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10日星期五

余文生律师案情况通报: 余文生律师不服判决,已经上诉


余文生律师在2020617日,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判决,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4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3年。 余文生律师不服判决,已经上诉。

202079,辩护律师常伯阳律师到达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电脑里依旧没有录入余文生律师案情况。 常伯阳律师到达徐州市看守所,徐州市看守所告知常伯阳律师,余文生律师已经上诉。常伯阳律师要求会见余文生,徐州市看守所与国保联系后,依旧没有让常伯阳律师会见余文生律师。

我作为余文生律师的妻子,支持丈夫余文生上诉,支持余文生律师主张无罪释放。我也要求江苏省高院能保持住法律底线,为江苏省法治争光、为中国法治争光,依法把法治、公平、正义、还给老百姓,给我们希望,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请大家关注,谢谢。

许艳
2020710


2020年7月9日星期四

重庆访民晏祥菊诉公安局不作为乱作为两案7月9日开庭



观察员获得信息:202076,晏祥菊的《搞事情》一案由女儿何艳代理诉讼,诉重庆江新区公安分局未依法办理报案和滥用职权限制人身自由两案,于202076在渝北区法院两江审判区开庭审理,近40名重庆维权公民参加旁听。

在庭审过程中代理人何艳人为两个案件的审判长赵磊因存在不正当行为,可能影响案件的公正审理,何艳依法申请其回避。法庭决定休庭,等院长作出决定后再通知开庭审理时间。

何艳代理母亲晏祥菊诉两江新区公安分局滥用职权限制人身自由,抢走三部手机的行为违法一案,事发于2019417日。当天中午12点多钟,母亲晏祥菊途经两江新区鸳鸯轻轨站,在站内被一群不明身份人员(十多人)拖拽,围住限制人身自由数小时,抢走三部手机。次日,晏祥菊拨打重庆市110报案,重庆市公安局轨道交通分局出警。调查后告知晏祥菊,不明身份人员系翠云派出所民警。

晏祥菊将两江新区分局诉至法院,该分局向法院提交了证据受案登记表、检查证、检查笔录。其提交的所谓的证据中显示,两江分局翠云派出所接到匿名群众举报,称晏祥菊要在国家领导人来渝期间搞事情,该局以晏祥菊搞事情一案立治安案件进行调查。

该局称316日在鸳鸯轻轨站内见到晏祥菊,出示检查证后对其进行人身和随身财物进行检查,并带走晏三部手机到所检查。未承认限制人身自由及抢夺手机。实则,事发时,对方未向晏祥菊表明身份,晏祥菊不清楚对方身份。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也从来没有看到过出示检查证、检查笔录。那么,这些东西怎么来的呢?所谓的匿名群众举报晏祥菊搞事情的故事无任何证据,晏祥菊并没有任何违法行为,两江公安局翠云派出所胡作为,乱作为,乱用职权,随便限制公民出行自由严重知法犯法。


观察员对此案何时再开庭将继续关注后续情况的跟踪报道。

北京被强拆户叶红霞要求警方保障其住房权和健康的权利


叶红霞是北京海淀区被强拆户,因抗议強拆住房,遭到警方的拘留。

今年两会期间,叶红霞被稳控在海淀区长峰假日酒店(永定路店)1072房间,两会稳控结束后,叶红霞面临无家可归,她更担心的是自己身体健康的安全问题。

叶红霞:肯请热心网友共同监督和见证: 本人叶洪霞因2020年全国2会及535敏感期于2020518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永定路派出所稳控于北京市海淀区长峰假日酒店(永定路店)1072房间内,至同年611日因受疫情影响及等待永定路街道办事处主任王艳龙约见,由永定路派出所许可继续留住酒店,至同年617日经所长刘金东和酒店协调换到行政楼层617房间居住至今。 由于受疫情影响本地新增确诊病例不断攀升,且本人无家可归。而我本人和家人所居住的合法房屋在09年被恒盛地产阳光鑫地北京置业有限公司雇佣几百名不明身份人员在无仼何法律手续的前提下非法暴力劫掠,致使我无家可归,无处安身,同时也鉴于被稳控期间有警员曾执守于境外隔离点,且其卫生习惯差、防护意识不高,我无法确认本人身体健康状况,故提出由永定路派出所汇同永定路街道办事处在保障我生命健康安全的前提下对我进行临时妥善安置,派出所许可我继续留住酒店。

