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9日星期六

大兴果丽丽的住宅被多辆警车围困多日 将面临强拆




近日,住在北京大兴亦庄开发区鹿圈村果丽丽的住宅将面临强拆,有多辆警车包围住宅多日,今天又被断水断电,果丽丽及家人的生命安全正在受到威胁,他们将以死抗争。 为此,果丽丽的好友向有正义感的人们发出求助的消息。  
目前,围困他们的警察与保安禁止任何人给她们送食物和水,企图让这可怜的一家人自生自灭。

今天是果丽丽被围困的第七天,周围有六七十个警察和保安围着不让外人靠近。

为了依法保护自家的合法财产,果丽丽将以生命的代价进行抗争。

肯请有正义感的朋友向大兴果丽丽及家人伸出援助之手,为她们发声,帮助她们摆脱困境。

中国人权观察员優雅

2019120

朋友悼念刘振,沈阳警察抓人




    前方网名「红果」 周凤杰发来消息刘振家全是警车,前去悼念刘振的朋友被截上警车,拉到派出所。请大家关注!!!

再次呼吁国际人权组织营救生命垂危的秦永敏先生


昨天秦永敏夫人和秦三哥在没有国宝陪护下去探望秦永敏(据说国宝主要是不想承担路费。目前,夫人病倒)。

秦三哥介绍:秦先生说血压控制住了,具体情况没说。但三哥隔着玻璃看到秦先生的手颤抖得比上次见到时更厉害了。另外,监狱环境依然很恶劣,不准看书看报,不准写字……正说着,话筒交流被中断,三哥只看到秦的嘴动。三哥说,会见20分钟过程中,秦的周围有4-5个警察围着,其中一人的手始终不离语音传送开关,秦的交流随时会被强行中断,从他们对话的口型中分辨,应该直到同意按照他们的既定谈话内容,话筒才被再次打开。秦先生的身体状态非常令人担忧。


2019年1月17日星期四

特别关注:邵明亮被非法软禁长达两年多不让出门


今天下午屋外洗了头,特舒服。今天晴朗,无风,下午气温在零上。

好久没洗头了,好久好久没洗澡了,之前太冷,又连续多日阴雨雪天。今天本想擦擦身子的,想想保险起见还是分两次完成为好,今天先洗头,明天下午再擦身,这样就不容易冻着感冒,万一冻病了就只能等死了,俄毛纳粹共产党当局连医院也不允许我去,曾多次拦截120救护车不允许送我就医,先后有3个网友曾把我送到南京的医院都很快被国保警察看守大批i人员追到医院后再绑架回来,仍非法软禁看守。

明天仍是晴朗天,气温回什,视情况是在屋内擦身还是在屋外快速冲澡?明儿再说吧。


我被非法看守软禁了27个月整。

电话15051461456
微信号sml20190101

2019-1-17.

南京.江浦.响堂村


过年/李文足


今天回北京了。

这一趟婆家之行发生一点意外情况。上周五,峭岭姐、二敏姐陪着我和儿子,刚到山东五莲县我婆婆家,儿子就发高烧了。第二天浑身疹子,后来看医生,原来是出麻疹了。

连烧了三天,泉泉每天昏昏沉沉的睡觉,把爷爷奶奶心疼坏了,总是坐在床边看着孙子。泉泉好利索了我们才回京。

大姑姐让我一直住在婆婆家过春节。

我娘家的姐姐外甥也轮流催我买票回家过年。 

其实我早就想好了,今年春节不陪着公公婆婆,也不陪着爸爸妈妈,我要在天津看守所陪着丈夫王全璋过年。

年三十,我要带上大姑姐给的山东大煎饼,带上刘二敏姐包的饺子,去天津第一看守所,陪着全璋一起过年。

大年初一,我们要去天津二中院、天津二分检拜年,祝各位法官、检察官:猪年少作恶,冤假错案多纠正!

初二,我们要去天津公安局拜年。祝警察们:多行不义必自毙,2019违法必究!

