山市鲍乃刚被关223天。
鲍乃刚的辩护律师终于第一次会见到了鲍乃刚。之前已经有六人次的律师被拒绝会见。 
老鲍的案 件已经转到了京山市法院。起诉书指控鲍乃刚在推特,微信等自媒体发表言论,参与围观六个敏感案开庭,以构成寻衅滋事罪。老鲍认为这些言论和行为不是犯罪,拒绝认罪。

老鲍刚进去被其他关押犯人打和欺负过。

公安威胁要他认罪,现在检查院法院在给他做工作要他认罪重轻判处。

鲍乃刚目前身体状况还好,鲍乃刚感谢大家一直已来的支持和帮助。

感谢社会各界媒的关注!


(鲍乃刚妻子电话17362613915

2019年5月29日星期三

为母申冤——山东单县80岁的老嫲付正兰被刑拘



山东单县80岁的老嫲付正兰拖着病体,为给冤狱210天的儿子和18岁冤死的孙子,讨公道讨说法,4年来多次去北京告御状均无果,反而遭受打击报复,被非法拘禁,被刑拘。 
事实与理由:

201582719:40多赵景华从龙王庙自驾车回家,不幸将遭遇车祸死亡的马艳林,二次卷入车底,(第一肇事车逃逸),于是赵景华马上拨打110120/122报警并积极参与施救,然而这一明显意外的车祸事故,却被死者的弟弟,现任职单县公安局法制大队大队长的马艳昌,滥用职权,徇私枉法,利用职务之便,对积极报警施救的意外事故人,打击报复,苛责敛财。认真拜读一下:《菏泽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单县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菏公交认字(2015)第239号,不难看出该交通事故的认定的不规范,很明显,交警中队长张庆伟办的人情案关系案,交警张庆伟泯灭事实,将肇事逃逸车,与二次碾轧、守护现场、报警施救的赵景华认定为共同承担全部责任,而在事故协商期间交警张庆伟也说马艳昌多次出现在交警队事故科现场,马艳昌的嫂子(马艳林之妻)在处理该事故的交警张庆伟面前,对意外事故人狂喊:你不长眼,轧死的是公安局法制科长马艳昌的亲哥,他给你算不了完,他的法办你……”也是张庆伟控制局面给马艳林之妻递着眼神,赵景华出于对死者的歉意和同情,既要对死者做出补偿,又要面对身患重疾的17岁的儿子,银行的借贷和亲友及社会爱心人士的救助,已经让赵景华身心疲惫,万般无奈,赵景华又求亲告友又借了3万,及时送给死者家属,以求得谅解,后又通过单县法院交通事故庭按死者家属,起诉的数额进行了判决:肇事逃逸车主赔偿25万,两个保险公司共赔偿约21万,赵景华赔偿3万,民事赔偿结束,然而,肇事逃逸车主获得了死者家属谅解书,报警施救的赵景华因再拿不出钱赔偿却承担了7个月的有期徒刑,最终,在赵景华冤狱服刑期间,儿子无钱医治,又思念和担心狱中的父亲,含悲忍愤离开了人世,就这样18岁的英俊少年临终都没能见见日思夜想的父亲,身为父亲的赵景华对自己的爱儿至今心存愧疚,没能守护爱儿最后一程,贪婪的马艳昌是造成我们父子生离死别的罪魁祸首!依照第一肇事逃逸车主获得的死者家属的谅解书上注明的:蒋光超因交通肇事造成我们亲属马艳林死亡一案……”已经足以说明第一肇事逃逸车是致死马艳林的根本原因。多年来我们一家人曾逐级向单县交警队,单县北城政府、县公安局、县信访局、县监察委,市 信访局、市公安局、市交警队、市监察委员会、省信访局、省监察委员会、省公安厅及中央巡视组和中央各职能部门反映均无果,换来的却是打击报复被非法拘禁,被拘留,我妻子杜玉秋2017761227分别被非法拘留7天和10天(有北京市公安局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为证)现我年已8旬的老母亲又被非法刑拘,天理何在?公平正义何在?

我们依然相信党和政府能澄清事实真相!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还我们一个公道!还我冤屈多病的老母亲回家!