2020617至今,期间永定路街道办事处主任王艳龙亲口许可我暂住酒店,等待安置方案,而派出所所长刘金东声称他向王艳龙主任核实时,王艳龙矢口否认,后经我本人反复向王艳龙求证,王艳龙又不置可否。并再次承诺会积极组织协调对我在疫情期间进行妥善安置,在方案和结果没出来前可继续留住酒店到本月十日,当我再次追问十号以后若还拿不出妥善安置方案当如何时,其慌乱中挂断电话,拒绝正面回答我的提问。与此同时,却又拒绝履行保障治下百姓安居和人民生命健康的法定职责,拒绝接听群众来电,出尔反尔,用找社会人谈拆迁问题来代替街道办事处应履行的法定职责,与永定路派出所相互配合,由所长刘金东指派副所长李伟电话通知限我于710自行离开酒店。所长刘金东、副所长李伟和长峰假日酒店安保部经理王雪相互配合,多次与我当面及电话交涉,语中隐含威逼之意。值此北京严重疫情期间,我无家可归,无处安身,更考虑到公共健康安全及自身健康状况难以确定,并鉴于目前防疫的最可靠方法就是居家隔离足够的时间,以弥补检验手段的不确定性及误检率,所以我决定在永定路派出所及永定路街道办事处没有拿出能够保障我生命健康安全的、妥善安置我的方案之前,我将继续留住酒店,若期间发生任何难以预测的情况,实属无奈,我会持续播报,请广大网友共同见证首善之都所标榜的文明、法治、包容的现实生态,也请大家共同见证一个被非法劫掠家园12年之久,历尽苦难和艰难维权无果,至今无家可归的市民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刻被逼迫流落街头的悲凉! 鉴于人心叵测和过往公权力的不作为及乱作为,特发此帖,以利于大家的监督和见证。

主任王艳龙电话:13011175861
所长刘金东电话:13911833507
酒店电话:(01068132299,(01068280066
我本人的电话:13911872899

辰风报道
202079


2020年7月8日星期三

卢廷阁律师在会理法院被打事件 维权第33步(2020年7月8日)

——继续申诉,追究会理法院法警李朋涉嫌故意杀人罪刑事责任。


20171117案发,至今已2年半,殴打律师,涉嫌故意杀人的法警李朋,至今仍然逍遥法外!

出警派出所所长胡启平等人利用权力,将刑事案件作为治安行政案件处理,降低侦查责任,帮助犯罪嫌疑人逃脱刑事责任,也已涉嫌犯罪。

20191023,提起刑事自诉,结果不予受理。20191127上诉,结果驳回上诉。今天,继续申诉。邪恶不灭,维权不止;见证法治陪伴到底!哈哈哈哈!

附:《刑事申诉状》









2020年7月6日星期一

刘正清:颠覆恐惧综合症——兼致王藏得道升天术


略有生活经验的人便知:一个人坏事做多了、做绝了,极易产生恐惧综合症。一点稀松平常的小病,也会让他出现幻觉,脑海里时常浮现冤魂、怨鬼勾魂、索命。这并非迷信,或真有什么鬼魂作祟,而是恐惧使然。大家耳熟能详的《红楼梦》,描写王熙凤在临终时,眼前总浮现秦可卿诸政敌招其同游极乐世界的幻影即如此。艺术的真实源于生活的真实,一个自然人如此,一个集团,一个统治者或曰一个暴君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惊闻,2020530日青年诗人王藏再次被云南警方以颠覆罪之由逮捕,至今下落不明。我俩未曾谋面,但王藏这名字我很熟悉。2014年就曾因举办诗歌朗诵会声援香港占中活动,而被中国政府关押达9个月之久。

王藏,一个穷酸文人,既无缚鸡之力,又无权力的加持。颠覆?颠个球呀!球你能颠覆吗?颠到哪个方位不一样?!不信?量你王藏,即使是匪徒将你的房门焊死,你也无力砸破逃出来!平时亦不过发发牢骚,过过诗人嘴瘾而已!