初三,我们去中国最高法院拜年.......

初四,我们去中国最高检察院拜年.......

709家属和老哥老姐们已经开始置办能抵御寒冬夜的物品了。不能被冻死,也不能被冻病了啊!

这将是我有生以来最有意义的春节!

李文足

2019117

公检法默契配合出“铁案” ——青岛老传道周迪先夫妇冤案


我叫周梅,山东省青岛莱西市水集街道沽河头村,我父母周迪先、李瑞珍因土地维权,于201735日和39日被莱西市政府、水集街道办、沽河头村委书记构陷,在北京被绑架回地方,莱西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成打击报复工具,他们相互遮掩、相互协调最终默契配合出冤案。现将公检法构陷详情详述:

一个国家法律程序公正是司法公正的重要保障,程序不公正,司法不可能公正。当权力被滥用时当权者任意而为时,何谈人权! 莱西市公安局充当打手,先由莱西市政府、水集街道办截访的三人到公安局报案,称:莱西市水集办事处的李瑞珍和周迪先迪先又到北京中南海地区上访了,给我市造成了负面影响。2017127日至29日三天,青岛市信访局驻京办通知我们信访局,说我们辖区的李瑞珍和周迪先两人又到北京市中南海周边地区上访,被北京市府右街派出所民查获了,经府右街派出所书面训诚后送马家楼分流中心,要求我局做好劝返接离工作,因春节期间,国家信局对上访人员不予留置,我局工作人员到马家楼没有接到李瑞珍和周迪先两人,也无法联系到李瑞珍和周迪先两人。后将李瑞珍和周迪先二人的青岛信访局驻京办的工作证明带回莱西,让公安机关处理被告人的违法行为。

从莱西市信访局、水集街道办信访办截访人员报案笔录中和提供的工作说明中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父母有寻衅滋事的犯罪事实。但是他们就是有权力(不用出具任何法律文书即可),对我父母的身份设置一个网上通缉犯就可以明目张胆的在北京随便抓人了。

我父母在北京被绑架回地方后,莱西市检察院直接隐匿莱西市公安局犯罪的证据和应有的法律文书。在我父母的案卷中, 竟然没有通缉令和相关法律文书。而且,我父母的笔录是在哪里?如何取得的?是否是刑讯逼供我们均不得而知,因为在案卷中连提讯提解证都没有。

莱西市检查院的起诉书称:在审查全部案卷材料期间退回补充侦查两次,但是,在案卷中根本没有退回补充侦查的案卷。这些最基本重要的法律文书竟然可以整卷整卷的没有,权力就是如此被使用的。

法院审理也是如此任性,自我父母被绑架到判决近20个月,我们曾多次去公检法询问过案件何时审理及进展情况,均被拒绝告知而且恶劣对待。他们为方便构陷,什么辩护权,证人质证权,公开审理权,家人知情权,有委托代理书会见权通通被剥夺。

我父母20181012日被秘密判决后,我作为二审委托代理人,于2018126依法向二审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书面提出阅卷申请、调取证据申请、要求案件重要证人出庭质证、调取一审庭审视频录像、要求二审公开审理申请均被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拒绝,并且任何回复,青岛中级法院的裁定对没有任何犯罪事实的案件任性到底。面对这一切我们将申诉到底,为中国早日成为一个赏善罚恶的国家尽上应尽的本分。

相信我父母的冤案不是个案,将我一家的经历一一详述,盼望世界各地的弟兄姐妹和爱好和平公义的公民朋友,能了解事实真相,给予更多的关注和代祷,希望中国能早日成为一个公平公正,法制人权,民主自由的国家。

青岛公民:周梅 17710389782
邮箱:1487942114@qq.com

2019114


何佳:我与爸爸——父亲被阻止出境来美国


我与爸爸1992于北京游乐园

自述

我的名字叫做何佳,出生于1985年,来自中国北京。我23岁的时候,在一些好心人的帮助下来到了美国,这一待就是十年。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2008年的夏天,我独自一个人,拉着行李箱从北京国际机场的电梯缓慢下降的过程,目视着亲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内心充斥着迷茫与无助,又期待着新生活的到来。 心中情绪的冲突,实在无法用语言形容,因为当时我就是知道,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可以看到我的祖国,我的故乡,我的家。