血泪 控诉人:赵景华 杜玉秋

联系电话:15305409078

秦永敏妻子赵素莉对生命的呼吁





20195.19日,.一直感觉不好的赵素利去武汉九医院化验血常规五项,结果血红蛋白仅有76。医生告知:已经属于中度贫血,一定要引起重视,去正规的医院专科治疗,如不引起重视后果不堪设想。 
自秦永敏出事,妻子赵素莉被牵连无辜关押3年后放出,至今一直生活在不自由状态。由于长达3年与外界完全隔离,现在依然与亲人、朋友分离,不得团聚,生活上得不到照顾,又无经济来源,身心都受到巨大的伤害。

这次检查是在极不舒服的状态下去的,医生建议去有血液科的专科医院。但目前秦永敏家处在拆迁阶段,一切手续都按正常手续走,最后却连过度费都拿不到,还提出各种苛刻条件,要秦永敏的判决书,委托信,身份证、音像视频、如果说是正常人也许算不了什么,但作为极为敏感的秦永敏的妻子赵素利来说就是在故意刁难。

赵素利长期被限制自由,不允许与任何人来往。在回来的一年多里,赵素利多次提到基本生存保障问题,他们一直推诿不予解决。赵素利现在每个月还的拖着有病的身体辗转千里去看秦,生活上的拮据与现实的刁难,弄得赵素利身心疲惫,痛不欲生,生活极度艰难。

2019.5.10.赵素利去潜江广华监狱去看秦永敏,由于身体极度艰难、恍惚,结果丢失了钱包,虽然里面有仅有几百块钱现金和身份证,然而,没有身份证就意味着她不能再见自己的丈夫秦永敏,终于万念俱灰的赵素利一病不起。

由于有病在身,出入不便,经济拮据赵素利于520日,在拆迁后临时居住地的辖区办理了异地身份证,本以为很快就能拿到新的身份证以便按时探监,但又被对方告知需要70天时间。

当她想到如今快节奏社会,身份证足可以快速办理却不能特事特办;想到在漫长的70天时间里,她不能去见她的爱人秦永敏(原定一月一次见面);想到本可以拿到的拆迁过度费又被种种借口搪塞;想到自己有病无钱医治,租房、吃饭都陷入困境等等。一个孤身在异地又饱受打击的弱女子赵素利,决定冒死呼吁社会上的好心人士给予道义上的帮助,祈求相关责任部门尽快解决赵素利生活、看病问题。

赵素利

2019.5.27

2019年5月28日星期二

【卢廷阁律师在会理法院被打事件】维权第26步(2019年5月28日)



——针对20171117非法取消开庭、搜查、殴打事件,向最高法院申诉国家赔偿。

526,我收到四川省高院的赔偿《决定书》(另行公开),结果当然不出所料,驳回申诉。只是这次法院的表现好象更拙劣一些,竟然故意的、明显的歪曲篡改了许多事实,想以此达到混淆视听,主导民意的目的。不过,还是被我一一揭露出来。其中,他们为了转移对我的指责方向,不得不承认:辩护律师有权携带电脑,公文包等工作物品进入法庭,虽是战术安排,不得已依法一下,但这种公开回应,还是值得肯定的。

不再多说,我与黎律师继续向最高法院申诉,看看他们的裁判和水平如何?

?:想了解事件真相和法律关系的网友,看申诉书即可。


附:《国家赔偿申诉书》











被吉林四平当局构陷判刑五年的郭宏英会见通报





吉林四平特殊一家三口入狱后被受社会关注,瘫痪的郭宏伟被以敲诈勒索罪判刑13年,80岁的母亲被寻衅滋事罪判刑6年,妹妹继续为母亲与哥哥伸冤同样遭到报复性打击,在2019430日已经宣判。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以妨碍公务罪判刑一年六个月,实施实刑5年。 
人权观察员:得到信息由河南麟格律师事务所姬来松律师代理了郭宏英女士被判刑五年的二婶代理。

今天上午2019-5-27,上午8点律师姬来松到看守所会见了被判刑的郭宏英女士,郭宏英女士向律师回报了她家的冤案情况,她是在当局有意设局构陷她的情况下,她被构陷涉嫌寻衅滋事的,这一切都是当局为了打击报复她们一家人而特定的家庭套餐一家三口入狱。

郭宏英不服吉林四平法院的判决在看守所已经提起上诉上交了上诉,今天律师又提交了律师代理写的上诉状,郭宏英目前精神状态很好,一直坚持自己无罪,对一家三口入狱套餐的构陷会坚强的坚持到最后的胜利。

律师从早上八点多会见到中午的11点多近三个多小时的律师会见,告诉她有很多朋友与媒体一直在关注他们一家三口的冤案,郭宏英向关心她们一家三口的朋友及媒体表示感谢!下午律师再次去了法院询问二审开庭安排的时间与该案件的法官是谁等一些情况,法院说案件已经到了我们二审这里,还没有安排法官是谁负责,等有安排了再通知律师。

人权观察员会一直跟踪报道关注郭宏伟与母亲及妹妹郭宏英一家三口的冤假错案,同时请各媒体及全世界人权组织关注!