悲哉!痛哉!之余。忽忆起杜甫潦倒间仍念兹在兹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之愿。因爱杜甫而及其徒孙王藏,故将自己平生在污泥浊水中所炼百毒不侵的奇门遁甲之术献诸王藏:在办某宗教信仰案中得知,一件极普通之物经大师或教主点化便成圣物,保你吉祥平安,名曰加持。初闻之,我真以为某集团以此之由指控其为邪教,深以为然。后细思,不妥!我非宗教信徒,一些宗教术语,或仪式,或说不出名目的玩意儿,我不懂,故不敢妄议。然而现实中那些类似被某集团指控为邪教的加持,却正是某集团惯用的手法,我还是略知一二。譬如,有权力的加持,就能得道成仙、成神。具体说就好比,草包套上精美的绣花枕套,谁还敢妄议其为草包。稻草人披上人衣,手持一杆套上一面令旗的竹竿,在微风的吹拂下,人模人样地,或前后,或左右的晃悠,鸟儿谁敢近其身觅食?古之凤阳,穷乡僻壤,谁人知之?然有乞丐出身的朱元璋的皇权加持,便成龙兴之地。宋江若听取李逵建议夺了东京那个鸟位,梁山泊断不会是强盗的代名词。有权力的加持,就必有马屁精的粉饰颂圣,能不成革命圣地吗?商人、邀宠者……能不趋之若鹜?!

你王藏既无项羽力能扛鼎彼可取而代之的力气和气概,又无刘邦的厚黑之功。也不照照镜子,你配颠覆者吗?
据网络披露王藏有四个未成年孩子,嗷嗷待食,看后确是心酸。然而现在类似王藏者,多矣!爱心,爱不过来了!王藏,你若仍怀诗祖杜甫之志,就不要学杜甫了。就要获得权力,自己行有余力方可荫庇他人。如前所述刘项你皆不配。怎么办呢?再给你支一招——再也不要读什么鸟书了,卖弄什么才情了!才值不了几个钱。即使无刘项之能,但有邪教大师们的权力加持,也能让你通达显赫而为人上人。方法很简单,只要用心揣摩古今中外那些无才无德者在大师或什么教主的加持下获得权力而得道升天之法就够你终身受用。譬如,在未得道之前,你要装憨,装怂,装孝,装清廉……太多了,就不一一道破,你自己悟吧!在逆向淘汰的病态社会里,当别人都认为你是个好人,用你很安全,好驾驭时,你就不用努力,也不要政绩,邪教大师们自然会把权力加持到你头上。古有王莽、隋炀帝杨广……。今有……,喔,我记不起了,也不敢说,你自己琢磨吧。他们都是你得道之师。你必须效仿这些名垂青史的伟大人物。

权力得到加持后,你再耍点横,不愁没马屁精,政治化妆师为你包装成什么至圣先师。如此这般,谁敢不匍匐在你的脚下?你说是鹿哪个敢说是?你说是,谁敢妄议为?你想说什么就是什么。何惧颠覆罪加身?
不信?你到北京历史博物馆查查清史原件,看看妖后慈禧批阅的奏章上的童体书法和错别字。多少学富五车的大儒们谁人不服?哪个不称颂?为保权位不失,她要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大臣们还要喝彩为是下一盘大棋、得孙子兵法之精髓嘞!恐有微辞,进而逞强立威向世界十一强国开战,名曰爱国。谁敢妄议?权势如李中堂者也只得曲线救己、救国。名曰东南互保

因此,你不要在乎别人讥讽你是阿斗、汉献帝,是阿斗、汉献帝不重要,关键是得到大师们的权力加持。之后要继续厚黑,则弱者变强者,试看,弱如女流之辈的慈禧,其一尊之位谁能动之?!