我记忆中的爸爸

在我很小的时候,或者说自从我记事开始后,我们家就和其他家里不一样,因为我家楼前长期停放着一辆已经报废的警车(警察坐在里面监视我的父亲),父亲就总是被警察看着或者被跟踪着。 我父亲的名字叫做何德普,他很爱我, 从没打过我或者骂过我,在我的记忆中,还保留着我儿时骑在他的头上,在天安门前的画面。我的爸爸总是花时间陪我,他手把手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比如辅导我做数学题、游泳和骑自行车。我们当年去离家不太远的玉渊潭公园里游泳,虽然条件不好湖边的水很脏,但是我们玩的还是很开心,不但学会了游泳还能游得很远,这是我最宝贵的记忆了。 逐渐的我长大了,而爸爸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陪我玩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爸爸开始变得抑郁了,他开始学上了抽烟,从一天抽一根直到数不过来,当时还没有什么二手烟的概念,但他为了不让家里担心,总是一个人偷偷的跑去楼道里抽烟。 “烟有什么好抽的?我以后长大了一定不会抽这东西。”我当时默默的发誓。 从小到大,我爸爸妈妈总是把最好吃的喝的留给我,他们舍不得吃舍不得喝直到有一天,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妈妈买了一些虾回家我当时开心坏了, 因为我最喜欢妈妈做的炒虾了。 平时爸爸妈妈总是只吃一两口就不吃了,还能找到各种理由让我全吃掉,但是那天晚上爸爸把半盘的虾都吃了,爸爸好像有点和从前不太一样了,他的样子好像以后他就吃不到了。

2002年是一个可怕的年份,这一年的11月爸爸在家里被闯进来的十几个警察用手铐给带走了,我们的家也被警察抄了,家里的电脑与软件光盘全都被警察拿走了。 为什么要这样,警察为什么要抓我爸爸? 我爸爸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闹的家里如此恐慌? 爸爸被抓走了,我和妈妈要怎么办?我不能理解我爸爸的做法,更不能理解警察的作为。您没有教会我如何面对旁人的指指点点,没有教会我如何回答朋友与同学间简单至极的问题:“ 何佳,你爸爸呢?” 我害怕别人的指指点点,害怕别人的询问。我选择了逃避。我不想和其他人有交际,也不想有朋友。

冷血的我

我不喜欢,我不了解。为了中国民运为了帮助别人让自己的孩子与妻子陷入彷徨无助,陷入恐慌与害怕,真的好吗?我知道我爸爸在监狱里,他很孤单,他需要我们, 但是我一点也不想见他(实际上我还是去监狱看望了爸爸好多次,帮了爸爸的忙)。我可能是个冷血的动物,但当时我的世界里只有我的妈妈,我从主观意识里选择遗忘这段痛苦,我想用其他事情来补上这个痛。我不愿承受这个痛苦,我还是选择了逃避,我把自己隐藏在黑暗,我毫无笑容。

来到美国后的改变

我来到美国后,开始了我的打工与学习生涯。 在学校里打工的期间,我认识了一个改变我性格的白人女性。 她要求我每做完一件事就要拍一下手喊一声“Ta-da”, 虽然初时我是极其抵触与厌恶这个举动,觉得是这个人对我有意见而羞辱我。但是她的开朗与笑容逐渐感化了我, 我阴郁与灰暗的内心有了一丝光明,逐渐的我可以接受这个动作,在三个月后我也能毫无芥蒂的拍手说出”Ta-da”。我可以笑了。