刘珏帆:人权活动人士张宝成被抓


北京时间2019528日零时许,女儿接到张宝成用家里座机打出的电话,他又被抓了,正在抄家,警察说是涉枪。


张宝成不可能涉枪,我怀疑张宝成被抓与他推特转发有关即将来临的敏感日帖子有关。

2019年5月26日星期日

709家属“又搬家了”


http://upload.bx.tl/cgi/news/temp16/201905260520141.jpg
我家房东涨房租了,一下子就涨了1000块钱。难以承受之痛,只好另寻居所。

房子马上到期,所以,我们709四姐妹只能在山东五天,进行李文足千里寻夫第2的活动,周五晚从济南赶回了北京。

709家属经历的逼迁,现在想起来还惊心动魄!倒是我没有直接吃到逼迁的苦头,因为在石景山住的房子是梁小军律师的岳父岳母。尽管警察在半夜把梁律师和岳父叫到派出所威胁恐吓,梁律师岳父母顶着巨大的压力坚持不逼我搬家。他们替我挡住了逼迁!

去年,我秘密的在昌平给儿子找了一个幼儿园,也秘密的租了一处房子。后来发现,儿子的幼儿园没有被警察强迫开除儿子,于是,我就搬到了昌平流星花园。流星花园从一个没有安保的普通小区,逐步升级为保安措施严格的小区,记者来我家采访也越来越不方便了。正好我的租房合同到期了,房东大幅度提高了房租,我只好又搬家了。

我的家当很少,我把被褥衣服用床单包了3个大包袱,把锅碗瓢盆装了一个大箱子,开车运了几趟就算搬完了。

这几天忙得忘了上网,突然有朋友问我:听说你们被绑架了!

我赶快写出这些情况,向大家报平安,再一次感谢朋友的关心和支持。


李文足
2019
526

2019年5月24日星期五

特别关注:湖北武穴农行买断员工陈亚雄肠癌患者在北京维权遭到抓铺已经移交当地关押




人权观察员今天收到信息;陈亚雄刑事拘留通报,现向本群通报湖北武穴市农行陈亚雄近期到北京敏感地方乞讨维权,北京市公安局作出刑事拘留,现已经移交到湖北武穴公安局关押,已经在武穴看守所,等待法院判决。 
以上信息是同陈亚雄一起在北京维权的退伍军人发出来的,陈亚雄于2000年与单位解除劳动关系,因为农行没有把陈亚雄三年军龄计算到买断时的工龄中,这样就直接影响陈亚雄买断资金少三年的工龄钱,陈亚雄因此下岗后多次向银行反映此问题要求补上三年工龄,农行一直没有解决此问题,所以导致陈亚雄多次到北京维权,同时也多次遭到非法拘留,在陈亚雄的判决书上清楚的写到陈亚雄15次到北京上访,期间多次被北京市及湖北武穴市派出所行政处罚,行政拘留,刑事拘留等,201771日在北京维权被北京市公安局抓铺后移交湖北武穴市公安局,直到2018827日由湖北省黄刚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法院认为,被告人陈亚雄进京在敏感的时间和地点抛撒上访传单,其行为破坏了社会秩序,已构成寻衅滋事罪,但是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崇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人陈亚雄犯寻衅滋事罪,免于刑事处罚。

陈亚雄接到判决书后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

上诉人陈亚雄上诉称,其不构成寻衅滋事罪,请求撤回原判决,改判无罪。

二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在判决书中列举了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相关证据均已在一审开庭审理时出示兵经质证,经依法全面审查,本院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及所列证据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陈亚雄为扩大信访影响而选择在敏感时期和地点抛撒传单,破坏社会管理秩序,其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因此陈亚雄上诉提出其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请求撤回原审判决,改判无罪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量刑适当,原审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裁定为终身裁定。

陈亚雄198210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在陆军第一师服役,19847月至19857月参加越边境老山地区对越反击战。198510月退伍在湖北武穴市农行工作,2000年农行改制,拒不将陈亚雄的军龄算工龄,依照《兵役法》第六十四条明确规定,军人服役年限计算为工龄,退出现役后与所在单位工作年限累计计算。湖北武穴农行和黄冈市农行分别书面承认军龄的违法事实,为此陈亚雄维权上访。