据说,王藏是今年530日被抓的,其妻说什么事实根据都没有,只是空乏的颠覆罪。这有什么奇怪的呢?距535日,只有5天时间了。苻坚望八公山草木皆兵恐惧而亡;如今这条赤龙也罹患柳丝恐惧综合症也忌,也讳,真正的屠龙者牠是抓不到的,抓个文弱书生,杀鸡吓猴,壮壮胆,还是行有余力的!
至于,其妻说王藏被四、五十个人从家中带走,而对方当时未出示任何证件或书面文件。就别大惊小怪了,这已不是新闻了,勿再审丑疲劳了!祥林嫂狼吃孩子的故事讲多了,反成了麻木者的乐子。只要你王藏依我之术,用心揣情摩意那些古今中外的伟大人物得道之术,保你王藏咸鱼翻身,前程无量!


刘正清

202076

湖北访民李树南陈呈香夫妻寻衅滋事案




2020615律师沿满庆会见被告李树南,同时到检察院做了阅卷程序。

李树南陈呈香大女儿告诉说:她爸爸妈妈寻衅滋事案件在202073日上午9时视频开庭,关于李树南陈呈香夫妻二人寻衅滋事案件在湖北省荆州市监利县人民检察院视频开庭,被告人大女儿李艳华,律师尚满庆、杨高华到达现场。

在庭审过程中,检察官以其夫妻二人多次扰乱公共秩序、敲诈勒索予以定罪,建议给予2-3年刑期。

被告人李树南在庭中多次提到监利县委勾结乡、村干部集体贪污腐败事情,对他进行打击报复,而在案卷中并未提及贪污一事。

被告人李树南201157日被监利县柘木乡政府殴打,以及2015827日在监利荆楚宾馆被多人围攻事件,均已构成事实(被告人先天性心脏病)。

被告人陈呈香,因给其母亲冯田英维权,柘木乡政府多次伤害其夫妻二人身体,20121125日被监利县公安局驻京办欺骗,说接她回家解决问题,事实是在途中对她进行了药物毒害,致使她从一名正常中年妇女变为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常年靠药物维持的人,多次请求政府解决问题,却被各方推诿。并且以各种手段打击报复受害人夫妻,构陷入狱《口袋罪》寻衅滋事。

在此次开庭过程中,并未见到任何证人出庭作证,其证人证言多数出于政府官员之口,并且是2011的笔录,其中还有冯田英老人的笔录(一位70 80岁的老人),案卷中有提到北京市出具的对被告人李树南的训诫书,训诫书并不证明已经违法与犯罪,没有逮捕条件。检查官提到20206月,被告人李树南指使陈呈香非法滋事,而调出的通信记录中并没有其二人的通话,纯属伪造,诬陷他人。

关于李树南与政府的借款,其检查官提出,2011-2020期间所有费用均由被告承担,显然不符合常理,而政府零星给予根本不够支撑夫妻二人的医疗费用。

20206月,夫妻二人已和政府达成口头协议政府每月补助4000元(由被告李树南在街道打扫卫生),且在8月期间领到过一次4000元,在6-9月期间,夫妻二人并未离开过湖北老家,但却于202096被抓。律师提出此案件是行政案件并未构成刑事案件,律师做了无罪辩护,视频开庭结束后没有直接宣判结果。

将继续关注李树南陈呈香案件的后续情况,全国各地访民以敲诈勒索罪受到当地政府部门打压访民的手段,多位社会学专家与法律界律师解读,任何个人都不存在敲诈勒索罪政府部门的行为,首先政府部门各种相关政策法律都是掌握,如果政府被访民敲诈勒索罪成功,那这个政府各部门的领导都失职应该被撤职处罚再先,本案件当事人李树南陈呈香本是受害者应当无罪释放。期待监利县政府依法治国,法院应当依法判定,不要构陷李树南陈呈香当事人入罪坐牢制造冤假错案。


2020年7月4日星期六

公民记者、河北访民丁灵杰自6月3日发消息称定州市公安局来抓她后失联,至今音信全无







据媒体报道,515日丁灵杰在暂住地河北省固安县被户籍地河北省定州市政府人员强制带回原籍软禁,528日政府人员将她送回固安,63日丁电话告知江苏访民吴继新定州市公安局来抓她,随后失联。丁灵杰的微博显示,由于软禁期间耽误治疗导致她的腰疾加重,经常不能直立行走,回到固安后一直在治疗,还在服用中药,未做其他事情。