枕头上的泪水

当我的心里不再阴霾,当我的笑容重新回到脸上后,我认识了很多朋友。 大家平时一起学习一起生活,让我度过了一段很好的时光,但随着一个个朋友的毕业与离去, 看着他们回国后与家人团聚的照片,我开始对家有了强烈的思念,我想回家。

每次与家里人视频和通话后,那种思念就像长蛇一样把自己缠的越来越紧,透不过气来。 每天忙完学业与打工后,我都要把自己安排的满满的,因为对家里的思念就像影子一样甩也甩不掉,忘也忘不了。于是我选择了我最拿手的方法,我选择了逃避, 我逐渐减少了和家里视频与通话的次数,我用其他的事情填满我自己,我假装对自己说我不想家。我虽然可以控制白天自己的想法,但我无法控制夜晚睡梦里对家的无限思念, 每日醒来的时候,我的枕头都已经被我泪水淌湿,天天做梦回到家乡,见到自己的亲人。我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苦思和迷茫,我到底要在这里待多久,何时我才能回国,何时我才能见到妈妈和那个被我内心抗拒的父亲呢? 爸爸的身影重新回到了我脑海之中。

爸爸终于可以来了

2018年年底,与我分别了十六年后的爸爸拿到了美国签证,他终于可以来看我了,我终于可以见到我爸爸了,在这十六年,将近我一半的人生里,我没有爸爸。 十六年前我害怕别人知道认识我的爸爸,我害怕他们的指指点点, 我把爸爸这个单词隐藏在我内心的最深处,我逃避着他。 十六年后,当我要重新面对这个单词的时候,我的内心却带着无比的思念与期待还有一丝的愧疚。 爸爸,虽然我不知道如何面对他,但我知道我想他,我想我的爸爸了,我真的真的想他了。

爸爸没能来的扎心

终于还有两天我就能和爸爸见面了,我的内心充满了期待与愧疚, 但是一个微信的消息,想炮弹一样击碎了我美好的期盼, 在2018年12月29日晚上9:57分,爸爸的微信头像响起来了, “刚刚接到警察的通知,不让我去美国了,你妈可以去。” 为什么?我已经十六年没和父亲在一起了,为什么浇灭我心中燃起的希望之火,十六年的期待,整整十六年换来的却是空等与扎心的疼,我的心真的好疼。到底警察要怎样才能让我见到我的爸爸呢? 他们太可怕了,他们让我习惯了逃避,但是这一次我不躲了,我选择反抗。 我何佳,在读博士生,郑重向中国政府提出要求,既然他已经得到美国签证,希望他可以享受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权利,让他可以出国来看看我这个离散16年的儿子。

2019年1月13日

2019年1月16日星期三

医生会见黄琦视频外泄 体检报告称患肾功能不全



(成都)社交媒体传出据信是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听取医生体检报告的视频,这段视频在黄琦案开庭(1月14日)的前一日之推特流传。分析人士认为这段视频为官方所为,作为对外界关注的间接回应。

画面中出现多位医护人员,其中两位医生分别向黄琦报告心脏、肾脏体检结果。据一位医生报告,黄琦患上慢性肾功能不全,氮质血症期。按医生说法,黄琦病情最近三个月未出现进一步向肾衰竭末期发展。但按照常识,黄琦若得不到及时有效治疗,不阻其病情发展,不排除进一步恶化的风险。

目前,当局仍拒绝黄琦保外就医申请,并将为黄琦四处奔走呼吁八十高龄的母亲秘密拘押,阻止黄琦保外就医的官员必须对此系列行为负责。

现年55岁的黄琦,为争取民主和维权活动过去二十多年内多次被捕坐牢。他创办“六四天网”刊登内容为访民维权信息和反腐倡廉信息,被认为触动利益集团的痛处。

2016年11月28日,从成都家中被警方带走,其后被刑拘。12月16日,他被以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2018年1月15日被绵阳巿法院起诉,同年10月,他被绵阳巿检察院加控涉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