人权观察员认为;以上事实清楚既然单位承认不计算军龄工龄违法,那么陈亚雄目前的一切行为都是原单位农行所造成,农行多次与当局公检法共同制造冤假错案,以打击报复维权人士,已达到维稳的目地,陈亚雄在多次的关押拘留中以绝食抗争,看守所多次野蛮的用强行罐食,由于多次罐食导致他肠胃受损,他以诊断为肠癌,胆肠节处已经坏死,必须随时用药,不然会导致胆肠感染会有生命危险。请湖北武穴当局立即释放病危的陈亚雄,陈亚雄下岗后导致离婚目前身边没有亲人,有一个八十多岁的父亲不在一起生活,一个弟弟在外面打工,目前还没有联系上家人,法律处罚手续还没有拿到,他的战友前往看守所要求看望被拒绝,只知道罪名是寻衅滋事。请社会各媒体及人权组织关注参战军人肠癌患者陈亚雄的安危!。

2019年5月20日星期一

李文足坚持要求会见王全璋,与临沂监狱对峙


临沂监狱办公室107室(二)

今天,从上午10点到下午3点多的时候,临沂监狱的领导已经来跟我谈了四次。从最开始的会见室装修,不让会见,到最后一次,让我看了提前就录制好的一个全璋的三分钟视频。

依照法律规定,王全璋到了临沂监狱就应该安排会见家属。但是,临沂监狱一开始就拿会见室装修不让会见的理由,阻止我们去会见;接着就用时空逆转的全璋来信,试图通过全璋的,不让我来会见;再到今天,我从北京千里迢迢,坐了近九个小时的绿皮夜班火车,来到临沂。临沂监狱却拿事先录制好的全璋视频,代替会见......这一系列的把简单事情复杂化奇怪组合动作,让我越发担心全璋的身心状况。

明明有法律规定的清楚明白的程序,临沂监狱不走,还美其名曰为全璋父母考虑,才录制视频。这是依照的哪条法规?如此费尽心力的不让我会见王全璋,到底是为哪般?
王全璋是一个非常有经验的刑辩律师。在一审开庭的时候,宁可自己为自己辩护,都要行使自己的合法权利,当庭解聘官批律师。而今,到了临沂监狱,竟然不要求自己的会见权得到保障?

57日开始,他写的信录的视频都是在主动放弃自己的合法权利!他到底遭受了什么?

今天下午看到的临沂监狱录制的视频中,全璋容颜苍老、神情呆滞、反应迟钝。他说话的时候,眼神飘忽,上一句话说完,下一句话要想上半天才磕磕巴巴说出来。这让我想起了当年被释放回家的李和平、李春富两位律师!我的心在滴血,我的心在嘶吼!

我,李文足,不亲自会见到王全璋,绝不罢休!

李文足
2019520


临沂监狱仍然不准会见王全璋,狱警横蛮


临沂监狱办公室107.

上午10点,我和全秀姐在大楼外面被监狱警察查看身份证后,被带进监狱办公大楼大厅。大厅门口放着一个桌子,有两位工作人员要求我们登记,留下了身份证,检查了身体和背包,有两男两女四位警察带到1107室房间。其中一位男警察说道:你们先等一下,我去向领导汇报。

过了十分钟左右,来了四位另外的穿警察制服的人在我对面坐下,陪同我们进房间的四位警察站在一旁。在我正对面的一位男警察开始说话了:我是临沂监狱派过来的,你们今天来有什么事?我问他贵姓?您是监狱领导吗?

这个警察一听就生气了,说:你别管我是不是领导,我是监狱派过来回答问题的。

我强调:我要知道谁在跟我谈话!你们明确的知道了我是谁。咱们需要平等的对话,你觉得我这么说对不对?

男警察生气了,反复说:我是来回答问题的,你有什么问题赶紧问!

我知道,继续坚持这个事情也是没结果的,跟办案人员打了四年交道,他们都是隐瞒自己的身份。

于是,我就说:我们依照法律规定来会见王全璋!

男警察:会见室在装修,现在不能会见。

我说:会见跟会见室装修无关!即使会见室在装修,你们也应该提前做好相对措施、安排,以会见室装修为由不让我们会见,是剥夺了王全璋和家属的会见权,这是违法的!