其好友告诉本网,丁是因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太华路派出所逼良为娼、钓鱼执法、私放强奸抢劫犯等犯罪行为得不到依法处理于2006年开始上访。

上访时一直用陕西的身份证登记,公安部、陕西省公安厅都以她陕西身份证上的名字出具了登记回执。2008年,定州方面把她从陕西强制带回原籍,时任子位镇党委书记没收了她的证人证言等重要证据,子位镇派出所没收了她陕西的身份证,在原户籍地给她办了身份证。之后,又以她到天安门、中南海上访,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为由拘留、劳教她多次。

她反映的事情至今没有解决。2004年,她因不能忍受家庭暴力到法院起诉离婚后没了住处,也没有能力抚养没成年的孩子,只好外出打工。在陕西打工时救助流落街头的两母女认识了几个太华路派出所的人,这些人欺骗她让她帮助破案,实际是钓嫖客,丁识破骗局后被威胁、恐吓,总之用尽手段逼丁就范,丁多次想离开,派出所的人到她家里看着她,不久丁被两人刀架在脖子上强奸抢劫。当时丁抓住了一个人,但警方说是自己人就又放了。2008年定州插手后,丁多次要求给她发放宅基地,给生活救助,劳教释放后又要求落实《刑释解教人员安置帮教》政策,但子位镇政府人员说不能给她钱让她上访,还说再嫁人了就有住处了,甚至有一次子位镇政府人员要把她绑架到她前夫家去,丁踹破车窗才逃脱。

这次软禁期间,看着丁的人要带她到石家庄看病或者去旅游,丁在固安已经交过医疗费了,劳教时落下的腰病也经不起劳累,丁提出回固安看病,政府人员可以一起去,丁还提出给她解决点生活困难。但是给的太少不够这回的损失,丁没有要。正常情况下丁每个星期都去治疗3次,政府看了她14天就让她治疗了两次。

她还多次提出解决她的住房,生活,落实扶贫政策等问题,并承诺事情解决后给政府人员送锦旗,可政府的人给她的答复是给共产党做对什么事都解决不了”“想解决事首先得是顺民。丁不知道她反映的哪件事是在和共产党做对,难道她告的人代表共产党?她相信政府相信党,相信国家的政策、法律早晚会还她公道她才坚持上访了十几年,难道不上访了才算是顺民?本来看着她的人说上边说了让好好招待她,她不知道上边是谁,就想给镇长打个电话表示下感谢,可是镇长一直不接她电话,还把她拉进了黑名单,丁说看来她谢错了人,可能是市政府找她谈话的人交代的。市政府的人找丁了解过厦门会议和李文亮的事,并表示相信丁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解决信访问题,还让丁说了她的诉求。

这次软禁还耽误了丁向民政厅申请复查的实效,负责软禁丁的子位镇政府不肯出具耽误实效的原因证明,丁无奈当着他们的面向纪委电话投诉了。和看管她的子位镇政府人员刘艳卿发生过冲突,她们乘坐出租车时丁在出租车上捡到了一个手机,出租车司机让把手机交给他,丁为了监督司机归还失主,拍照有出租车司机姓名和联系方式的监督卡被刘艳卿怒气冲冲的斥责多事,出租车司机劝说不要为这事吵,可以拍照,刘艳卿仍然不依不饶,直到丁也发了脾气刘艳卿才怒气冲冲地离开。