黄琦被关押逾两年,曾受20多次刑讯逼供及强迫认罪,健康严重受损。

黄琦案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去年12月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和中国有关部门联系,中国当局声称:黄琦已获得所需治疗,精神状况稳定,中国当局否认黄琦在狱中受折磨。

但联合国工作组说,由于无法通过独立调查来确认黄琦目前的身体状况,工作组依旧对此事表示严重关切。该工作小组表示,“我们再次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黄琦,使其能够行使相关权利,根据国际法规定,获得赔偿金及其他补偿。”

2019年1月15日星期二

黄琦案开庭当天 绵阳市旅游被抓捕

重庆晏祥菊

 2019114,重庆何艳、雷凤平、蒋祖成、危文元、陈明玉、郭兴梅一行人前往四川省绵阳市旅游。

当天上午8时许,乘坐的车辆途经一处交通红绿灯时被自称警察的人拦下,并强行下车。在此突遇被拦下的重庆刘林、张林、王泽波、古永田、刘祥林、胡贵琴、肖建芳等人,随即一拥而上20人左右自称是绵阳市公安局的将我们团团围住,并被强抢手机和随身挎包,未出示任何手续,所有人被搜身后强行带上车,押往绵阳市公安局涪城区分局金家林派出所。随后,13人被蒙头分别押往涪城区城厢、青义等派出所,关押在房间的笼子里,随即被进行非法询问。

何艳被先后两次询问,其要求询问人出示警官证证明其身份时遭到拒绝,并向询问人提出未向本人出示传唤证或无口头传唤被强行押往派出所的程序违法以及在知道其到绵阳是来旅游的,而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其说是来声援(音)的,更是执法犯法,惘顾事实。何艳问什么声援(音),询问人说绵阳一中院今天有人被判刑,何艳表示不知道其说的什么意思,询问人进而恼羞成怒辱骂何艳。何艳最后表示,你们伪造笔录,拒不修改,执法犯法,我来旅游没有犯法,要抓、要关、要逮捕随便你们做什么!对方见不惧淫威,只得作罢,后被蒙头押往金家林派出所关在房间的笼子里,于下午6时许被重庆两江新区当局接回,于当晚10时许到达重庆。

其他人员陆续被重庆地方当局接回,陈明玉、蒋祖成等被非法关押的人至今无法取得联系。

后得知,原来人权捍卫者黄琦一案于2019114日在绵阳市一中院开庭审理。


余文生律师获得 2018年[德法人权法治奖] ,妻子许艳代领奖的发言稿







大家好!我叫许艳,是余文生律师的妻子。

余文生律师因代理人权案件,为709案辩护,发表修宪建议,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妨害公务罪被捕。如今被关押于江苏省徐州市看守所。已经失去自由一年,一直没有得到辩护律师的会见。

我很荣幸能代替余文生律师来领奖。

得知余文生律师获得2018年【德法人权法治奖】,我为余文生律师感到高兴!

德国、法囯这样的自由文明国家给予余文生律师这样的肯定与荣誉,令我倍感荣幸和欣慰!

在此,请允许我代表余文生律师,真诚感谢德国驻华大使馆官的人权官员盖明美女士、法国驻华大使馆的人权官员古哲星先生、德国外交部长、法国外交部长、尊敬的德国、法国及所有推荐人士。

非常感谢您们对余文生律师的鼓励与肯定。

我们身边还有很多人权律师因为办理人权案件、努力促进法治而遭受迫害,甚至失去自由。

709王全璋律师已失去自由三年多,而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余文生律师、李昱函律师又相继身陷囹圄。709的辩护律师文东海律师、程海律师等被吊销、注销律师执业证。

709隋牧青律师被吊销律师执业证。王宇律师至今无法正常执业。谢燕益律师被注销律师执业证。

同时,一些其他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在遭遇着不同的困境。

2018年【德法人权法治奖】授予余文生律师,这不是余文生律师一人的荣誉,也是人权律师群体的荣誉!