男警察:没有剥夺你们的会见权,让你们620号以后再来会见。

我说:按照法律规定,我们这个月就要会见,已经过去二十天了,会见室不行,你们现在接待我的这个房间就可以会见。

男警察:司法部有规定,会见必须在会见室。还有,你们可以申请视频会见,不止是这一个途径。

我说:你既然说司法部规定了,那么剥夺我会见会见权是哪里规定的?

另一位男警察:我看你们不是来要求会见的,你们是有目的的。

我一听就火冒三丈,拍的一拍桌子站起来喊叫:你说我有什么目的?

于是,大家就开始各说各话,来来回回说,我已经说的喊的口干舌燥,要了一瓶水喝。

最后我说:我就一个要求,依法马上安排我们会见王全璋。今天20号,5月还有十天,我们就在临沂等着。

男警察说:你这个要求我们是达不到了……

最后,不欢而散,警察呼呼地都走了,留下两位女警看着我们。

李文足
2019.5.20
上午12


崔斌恳请回复的申请


龙都、双河派出所:
龙都、双河街道政法委:

时光飞逝,转眼我受伤至今已一年有余,后被报复伤害至残,已是有目共睹的事实。漫长的等待医治中,无时无刻的徘徊在人间、地狱的边缘,饥饿、伤痛、迷茫、悲愤、痛苦交相辉映

至此我于2015515日分别向龙都派出所、双河派出所递交了崔斌出万州区治伤的申请,依照和比照信息公开条例之相关规定,请龙都、双河派出所在15日之内给予崔斌明确回复。绝望中的崔斌相信各级领导是能想民之所想,急民之所急的。故恳请领导在15日之内给予书面文字回复为盼

申请人:崔斌

2019.5.20

吉林四平郭宏伟再次被监狱严管送禁闭室遭到拒绝会见




每个月的周末是吉林四平松原监狱会见日,年迈八十几的老人顶着下雨的天气在摄氏5度低温的情况下,来到吉林松原监狱会见儿子郭宏伟却被遭到拒绝会见,由于周末监狱很多工作人员都休息无法联系到相关人员,年迈八十几的老人只能在松原监狱附近住一夜等到星期一才能了解监狱为什么不能会见郭宏伟的情况。 
5-20号星期一,老爷子再次来到吉林四平松原监狱要求会见儿子郭宏伟,再次遭到拒绝。

郭宏伟父亲:来到会见室告诉郭宏伟已经在禁闭室不能会见,当时下着大雨大风有5-6级郭宏伟父亲要求进会见室谈话,因为接待室外面又是雨又是大风而且很冷,衣服都被雨水淋湿伞都无法拿住的情况下,被接待员拒绝到室内谈话,问他们为什么不能会见郭宏伟?接待员说给你电话问问。

电话是监狱狱政科:接电话的说关禁闭了,不能会见,郭宏伟父亲说我是家长要知道什么情况啊!我今天来就是要见你们狱政科的,你们要给我说清楚啊!狱政科接电话的没有说清楚就把电话给挂了。

最后接待室的人员说:去监狱信访办,信访办就在收发室一起,郭宏伟父亲再次来到信访局,通过信访局打电话到狱政科,这次狱政科接电话的是个姓周的工作人员他说:郭宏伟在4.24号晚上用圆珠笔扎了同狱室的犯人,被关禁闭室的,关禁闭室的时间不知道多久,狱政科姓周的说:我们还在调查关禁闭时间没有确定,但是两个月内不得会见。

从吉林四平到松原要坐火车几个小时,然后从火车站需要坐公交车,下公交车后还需要步行两里路左右才能到监狱,这一路上的艰难可想而知一位八十几岁的老人想见儿子的心切,当他拖着疲惫与失落的心情回到吉林四平家时已经是晚上9点半左右了,老人的辛苦让人钦佩到让人伤心流泪。


人权观察员了解到情况:郭宏伟父亲晚上9-38分回到吉林四平家告诉人权观察员:郭宏伟在监狱被关押禁闭室的一切情况后,人权观察员认为郭宏伟在监狱多次受到挑衅性的殴打,这些行为的幕后凶手是谁?监狱24小时的监控摄像头起到监控作用了没有?监狱在没有学习与需要写东西的情况下是不允许有任何笔在寝室的,郭宏伟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用笔把同寝室的人扎伤的,郭宏伟是不是受到了殴打与致命的危险,才做自我保护防卫自己的?郭宏伟在监狱的处境非常危险,请世界人权组织与各界媒体密切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