其好友认为,急于抓捕丁灵杰是镇政府怕丁把他们以维稳为名行贪污之实的事说出去。丁被强制抓回去什么都没带,几次要求,政府出钱给她买了一身换洗的衣服,但看着她的刘艳卿也买,买了就以丁花费的名义报销了,有一回东内堡村书记嫌丁花的钱多给她算帐,刘艳卿才收敛了些。以前看着她的人还经常挑衅、辱骂她。为了避开他们(政府的人)每到敏感时期丁就自动离京。可他们还是不肯放过她,把她当成摇钱树,她拿到证据的有子位镇民政所贾江涛虚报救助款的事,子位镇政府从来没给过她钱,却上报给了她300元救助金。丁为这事反映到定州市民政局、河北省民政厅。民政局偏袒民政所的人完全把民政所的说法照搬给了民政厅,丁申请复查后民政厅发回民政局让重新答复,丁高兴地不得了说遇到清官了,没想到民政局还是照搬了民政所的说法,丁还没来得及向民政厅再申请复查就被从固安抓回去看了起来,让她没办法再申请复查,本来有望解决的事又解决不了了。给她办低保的程序更奇葩,民政所的梁海鹏坚持要入户调查,丁说了无数次自己没房子,没办法让他们入户调查,梁海鹏让她借房子,只要能入户调查就行,就这样还说是丁要求不按程序办低保。贾江涛的要求也很另类,要丁写下家庭状况保证书,丁没办法保证家庭状况不变,只写了财产保证。

据了解,丁没有住房,也没有工作,几次牢狱之灾弄的疾病缠身,一直在治疗,她的日常全靠朋友们接济和借钱生活。她失联后朋友们非常担心她的身体、生活及她的安全,并希望定州市公安局不要沦为别人情绪的晴雨表,做到依法治事,不要依法治人。


2020年7月3日星期五

上访军嫂国俪堃遭殴打卧床生活自理困难



最近,记者了解到上访军嫂在向军委巡视组寻求帮助的时遭遇暴力殴打,导致全身多处受伤。为此,记者通过好友了解到国俪堃女士的近况。

国俪堃女士是位退休医生,今年70岁了。 五年前,她家的住房遭遇强拆,因此事上访维权多年。615日,她到军委巡视组所在的北京京海大厦上访,遭到暴力殴打。这一段时期,她不得不卧床在家,颈部、腰部、大腿都活动受限,一活动就疼痛加重。 经过2个星期的卧床静养,她终于可以靠着床,拄着拐杖,坐在床边了。国俪堃医生说,她是一个很皮实的人,可是这伤实在太重,使得她吃饭、大小便等受到极大影响,生活自理困难。

目前她特别想找过护工来帮助她,可是一想到,一是要花不少钱,二是目前疫情,为此她很是为难。 国俪堃医生的丈夫纪卓图,是原海军航空兵后勤部长,总工程师,试飞飞行员,技术干部,副军级。原来一家人居住在海军航空兵大院里,9号楼416房,军职公寓。 2014年,海军航空兵大院非要拆了9号楼军职公寓。协议是:补偿给1号楼377号(3居)、78号(4居)两套住房。 协议也签了,手印也按了。可是海军就是不给77号、78号这两套住房的钥匙,使得国俪堃医生、纪卓图飞行员无法搬走。 不给钥匙,无法搬走,责任不在国俪堃医生、纪卓图飞行员一家。可是海军却在201579日,将国俪堃(母亲)、纪卓图(父亲)、纪蘭懿(女儿)这一家人还在居住16号房强拆了。 家遭强拆了,东西也被搬走了,纪卓图还被摔倒住进了医院,后去世在医院里(目前遗体仍在医院的太平间)。为此,国俪堃医生不得不一直上访维权。

现在在上访维权的路上,国俪堃医生又受了伤,生活不能自理。她希望大家来关注她、关心她,希望主内弟兄为她祷告。
国俪堃的手机电话: 13511079586

辰风报道 202072


卢廷阁律师在会理法院被打事件进展(2020年7月3日)

——收到凉山州中院2次国赔申请的《决定书》




1年的时间里,同一个法院(四川会理县法院),对同一批辩护律师(本人与黎雄兵),能接连5次实施同一种违法(限制律师带包、电脑出庭辩护),不得不说这个法院对厉害国作了一个大大的注脚!我们不仅为此申请了吉尼斯世界纪录,同时对每一次都申请了国家赔偿,先向会理县法院,再向凉山州中院、四川省高院,一级一级的申请。今天下午,收到了凉山中院针对第34次的赔偿决定书(附后)。

5次违法时间分别是:20171117201881620181026201811292018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