最后,我除对德国、法国表达衷心感谢外。借此机会,我也感谢余文生律师案的辩护律师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代理律师卢廷阁律师、何伟律师、马卫律师和一路帮助我的所有人士。

也衷心感谢对余文生律师案件一直给予关注与帮助的国际上其他国家的人权官员及其他国家,谢谢您们一直热忱的帮助!您们的存在,让困境中的人权捍卫士者看到希望。
肯请您们继续关注余文生律师。

谢谢大家。

许艳
2019114


2019年1月14日星期一

黄琦遭“秘密”开庭所有声援维权人士被拦截带头套抓捕制派出所





2019114,黄琦一案在四川锦阳开庭,四川成都维权人士;周文明,李敏,廖才丽谢俊彪等前往围观学法。

早上7点左右出成都锦阳高速公路锦阳南收费站1公里左右被公安开车追堵拦截,大批警察将四人非法搜身抢夺身份证与手机,然后将四人带上黑头套,押送到涪星酒店附近交给各自管辖区地方政府人员带回。

公兴政府人员5人将谢俊彪的车开回双流时将行车记录仪卸载,谢俊彪在四川省成都市双流区公兴派出所被限制人身自由4小时左右。

很多人被提前限制了自由,重庆维权人士崔斌早上7.30就被派出所领导打电话,要求上门(关心困难),上午10.30就来家里了,下午一点后派出所的人才走,派出所的领导说他经常在网上骂当局是乌托邦,让崔斌保证以后不要骂了。

还有重庆胡贵琴等13人在绵阳被强行拦截,胡贵琴准备参加黄琦开庭旁听,早上8点过车行至绵阳一车道准备转弯处被强制拦截,(绵阳警察几十米一个交警)没收手机等物品带往绵阳市金家林派出所后分别蒙头胡贵琴被带往青义派出所询问至下午3点半多钟,还有其他人蒙头带回金家林派出所下午6点被重庆接回,现在回重庆途中,在青义派出所询问室和过道全部张贴物覆盖,听警察说凌晨12点开始上班了,还有个外地(听说是西安的)旁听被传唤。重庆的肖建芳、危文元、陈明玉、将祖成、何艳、郭兴梅、张3哥、王泽波、谷永田、雷大哥、刘林、刘祥林。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被控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泄露国家秘密罪一案将于2019114,在四川绵阳市中级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黄琦已被羁押两年,健康堪忧,律师及家属多次申请取保候审遭拒黄母蒲文清老人因持续呼吁当局释放病儿而已失踪月余。

黄琦至今已被羁押两年,身体状况令人堪忧,从目前已掌握的信息及病理数据来看,黄琦已罹患尿毒症,病症表现的肾性高血压更是高达230/120毫米汞柱,随时有发生脑溢血的可能性,但一直未得到有效治疗,律师及家属曾多次申请取保释放接受常规治疗,但遭到当局拒绝。

黄琦在关押期间多次被当局以各种理由拒绝律师会见,也多次被办案人员要求认罪,但是强硬汉黄琦先生从不认罪,一直坚持自己是无罪的,黄琦只是一个帮助他人维权的人权捍卫者也是底层老百姓,黄琦哪里来的秘密?关注弱势群体成为秘密吗?当局这样做无非是为了打击黄琦,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黄琦被关押期间,黄琦母亲去北京为儿子讨回公道,黄妈妈在北京得到国际人权官员的接待关注与呼吁,各大媒体与自媒体,国际媒体与国际人权多次为黄琦呼吁要求无罪释放黄琦,黄琦开庭之日,黄琦妈妈被失联多日,律师刘正清被非法无辜吊销律师证(目前还没有正式下文吊销律师证),但是刘正清没有到庭开庭,另外一位李律师不与外界联系。

黄琦今天的开庭不知道开庭情况如何,黄琦是无罪的,请四川成都立即释放黄琦,释放黄琦85岁的老妈妈,黄琦身体不予拘押,急需医疗救治,请国际人权与各媒体继续关注黄琦母子的安危!


刘正清会见鲍乃刚与周远志被荆门当局以吊销律师证为由被拒绝


2019114,刘正清律师从千里之外远到湖北荆门会见两位当事人鲍乃刚与周远志,所有手续都办理完成后等待会见时,却被急时赶来的国宝阻拦不予会见,理由是刘正清律师证被吊销为由,刘正清律师的律师证还在是否被吊销还在程序中,目前为止还没有正式确定是否吊销,但是荆门当局却独胆孤行的阻拦律师的会见权,也非法剥夺了鲍乃刚与周远志会见律师的权利,在没有任何法律文书被吊销律师证的情况下,请荆门当局还刘正清律师会见当事人的权利。

湖北省京山市维权人士鲍乃刚被关86天。鲍乃刚的律师刘正清今天下午准备去见鲍乃刚,上午到刘正清律师到荆门看守所会见周远志,办好会见手续后,正准备会见,这时荆门国保到看守所,以刘律师律师证己被吊销为由,阻止会见,最终没能见到周远老。而实际情况是刘律师证书还没正式下达调销文书。这让我们大家都很失望,他们为了阻止刘律师辩护,各种下三滥手段齐上,刘律师也是中圈首例因辩护词而调销证书的律师。


请关注此事的进一步发展。

2019年1月12日星期六

原珊珊因谢燕益律师证被违背事实注销行动(一) 向北京市司法局提出行政复议申请



行政复议申请书

申请人:谢燕益 43 身份证号:13068xxxxxxxxxxxxxx
住北京市xxxxxxxxx手机:13520232026
委托代理人:原珊珊,手机:15811304951

被申请人:北京市司法局法定代表人:李富莹 职务:局长

请求事项:

依法撤销京司许律(2018)第697号关于注销申请人律师执业证书的决定。

事实与理由:

20181128,申请人收到被申请人于1116作出的京司许律(2018697号注销申请人律师执业证的决定文件。

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作出的(2018697号决定违法,是典型的滥权行为。被申请人在其决定文件中称:根据北京市朝阳区司法局报请的《关于注销谢燕益律师执业证书的审查意见书》,经查,北京凯泰律师事务所于201856日经合伙人决议解除了与谢燕益律师的聘用关系,截至20181116日您被解聘已满六个月,且您在此六个月内未被其他律师事务所聘用。依据司法部《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项规定,现决定注销您律师执业证书……”事实上,申请人于2018117日遭到北京市律协非法行纪调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8530日,申请人突然接到凯泰所主任电话,其向申请人表示,现已到今年考核最后时间,所里全部律师无法通过考核,在考核过程中相关负责人员向所里施加压力:怎么别的所都能解决问题,为什么你们所就解决不了谢燕益的问题云云(有录音为证),要求与申请人签署解聘协议上报方可过关。申请人深知,申请人与凯泰律师所主任及全体同仁素无矛盾,这一现象极不正常,嗣后申请人多次与被申请人交涉向被申请人通报这一情况并向当时被申请人法定代表人苗林局长寄送了《关于保障律师执业权利致北京市司法局并苗林局长的信》,为了不给违法分子继续侵害申请人的机会防止被申请人出现误判,申请人于20181025日特意向被申请人当面出示了新所聘用合同原件并提交复印件供其备查,嗣后又将聘用合同快递给苗林局长及朱、杨二位处长。(以上均有文件及快递单据为证)。

综上所述,被申请人明知申请人并不存在注销律师执业证的情况,却罔顾事实与法律故意加害申请人,不择手段注销律师执业证以达到其非法目的,侵害了申请人的律师执业权及生存权。这一恶行是当前频频发生的以权压法、破坏法治的一个典型事例,申请人请求北京市政府依法对该案召开复议听证会,申请人要当庭陈词揭露不法。

此致
北京市人民政府

申请人:谢燕益
2019112

附证据:
《电话录音摘录》、《关于保障律师执业权利致北京市司法局并苗林局长的信》、《律师所聘用合同》、《快递单据》

关注此事最新进展:15811304951